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六公主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散落下来的时候,李寒空最为期待的拂晓时分,也终是到来,他没有丝毫犹豫,体内的幻气如同排山倒海般涌出,双手闪电般结印,朝着那若隐若现的结界猛的抛去。

     轰!一声巨响过后,巨大的结界光幕被撕开一道口子,只不过那道刚被李寒空撕裂开的口子,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聚合着,李寒空没有一丝犹豫拉着夙牧的手,脚踩移形换影步化作一道流光快速穿过裂缝。

     “呼总算是有惊无险。”李寒空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只不过片刻后让他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就知道你不敢一直待在苍劲山中,既然出来了,那就由我送你去见你的那个好兄弟吧。”一声狞笑陡然响起,李寒空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夙牧有些发愣,他不知道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在他出来的时候,有着十几个来迎接他。

     李寒空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许多,那声狞笑他无比熟悉,做梦都想处决而后快的人,居然一这种守株待兔的方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他。

     “柳岩你个狗杂碎,想要你爷爷的命,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了。”李寒空冷哼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一把铁迹斑斑的长剑,见光的一瞬间,一股凌厉的剑气便是陡然席卷而来。

     “斑驳剑,就算有这等神兵利器,老子杀你易如反掌,老八,老九给我上。”柳岩话音刚落,两道人影缓缓的从他背后走出,模样有着六七分相似,只是身上那种让人感到厌恶的暴戾气息很是浓郁。

     夙牧眉头紧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对方很显然来者不善,他只是静静地待在一边看着,眼眸中闪过一丝炙热的战意。

     李寒空游走于老八,老九身边,只是几个呼吸就将二人斩杀在他的斑驳剑下,殷红的血水顺着剑流淌了下来,只是几番血拼之下,李寒空体内的幻气已经所剩无几。

     柳岩对于老八,老九的死丝毫没有在意。手指轻轻一挥,站在他身后的武者全都动了。将李寒空团团围住。

     “柳岩你就不怕老子跟你来个鱼死网破,到时候死也拉上你垫背,也值了。”李寒空大口喘息着。体内巨大的虚弱感笼罩着他的心头。

     “就你还想在我面前自爆,交出来那张地图,我可以考虑留下你一具全尸。”李寒空没有答话,体内的幻气在次爆射而出,手中的斑驳剑猛的一挥,一道凌厉的剑光陡然凝成,朝着柳岩狠狠砍去。

     “鲁大师这种人就不用我亲自动手了吧,要不是府主来之前交代留活口,我也不用费这么大劲。”一道佝偻着身子面容苍老的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柳岩身旁。

     他浑浊的眼睛带着苍老于深邃,仅仅看了李寒空一眼,就让李寒空感觉到一股窒息的错觉,给人一种深不可测感觉。

     李寒空如临大敌般的看着眼前这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老人每走一步,都伴随着恐怖如斯的气息,那种力量即使全盛时期的李寒空也无法具有。

     “李家后人交出来吧,老夫不愿意伤害你们李家后生,毕竟我于你们李家的李青雉颇有几分渊源。”鲁大师深邃的眼眸像是看透了李寒空一样,只是一句话让紧握着斑驳剑的李寒空,一时间停止了动作,任由手中的斑驳剑滑落。

     片刻后李寒空清醒了过来,惊骇得发现自己体内的幻气无法运转,处在一种停滞的状态,望着一脸骇然之色的李寒空,鲁大师深邃的眼眸多了一丝复杂。

     “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家后生不必惊慌,你暂时没有性命之忧,”老人淡淡的一句话让李寒空陷入到了惶恐之中,突然意识到仅仅一个瞬间。自己的意识就被麻木了一样,清醒过来之后发现全身的幻气无法调动半分,这让他不由得想起来一种能够让人迷失自己的神通“幻象狱…”

     而另一边夙牧见到鲜血的瞬间,心里本能的燃气炙热的渴望,他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那枚虎型坠在发烫,体内某狂暴的能量隐隐间有种爆发的迹象。

     夙牧禁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体内不知名能量的外溢,那种力量很是熟悉,也像是极其陌生,一点点的在他的丹田处汇聚着,只不过当眼前局势明朗了之后,包括柳岩在内的所有人,都对于鲁大师的做法,表示的很是奇怪。

     李寒空眉头紧蹙,险象环生之后的他,对于生死早已经看淡,只是心里不甘心就这样被人如同蝼蚁一样碾死。

     似乎鲁大师看出来李寒空的不甘,深邃的眸子中崩射出来两道精芒,只是在还有抵达李寒空身体的时候,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道青色光芒截下,一声细微的脆响之后,就化为了无数的幻气光点,尽数溃散。

     “何人出手?”

     “你惹不起的人!”一声悦耳的女声带着些许空灵陡然响起,一道倩影缓缓的从半空降落,这是一名少女,白裙系身,轻纱遮面,看不清容貌,只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冷艳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弯腰以示恭敬。

     一头银色长发如同瀑布般散落在肩,夙牧看的有些痴了,眼前的这银发女子如同画中人一般,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尽管轻纱遮面,也可以感受到那如玉般精致的瓜子脸。

     鲁大师没有发作,只是柳岩心声不爽,对于女人他从来不敢兴趣,即使有着倾国倾城祸水级别容颜的女子,对他来说只是修道的壁障。

     “好狂妄的口气,这拜月帝国还有我惹不起的人,真是笑话,鲁大师你可太让我失望了,府主对你寄予厚望,没想到你如此的胆小怕事。”柳岩丝毫没有将眼前的女子放在眼里,因为修炼小神通术,导致他心魔衍生,差点走走火入魔,无奈之下挥刀自宫,这也是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得最大因素。

     “你个娘娘腔敢这么跟我家小姐说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在银发女子的身后,一道壮如铁塔般的男子爆喝道,旋即全身骨骼爆鸣开来,一副准备开战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