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鬼王幡
    当那壮如铁塔般男子的爆喝声响起的时候,站在柳岩的身边的人,除了鲁大师以外,都感觉一股恐怖如斯的威压席卷而来,那股令人窒息的波动,隐隐间带着风暴般摧毁一切的力量。

     壮如铁塔般的男子每走一步,都伴随着脚下大地的震颤,柳岩眉头紧蹙,神色颇有几分复杂的看着鲁大师。

     “鲁大师你老在不出手,府主交代的任务,十有八九就可能夭折,时不我待啊,鲁大师还望你老尽快出手。”对于铁塔般男子身上释放出来的幻气波动,柳岩悄悄传音给鲁大师道。

     鲁大师苍老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波澜,他平静得看着眼前如同一座移动铁塔般的男子,布满枯纹的手掌轻轻一翻,顿时一面带着滔天凶气的幡出现在他掌心。

     虽然只有巴掌发小,但那面幡出现的瞬间带着无数狰狞的骷髅头,释放着滔天的凶气,竟是隐隐的连这片空间都笼罩去了。

     “鬼王幡!”柳岩有些惊讶的看着鲁大师手中的器物,那是一方黑色的幡,释放着浓郁的黑气,无数狰狞的骷髅头浮现幡上,对于鲁大师的身份柳岩深信不疑,但是如此凶恶的鬼王幡竟出现在鲁大师手中,其炼制手段,就连柳岩都觉得头皮发麻。

     “果然是你,不枉此行,鬼王鲁葬,我奉太子法旨已追查你多时,既然你显露身份,那就束手就擒,不然老子打的你魂飞魄散!”

     “想要老夫的命,先问过老夫的幡再说。”鲁大师极其嘶哑的声音。像是来自于九幽地狱,对于秦羽的话没有半点理会,直接简单粗暴大将手中的那面鬼王幡砸向秦羽。

     无数狰狞的骷髅头带着滔天的黑气,如同风暴一般所向披靡,在移动过程中,原本不过手掌大小的幡,通过鲁大师的幻气加持极速膨胀起来。

     “秦羽不可小觑!”轻纱遮面的女子提醒道,秦羽咧嘴一笑,全身发出剧烈的骨骼爆鸣之声,体内雄厚的幻气一触即发,只见的秦羽脚掌猛的一踏,握掌为拳带着劲爆的拳风朝着鬼王幡硬撼而去。

     嘭!

     巨大的震荡响彻开来,秦羽壮如铁塔的身躯猛的后退数十步,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印痕才稳住身影。鲁大师仅仅后退半步,只是一脸骇人的望着秦羽。

     秦羽那劲爆的一拳硬撼而来,竟直接将鲁大师历经数年,用无数天地材宝炼制的鬼王幡打的龟裂。

     鲁大师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苍老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寒芒,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仅仅一个交锋,谁胜谁负已经分晓。

     “鬼王幡也不过如此?”秦羽看着鬼王幡原先狰狞的骷髅头已经暗淡了下来,将嵌在土地里的脚拔了出来淡淡笑道。

     轻纱遮面的女子对于刚才的交锋颇有几分疑惑,她清楚的感知到,在鬼王幡快要接触到秦羽拳头的刹那,来自鲁大师加持了幻气突然减弱了近一成。

     “哦,是吗?”鲁大师淡淡的回应道,干枯的手掌陡然一挥,一道黑色的光印陡然在他手里凝成。

     嗤嗤!

     原本已经龟裂的鬼王幡发出了轻微的颤栗,已经暗淡的骷髅头以惊人的速度在次发出骇人的黑芒。

     黑芒涌动间,原本已经暗淡的鬼王幡,像是注入了新的能量一般,滔天的黑气猛的席卷开来,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碾压而来,一开始还处于劣势的鲁大师,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对于自己隐藏的这一手颇有几分得意,先前只是虚晃试探一下,根本没有将鬼王幡全部的力量释放出来。

     不过他也是清楚之前虽然只是试探的一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秦羽的力量之强大,那股劲爆的拳风竟是将不是全盛时期的鬼王幡,给震得龟裂开来,也足矣说明秦羽有着同鬼王幡正面交锋的实力。

     “小子你实力不凡,可惜了棋差一着。”嘶哑的声音在次响起的时候,秦羽的脸色一片铁青,猛然意识到自己提前暴露了实力,对于接下来的战斗他心里有些打鼓,不过好战的他没有多想,双脚在次猛的一跺,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鬼王幡。

     只不过在增持了鲁大师全部幻气的鬼王幡,又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秦羽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天生得傲骨让他小觑了鲁大师的手段。

     “小羽你退后,这等凶物沾染了太多暴戾的情绪,好狠辣的手段用三千童男童女的鲜血炼制成的鬼王幡,竟然隐隐的有种快要达到一品魔器的地步。”少女空灵的声音淡淡响起,不知道从何时起少女手中多了一把紫色的箫。

     箫声弥漫,带着扰人心弦的奇特旋律,又宛如高山流水一般,声声回荡在九霄云外,夙牧听的有些痴了,他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动听得声音,箫声像是来自于九天之上,给人一种洗尽铅华的错觉,洗涤着心灵。

     一圈圈如同涟漪般的音波陡然从少女那把紫色的箫中发出,其气势于鬼王幡相比,不输其丝毫,甚至隐隐间还要压过鬼王幡一头。无数狰狞的骷髅头,发出丝丝嘶哑的声音,像是极其忌惮箫声。

     “原来是紫金凤来箫,老夫认栽了。”鲁大师倒也是果断之人,鬼王幡被少女手中的箫几乎是压着打,隐隐间全盛时期的鬼王幡都濒临破碎,蜘蛛网般的裂纹爬满了幡面,瞬息时间胜负以分。

     见鲁大师如此果断的放弃了抵抗,少女紧蹙额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些,只是那叫做秦羽的铁塔般的男子颇有几分不爽,对于少女的突然出手显得很是郁闷。

     “可恶!”柳岩暗骂了一声。先前的准备付之东流,百密而无一疏的计划,从银发出现的刹那便已经宣布失败,柳岩只能够在对方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带着手下悻悻离去。

     “姐姐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太好听了呢!”夙牧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问道,只是少女娇躯在听到夙牧这句话的时候猛的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