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变幻莫测
    第十四章变幻莫测

     当那一道倩影慢慢接近的时候,原本颓然的云凡,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炙热,这是真的不是梦,夙牧眉头紧蹙的看着几个人,大致的局势他已经了解,只是他没有动,静静的在远处观望着。

     “怎么回事?”

     “掌教手谕,捉拿叛徒云凡!”说着刘明湘将帛纸扔给了唐芊芊,看着上面掌教真人的字迹,唐芊芊美目微蹙,有些不解的看着刘明湘,“这上面明明是旬天第一执法队的名字,怎么能够轮到你执行捉拿云凡!”

     “这就不是你一个内门弟子能够了解的东西,你只需要知道,云凡罪不可赦,在我到来的时候,彩云师妹。和流水师妹已经惨死在他的手下。”刘明湘淡淡的解释着,眼睛里涌出一丝凌厉的寒芒,体内的幻气也在慢慢的调动起来。

     云凡看着眼前的人儿,艰难的站起身来,刚准备开口解释,唐芊芊的的剑已经指向了他!

     “云凡你居然是这种人,枉我多年把你当亲弟弟看待,宗内已经对你下了追杀令,就算我放你一马,你也无法逃脱刑殿执法队的绞杀,将赤龙图交给我,我可以用青铜令牌向掌教求情饶你一命。”

     “怎么?连芊儿师姐都不相信云凡?”

     “不是我不信,而是我没有办法不信,云凡听芊儿师姐一句劝。跟我回去认罪伏法,将赤龙图归回。”

     云凡有些绝望,他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唐芊芊师姐都不相信他,他抹去了嘴角得血迹,布满血丝的眼眸冲满温柔的看着唐芊芊。下一刻他动了,想要以死证明自己得清白,可是身体却诡异的不听从使唤。

     咚咚!

     远处突然间响起擂鼓之声,那声音响彻天地,这一突变的情况大大出乎了刘明湘的意料,可是他不甘心,辛辛苦苦布置的局就这么荒废了。

     一念至此,刘明湘有些按耐不住,生怕唐芊芊看出端倪,坏了自己的大事,旋即双脚猛的一踏,用尽全力朝着唐芊芊袭杀过去。唐芊芊触不及防被刘明湘一掌击中,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数十米重重的摔倒在地生死不明。

     “刘明湘你个混蛋,居然对芊儿师姐出手。我给你拼了!”

     “就你还不配!”刘明湘掏出一粒龙眼大小得丹药,塞进嘴中修补着体内的消耗的幻气,一个呼吸都不到,他的气息就在次回归全盛时期,只是他没有逗留,现在的云凡对他来说不足为虑,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的赶回流云宗,战鼓的突然响起,让他意识到行动可能提前了。

     他没有在逗留,化作一道流光快速奔向流云宗得方向,云凡艰难的爬着,一点点得挪动着身子,在看到唐芊芊被刘明湘偷袭致伤的时候,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种感觉如同一把锋利刀子刺进了他的心窝,钻心的疼!

     夙牧眉头紧蹙,空气弥漫的血腥味越来月浓烈,体内那一股神秘的能量。又开始在他的丹田里慢慢地躁动起来。

     “咦?大悲咒居然重现人世间了,暴君那家伙的气息,怎么弱了那么多?”夙牧中丹田中一个一个金色小人自言自语道,对于承载自己的这个宿体,眼神里满是轻蔑。

     “嘿嘿小娃娃,你的身体暂时先让我掌控吧,沉睡了这么久,也该活动一下筋骨了。”夙牧脑海里突然传出来一条意念,没等夙牧有所反应,灵魂像是脱离的身体一般,整个人就来到了那片布满鲜血的血海之上。

     让夙牧骇然的是,血海中央漂浮着一具古尸,那是一张极其苍老的脸,历经了沧桑,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随着血海之上荡漾开来的涟漪慢慢移动着。

     “这里是哪里?”

     “杀戮之都!”苍老而又嘶哑的声音陡然响起,回复着夙牧心里的疑问,夙牧呆滞了,一幅幅生动鲜艳的战斗场面,呈现在他的眼前,数百米高的黄金巨人,背生双翼的天使,长着锋利獠牙的远古凶兽,而这一切都被一双从天而降的手给生生屠灭。

     咕噜!夙牧吞咽了一口吐沫,想要在往下看的时候,画面破碎,甚至于那片血气滔天的血海,也在一点点的消退着。

     与此同时,流云涧,流云宗,数以千计的黑袍人涌进流云宗中,手中的黑色战刀泛着令人胆寒的光泽。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股劲杀到流云宗的藏品阁。

     “云岚长老我们快支撑不住了!”一长老嘴角溢出鲜血,气息奄奄的说道。

     “坚持,掌教真人已经在全力赶来,援兵已经在来的路上,各位同袍还望齐心协力抵御这次浩劫。”

     云岚长老灰色的道袍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来犯之敌的,还是自己的鲜血,每个人都杀红了眼,体内的幻气也无法支撑他们太长时间。

     咻咻咻!

     神通术比拼的手段层出不穷,只是已经沦陷一半以上的流云宗,在面对强大撼动不了丝毫的外敌,本就岌岌可危的局势。随着刑殿的惨败,更加的风雨飘摇。

     “难道天要亡我流云一脉吗!”有人心生绝望,仰天怒啸。

     “不行我要活下去,我还没讨婆娘呢,我不想死,我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只要我有的都给你,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条贱命吧。”有人抱着黑袍杀手的腿求饶道,而回答他的只有一把泛着令人胆寒的白光的战刀。

     流云宗,刑殿密室中,光线暗淡,有一股铁血的味道掺杂其中,那是一口棺材,一口被青铜铸成的青铜棺材,棺材的四角各有一个凹槽,被玄铁寒锁链穿过,四条青铜铸成的青龙,每个龙头的位置被洞穿,一枚龙眼大小,泛着幽幽青光的石子镶嵌其中。

     “长老,这是绿松石?”

     “不错,正是八大珍奇之一的绿松石,可惜这等宝物,流云宗守护了几百年,还是免不了一场浩劫。”云天化神色凝重,看着这口青铜铸成的棺材,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