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云凡道长
    第十一章云凡道长

     梦如此的真实,那一方宽阔的水域,一女子亭亭玉立在荷叶上面。任由清风吹拂着的她的衣衫,阵阵涟漪从水面荡漾开来,夙牧先是一怔,他想要努力看清女子的模样,可无论怎样都有着一层白雾阻隔着,挡住了着夙牧的视线。

     夙牧怔怔看着不远处的少女,想要迈动步子,发现无法移动丝毫。不知道看了多久,画面渐渐地消散了,只留下夙牧费劲的神色,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这些东西,如同那一艘漂泊在血海的残破帆船一样,夙牧很清楚自己根本从来没有见过,只是那些东西像是隐藏在他脑海深处的记忆。

     夙牧渐渐的梦中苏醒,那一幕如此真实的梦境让他心里荡漾开来莫名的情愫,他看了看插在地上的斑驳剑,黑色的眼眸涌出一抹炙热,旋即催动体内仅存的那一丝幻气,却猛然发现原本孱弱不堪的幻气,此刻竟在他的四肢百骸中涌动着,那种力量充盈的感觉,让夙牧很是享受。

     片刻后夙牧傻眼了,体内原本充盈的幻气和之前一样快速消散着,不过瞬息时间在次变成了薄薄的一缕。

     “这是什么情况!”夙牧有些诧异,还没来得及催动体内的幻气,那股磅礴的能量就瞬间消散,快的让夙牧都觉得刚才是做梦一样。看了看远处的荒山,炙热毒辣的太阳光照射再脸颊上的感觉火辣辣的,夙牧背着李寒空送给他的那柄斑驳剑,艰难的行走着,每走一步脚下的土地都会爆裂,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汗水浸湿了他的脊背,夙牧的步子在毒辣的太阳光下,变得愈发的沉重,渐渐打他只撑不住了,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大口喘息着,目光停滞在李寒空送给他的这把锈迹斑斑的铁剑上面。

     隐约可见布满铁锈的剑身上面,有着数道晦涩的符文,尽管一大部分被铁锈遮盖住了,但还是有几道显露了出来,符文很是古老,夙牧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休息了许久,夙牧才发觉自己已经走出了好远,回过头在看苍劲山的时候,只有一个模糊得轮廓,其余的部分被云雾遮挡住了。

     “呼!”夙牧吐了一口气,饥饿感在次袭扰着他的身体,怔怔的看了铁剑上的符文许久后,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夙牧缓缓的站起身来,可没走几步,就听见一股极其虚弱的声音。

     “救命…救我…”那个一个道士,穿着很是不凡,隐隐的有着世外高人的气质,只不过模样着实凄惨,嘴里吐着血沫,气息萎靡,于将死之人无疑。

     夙牧没敢上前,只是驻足在道士的不远处,一条水桶粗大的黑色蟒蛇,正不断吐着信子,蛇尾也不断发出沙沙的脆响,警告着夙牧已经进入了它的领地。

     “黑色炎通莽!”夙牧神色多了一丝凝重,这等低阶幻兽虽然灵智不高,但想要杀死他只是瞬间的事情,那道士的呼救声越来越微弱,渐渐地瞳孔不断放大,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停止了挣扎的动作。

     “丝丝…”

     黑色炎通莽吐露着信子,蛇尾的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下一刻它动了,只不过在动的一瞬间,一到从天而降的凌厉剑光,直接将它粗大的身体劈成两半,原本还奄奄一息口吐血沫的道士,现在俨然换了一副模样。

     气息强盛看不出来丝毫受伤的迹象,“妈的老子等了这么久,可算让我逮到机会了。”一击得手,原本奄奄一息的道士如今变得红光满面,手中紧握着一把青色长剑,只不过略显坚毅的脸庞眉宇间多了一丝猥琐。

     “嘿嘿,成年黑色炎通莽的内胆啊,大补啊这下道爷可算发了。”两道精光从这个身材有些臃肿的道士眼中发出,看着眼前一颗龙眼大小的黑色炎通莽的内胆,眼睛笑的都眯成了月牙。

     “小孩你离我远一点,拿着把铁剑,还他妈是把生锈的,也敢在这荒山野岭一个人走,道爷我今天心情不错,见你也颇有几分慧根,要不要考虑考虑拜我为师!”

     夙牧一阵无语,满头黑线的望着眼前一脸猥琐的胖道士,模样也不过比他年长五六岁的模样,一双老鼠眼充满着猥琐,让人忍不住想要痛揍他一顿的念头。

     “喂!小子道爷跟你说话呢,言语声啊,不会是个哑巴吧!”胖道士收了黑色炎通莽的内胆,仔细打量着夙牧,不时用他满是肥肉的手掌拍了拍夙牧的身体,那模样像是发现了一建精美得艺术品。

     夙牧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本不想答应眼前这个猥琐胖子的话。却忍不住回应道“你才是哑巴呢!”

     “吆喝,你不是哑巴啊,那你小子刚才怎么不说话,刚才看到道爷我危在旦夕,也不知道拔刀相助,亏我刚才还对你动了收徒的念头。”胖道士开启碎碎念模式,听的夙牧是一个头两个大

     夙牧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紧握着斑驳剑,眉头微蹙的看着眼前的道士,旋即他向后退了一步,用最大的力气将斑驳剑举了起来指向胖道士。

     “怎么着还想动手啊?”

     “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手中的剑无情!”夙牧动了,用力挥动斑驳剑,一道凌厉的剑光呼啸着朝胖道士斩去,只不过胖道士身材虽然臃肿,可反应十分迅速,手中的青色长剑夹杂着阻滞空气的剑意猛的刺去。

     一招下来夙牧已经落了下风,“臭小子一言不合就要伤人,你爹没给你说过啊,剑是用来惩奸除恶,维护正义的,不是用来无缘无故伤人的,最基本的剑道都不知道,怪不得用一把已经钝的剑。”

     云凡有些无语,即使他清楚自己话多了些,也未曾料到眼前这个瘦弱少年,会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狠招。

     “你很烦!”夙牧冷冷的说了这三个字,再想挥动斑驳剑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都挥动它,想到这里眼眸里多了一丝颓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