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灵山
    屹立在灵山之巅的巨大石像,仿佛一尊战无不胜的守护神,护佑着梵净山这片净土的安宁。

     云团之上,清水飞行的速度降了下来,灵山有着禁制,无论内门弟子,或者长老都不能在灵山上空飞行,否则将会受到严惩。

     夙牧眉头微蹙,感受着灵山之上浓郁的幻气,就连一直不曾有过动静的不朽金页,也发出一丝微颤。

     “弟子清水,前来灵山,寻求影流长老!”清水很是恭敬的朝着灵山拜了拜,夙牧有些呆滞,眼前垂直的天梯从山巅一只延伸到了他脚下。汉白玉做成的石梯。每个得间隔都是五米之上。从灵山脚下往山巅看去,如同一道笔直的巨龙在腾飞一样。只是那龙头无法看清,缥缈在云雾之中的灵山之巅。

     “这是灵山的登龙台,只要你能够走到第九十九节台阶,我就对你的事情既往不咎。”清水目光很是随和的看着夙牧,深邃的眼眸凝视着这道通往灵山的必经之路,一千零一节台阶,每跨出一步,都要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

     “来者何人,因何登上龙台!”在夙牧准备迈出脚的瞬间,一声如同雷鸣般的爆喝陡然响起。清水眉头紧蹙,看着一道身影从登龙台尽头缓缓飘过来,身影移动间,丝毫没有被这一千零一节台阶可怕的威压所波及。

     “可是清远长老?”清水低语,做了一个怪异的动作,只见的一道身披黑袍的老者,手中把玩着两个磨得光滑发亮的核桃,颇有几分戏谑的看着清水。

     “老水你不是被分配到流云宗当掌教去了吗,怎么有时间来灵山,莫非是想老友了?”虽说黑袍老者身上的威压很是恐怖,不友善的脸上却多了一丝猥琐,很显然他和清水是旧识。

     两个人相视一眼,清远手中的两个磨得发亮的核桃猛的抛出,甚至于夙牧都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在到达第五节台阶的时候,那两个被清远抛出的核桃,被灵山的禁制之力击成齑粉。很是骇人。

     “什么时候这登龙台如此恐怖了?”就连清水也是吃了一惊,他知道清远手中的核桃不是凡物,乃是上古遗迹中发现的两枚核桃化石,有着上古遗留的力量,只是仅仅过了第五节台阶,就被击成齑粉。足可看出登龙台的恐怖。

     “清水你可知,千年之前灵山有龙,名为傲光,坐化陨落之后化为这条登龙台,只是龙怎么可能会死呢,又怎么甘心死于人族之手。近些年来登龙台的力量越发的强大,这是傲光复苏的征兆。”清远淡淡的一番话,让清水心里猛的一颤。

     千年之前的屠龙之事,他也是略有耳闻,只是这等千年秘事,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个版本,只是真正接近真相的说法,只有清远长老说的那个。

     “难道说这傲光还能够起死回生。这违背轮回啊!”清水震惊,说出来自己的疑惑。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夙牧没有听清楚一句,只知道两个人说的是一种古语,不属于这一纪元,源自上古,很是神秘。

     “这个只是一种猜测,好了言归正传,你来灵山干什么?”

     “找人,影流长老是否健在?”

     “你说那老家伙啊,活的好好的,就是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再加上这辈子教出来得唯一徒弟,不幸死在了魔龙窟手里,那家伙从此像是变了一个人,听说后来一人独闯魔龙窟,重创魔窟老人,而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可就是那样那个老不死的。还是完完整整的从魔龙窟铩羽而归。”清远长老撇了撇嘴道。

     ……

     “唔!好浓郁的幻气啊,你小子好福气啊,居然能够找到如此好的洞天福地。”神秘蝙蝠苏醒了过来,感受着灵山上弥漫的磅礴幻气,就连身上的伤也觉得好了一丝。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尊石像!”夙牧下意识的回答道,神色迷离。

     “这个少年,就交给你了,记得一定要让影流长老查出他的身世!”清水临走之时再三交代。让清远有些不耐烦,两个老顽童相视一笑。旋即清水就慢慢的从登龙台走了下去。

     直到此时夙牧才猛的回过神来,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一道几乎垂直的天梯,如同从九天落下,看不见尽头,只是在距离夙牧不远处,有一座高约十丈的石碑,三个苍劲古老的大字刻在其中,每一个字都散发着惊人的威压,隐隐间有王者之气加持在里面。

     “登龙台!”三个苍劲古老的大字,赫然出现在夙牧眼中,没等他有所反应,就觉得双眸感受到一阵炙热的刺痛。

     “真是莽撞!”清远长老有些烦躁,对于夙牧不懂规矩,有些气恼。

     “小子,别怪老夫没告诉你,以你的实力,居然敢看登龙台这三个字,无疑是找死!”见清远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夙牧赶紧离开。

     “跟我来吧,唉…,着了清水那老小子的道了。”清远长老叹了口气,手掌轻轻一挥,一道蒲团顿时凝结而成,绕过登龙台的一千零一节台阶,径直从灵山脚下的一条小路走去。

     相比灵山之巅下的登龙台,坐在蒲团上夙牧,看着眼前的山清水秀,远处不时有几缕炊烟升起。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造型别致的茅草屋便是出现在了夙牧眼中,浅浅的篱笆园,栽种着数棵翠竹,藤蔓编制成的鸟笼中。一只红色的鹦鹉,在慌张的叫着。

     “不好啦,不好啦!有人闯进来了!”红色鹦鹉大声叫着,随后听见叫声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人从茅草屋中不急不慢的走了出来。

     “咳咳,何人打扰老夫清修?”

     “啧啧,老不死的,你还活着呢!”清远说话丝毫不客气,隐隐间有种针锋相对的感觉。

     “想要过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生活,老不死的也就你,能够忍受这种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茅草屋。”

     话音刚落,一道巨大的手掌印便猛的朝着清远拍去。清远来不来闪躲,正面迎上这一击,整个人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才慢慢的稳定住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