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过往
    第四十章过往

     西北蛮荒之地,阴沉沉的天,很是压抑,这片地域,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人踏足,一片乱石横生的开阔地带,两道人影负手而立,他们神色凝重,看向遥远的东方,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辣。

     “荒芜经,重瞳者在次现世了,韩晨我们蛮荒一族,脱离玄天大陆已经万年了。”说话的人和人类长的很少相似,唯一的不同点,就是他们额头多了一个暗红的犄角,这是蛮荒一族特有的标志。

     “太古盟约,已经快失去作用了,蛮荒之地天气越来越恶劣,即使我凭借佐罗盘的力量,也无法改善半分。只能够缓解一时半刻,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韩旭你说,凭我们两个。如何支撑下去。已经风云飘摇的蛮荒一族,除非!”韩晨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神色有些迟疑。

     似乎要知道韩晨准备干什么一样,韩旭眉头微蹙,神色凝重缓缓的道出两个字“不妥!”

     两个人没有说话静静的看向远方…

     梵净山,刑殿执法队,随着星宿供奉的介入,柳惊天重伤致死一事,得到了一重高层的支持,与此同时远在郾城分家的慕容世家,面对从梵净山而来的执法队,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周旋着。

     “还望你们慕容世家三思而行,毕竟出了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看到,我等奉星宿供奉之命,前来捉拿慕容冰雪,还望你们配合一下。”在郾城慕容世家分家当了大半辈子的老管家慕容客,佝偻着身子看着来者。尽管慕容家的大门虚掩着,执法队的人却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因为他们深知这名老翁的厉害,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发生最坏的局面。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都说了,老爷和小姐不在家,你们要去找就去帝都吧……”慕容客语气有些不耐烦,朝着执法队的一群人挥了挥手,一脸的淡然道。

     “既然这样这样,那就不打扰了,我们走!”当慕容客看着刑殿执法队的身影,消失在他视线中后,他才将那道虚掩的大门,彻底的关闭。

     片刻后。慕容分家的大厅内,慕容冰心面色苍白的躺在一块玄冰之上,刺骨的寒意在封锁着她体内渐渐流逝的生机。

     “皮大师我这女儿?”

     “体内生机只能够暂时依靠这块万年玄冰封锁着,令尊爱女…”说到这里皮大师停了一下,像是很难启齿。

     “大师但说无妨!”

     “慕容家主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她伤及脾脏,再加上身体内的生机在一点点的流逝,纵使这万年玄冰能够在短时间内延续冰心小姐的性命,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冰心小姐回到慕容世家祖地,利用天山雪莲的莲子续命。”皮大师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在场气氛跌入到了冰点。

     “这…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皮大师看慕容海眉头紧锁,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叹了口气道“有是有,可是单单是那一味药引,就是需要九五之尊龙的龙骨磨成粉,喂食冰心,如此反复,七七四十九天方可痊愈。”

     大厅里气氛很是凝重,而另一边去往帝都的刑殿执法队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距离郾城慕容分家不远处的一座村庄潜伏了下来。

     当寒冷的冬天渐渐远去的时候,夙牧才觉得这蛰伏了一冬天的万物,有了复苏的痕迹。

     “小子你体内的幻气,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了,只差最关键的任督二脉的贯通,只不过你的身体和常人有些不同,未来的修炼之路。充满着坎坷。”蝠爷慢文斯理的说着。像是很不看好夙牧的这条路。

     夙牧没有说话。尽管如此,他心里的坚定的念头,并未有所****,他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需要走多久,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他不想庸碌一生。

     “不朽金页记载的鲲鹏法,你参悟几分了?”对于蝠爷的询问,夙牧有些呆滞,他倍感苦涩的回应着“鲲鹏法,太过于玄奥,我只是一知半解,不曾参悟。”蝠爷对于夙牧近乎诚恳的回答,满脸黑线。

     “这不朽金页中,记录这世间的万千道法神通,只是看你怎么参悟了,不朽老人也算得上是上古时期威名赫赫的大人物,要不是你胸前的这块虎形坠,沾染了太多上古之战的气息,否则那些东西你是看不到的。”像是对于夙牧心里最大疑惑了如指掌一般。蝠爷淡淡的一番话。让夙牧先是一怔,而后颇有几分怪异的看着蝠爷。

     “这虎形坠到底是何来历!”夙牧凝视着只有拇指般大小的虎形坠,看了许久,也无法看出个所以然来。

     “啧啧啧,这个嘛,以博古通今的蝠爷来看,我也不知道啊!”蝠爷哑了砸嘴,一脸无辜的说着。

     对于神秘蝙蝠的厚颜无耻,夙牧已经到了一种无可厚非的境地,他回想起李寒空临走时,脚踏的那种步法,很像是大鹏展翅高飞的那种意境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