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罪与罚
    沙沙…

     枯井周围狂风涌动,幽深井底铁链挣脱之声越发的频繁,刹那间随着一声晴天霹雳,枯井被击成了齑粉不复存在,只留下荒凉的地面,在诉说着曾经的凄凉。

     夙牧瞳孔陡然一缩,眼前这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甚至于他感觉到了死神的召唤。

     佝偻着身躯的老人,每向前一步,都会让夙牧感觉那种令他心悸的幻气威压更加凝重,“年轻的后生不必惊慌,老夫没有恶意。只是想从你身上取些东西,并没有加害你的意思。”井中人嘶哑的说着,像是在忌讳这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想要干什么?”夙牧心里慌了,清水的不管不顾,让他觉得这世态炎凉的同时,也想起之前饥肠辘辘的那段日子。

     “老夫并无恶意,只是想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说到这里,井中人顿了顿脸上的贪婪更盛。

     “天地乾坤心在你身上吧?”像是洞悉夙牧所有秘密一样,井中人狞笑着,干枯的手掌射出一道绿光,化成一道粗大得藤蔓,将夙牧整个人束缚住了。

     “后生小子,虽然我不清楚你的底细,但我还不是莽撞之人,说吧你是来自于哪一个隐藏世家的人?”井中人挺起来脊背,负手而立如同蝼蚁般看着夙牧,眼神中满是戏谑。

     “无可奉告!”夙牧愤然到,悄然催动体内的幻气,不过片刻后他停止了动作,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震慑天地!

     “那是刑天的神像,此刻竟然坍塌了!”井中人满脸惊骇,商榷棋阁中,清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轰鸣之声所惊动。

     “还是镇压不住吗?”渭水低语。一脸颓废。

     与此同时,屹立在广场之上的一百一十八棵禁忌魔柱冲破睡长老之前设下的封印,以滔天之势涌动这片天地。

     “妈的!这下浩劫真的提前到来了。净之老祖究竟在搞什么鬼!”井中人暗骂一句,顾不得夙牧身上的天地乾坤心,脚掌猛的一踏,化作一道绿光朝着灵山之巅飞去。

     禁忌魔柱突破封印的瞬间,睡长老之前凭借一张黄帝内经残片蕴含的力量,设下的封印被轻而易举的打破,黄帝内经的残片也耗尽了最后的力量化为飞灰。

     巨大的音爆声,惊动了所有梵净山的高层,以至于在深渊地底的净之老祖,也感觉到了震动。

     “难道你要背弃太古盟约吗?”净之老祖厉声喝道,而深渊底下滔天的黑气在疯狂的盘旋着,一道巨大的漩涡陡然凝成,那座建在梵净山禁地最深处的铁塔也是初露端倪。

     “那又如何,本尊做事,一向如此,还用的你来指手画脚!”塔中人语气很是不屑,对于净之老祖这等九天十地中的巨挚,丝毫不予理睬。

     “你……”净之老祖气结。对于这神秘莫测的塔中人根本没有一丝办法。

     “蛮荒一族应该已经动手了吧,我与周郎得约定也到此为止了,喂别让我出手,这浮屠塔中的一百零八根浮屠链困住本尊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你出手把它收回吧,本尊可不想把它毁灭了。”石毅淡淡的说道。

     他站起来了身,透过黑雾涌动行成的漩涡,看到了坐在九转黑莲之上的净之老祖,满是戏谑的用手指轻挑了一下。

     “石毅我希望你能够遵守太古盟约。”净之老祖语气弱了许多,从语气中听得出来他做了很大的让步。

     “知道了,小孩你比周郎还要啰嗦,你放心离开人界之后,我会回到灵界,从此以后不在踏入人界一步!”石毅许诺道一脸的不以为然。

     净之老祖没有说话,他能够感觉自己的九转黑莲多了几道深深的裂纹,“你走吧,走了梵净山真的算得上清净了。”净之老祖有些无奈,他钦佩困住石毅的梵天掌教,那个时期的梵净山无疑是最为鼎盛的。

     “我会前往无人区找出梵天那家伙,梵天居然用这小小的梵净山困住我五百年。这笔账我算再他头上了,等到太古盟约失效之日,就是梵净山覆灭之时!”伴随着几声狂笑,困住石毅的浮屠塔轰然倒塌,旋即他身上的一百零八根浮屠链也碎成无数节。

     轰隆隆!

     巨大的震动从寒渊之地不断传来,灵山之巅上刑天巨大的石像,也被这巨大的动静所触动,迅速崩塌。屹立不倒的禁忌魔柱也随着巨大的震动爬满了裂缝,毕竟禁忌魔柱有着上古遗留的力量,所幸遇难。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梵净山一众高层措手不及,好在涉及范围不是很广,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恐慌,算得上是虚惊一场。

     夙牧一怔,屹立在灵山之巅的巨大石像没有丝毫象征的崩塌了,巨大的轰鸣之声被人一种极其耗费幻气的手段遮盖住了。那种大手笔,让夙牧倍感憧憬。

     ……

     寒渊之地,随着浮屠塔的崩塌,巨大的音爆声回荡在幽深的地底,看着眼前的废墟,九转黑莲之上的净之老祖颇有几分无奈,他扬了扬手中的拂尘,深邃得眼眶看着幽深的渊底,轻叹了一口气。

     “太古盟约,你石毅如果能够遵守,就不会是石毅,灵界和人间的通道,已经封了数百年。想要返回灵界简直比登天还难啊。”轻叹之余,净之老祖手掌猛的一挥,一道光印将浮屠塔的废墟覆盖了起来,随后一道无头的战将从废墟之中站了起来,尽管身上的黑色铠甲鳞片已经残破不堪,但手持战斧的姿态依旧威风凛凛。

     “拥有刑天血脉的傀儡尸奴,居然能够在浮屠塔彻底崩塌之下,保持不变,这种肉体堪称强悍,星蕴境之内无可匹敌。”净之老祖喃喃自语,将这具尸奴收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寒渊之地目光有些索然,淡淡的上古铭文印痕,随着石毅离开的那一刻,直接化为齑粉,这座源于上古的浮屠塔,也尽数崩塌。

     “看来有必要,要去大荒古国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