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流云宗
    第十二章流云宗

     夙牧从来不相信命,因为从小到大他父亲在他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都在不厌其烦的对夙牧重复着一句话,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看你怎么懂得运用自己的命运,怎么让你之前庸碌平凡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而打破这一切的命运枷锁,就藏在你的手中。

     父亲的话一遍遍回访在夙牧脑海里,夙牧回过神来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胖道士,他后退了一步,将手中的斑驳剑放了下来,朝云凡抱了抱拳道“多有得罪,还望海涵!”这是江湖人见面的统一说辞,夙牧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确是冲动的,胖道士云凡不以为然,对于刚才的一幕小插曲根本没放在心上。

     “唉,算了,道爷心比天高,不和你一般见识。”云凡对于夙牧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和自己有些慧根,故此动了恻隐之心。

     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宁静,夙牧有些错愕看着眼前的胖道士,总觉得此人的心胸无比的宽阔,云凡打破了之前的宁静开口道“小孩,你我还算有缘,我不为难你,我用这颗黑色炎通莽得内胆,换你手中那把铁迹斑斑的钝剑。”

     “不行!”夙牧一口回绝,对于李寒空送给他的这把铁锈斑斑的剑,对于夙牧有着特殊的含义,胖道士没有想到夙牧的反应如此强烈。他没有在开口,将那一枚黑色炎通莽的内胆装一口吞下,颇有几分期待的看着自己丹田的变化。

     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尴尬,夙牧对于这种氛围感觉很是不舒服,拔起了插在地上的斑驳剑,看了看胖道士的贼眉鼠眼的猥琐模样,缓缓迈动了步子,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于这种人为伍。

     云凡颇有几分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这条山路,明锐的感知告诉他,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云凡有些猥琐的眼神多了一丝复杂,刚才为了迷惑黑色炎通莽,布置幻象阵已经损耗了太多云凡的幻气,对于这枚黑色炎通莽的内胆,云凡势在必得,已经筹划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好在没有意外,一切都在遵循着他事先做好得轨迹。

     只是总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就算准备充足的云凡也无法避免,三道流光从不远处降落了下来,身着不凡的衣衫,看着打扮同云凡身上的道袍没有区别,只是胸前多了一枚银色的月亮。

     “真是晦气,怎么刚下山就遇见你这个胖冬瓜!”一女子眉头微蹙,语气带着几分不满得对云凡说反。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师姐你这么说就是不对了,我招你惹你了,我这不是胖,这叫壮基本的审美都不懂。”云凡撇了撇嘴道,语气丝毫不客气的反驳着。

     “你!无耻!”

     “这是我的优点啊,无耻是我一贯的作风,不用这么大惊小怪!”云凡不以为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满脸的不屑。

     “呵呵彩云师妹不用何他一般见识,宗内的大比将近,到时候看他拿什么参加,就他这副模样,到时候绝对是第一轮淘汰的最佳人选!”

     “刘明湘万事没有那么绝对,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胖道士一扫之前的嬉皮笑脸冷冷的回应道。夙牧注意到此刻的云凡拳头紧握,身体不自然的颤抖,像是被人触及到了最为敏感的那根神经。

     “哦是吗!那也就是说云师弟并不是三年原地踏步而已,一直在隐忍,想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刘明湘语气丝毫不客气的说道,身旁的两个身穿华服的女子捂嘴轻笑着,眼神里冲满了对云凡的藐视。

     “是不是你到时候就知晓了,刘明湘你一定会会输得很难看!”这句话云凡说的很是郑重,语气了丝毫不掩他的狂傲之气。

     “到时候别怪我不顾及同门之谊,云凡你好自为之吧,这次大比之后,我想就算是青石长老有心照顾你,也不可能在为了一个没必要浪费自愿的废物同掌教交涉,希望你可以撑到晋级赛啊,让唐芊芊看着你被人狂虐,那种滋味应该挺爽的吧。”

     咔嚓!一声细微的骨骼爆鸣声陡然响起,对于这种侮辱,云凡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拔出青色长剑挥长刘明湘,凌厉的剑锋撕裂的空气,夹杂着狂暴的空气震荡,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刘明湘肆虐而去。

     “雕虫小技!”刘明湘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旋即体内的幻气喷涌开来,手掌猛的一握,一道幻气光印陡然成型,将云凡的那道惊人的剑意阻隔了下来。

     “废物就是废物,再多的资源对于你无济于事,也不知道青石长老是怎么看上你这小子的,居然陨落之前还在念叨你额名字。”说到这些刘明湘顿了顿。因为他看到了在他身旁两个的少女,共同做了一个嘘的表情,像是有什么秘密一样。

     夙牧有些愕然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找不到丝毫有提供的信息的人,云凡表情凝重,黑色的眼眸里飘过一丝忧虑。

     “什么你说青石长老已经陨落坐化了!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云凡如同遭受雷击潜意识里都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胖冬瓜,你除了会吃之外,还会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擦掉眼泪啊,真是看不出来啊。”胖道士满是哀怨的眼神盯着刘明湘,那双眼眸深处涌出来一丝惊人的寒芒,他很想一剑斩杀对方。

     夙牧不想乱入这场纷争来,后退了数十步。才慢慢的将酒精带给他的麻醉感恢复如初。

     “刘明湘你不要欺人太甚,有你哭的时候!”云凡淡淡的说着。旋即手掌陡然一挥,旋即一道光幕凝结而成,夙牧像个接受新鲜事物的小大人,看着一批批散落在房间下报废的材料,心里荡漾开来莫名得情绪。

     “哈哈,我等你云凡,希望你熬过第一轮啊,别等到我出现的时候,来个背后偷袭。”云凡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手中的长剑也陡然掉落,心性上的苦难,比现实更为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