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觉醒
    第三十六章觉醒

     不朽金页的力量,浩瀚无比,夙牧感受着不朽金页中鲲鹏法,如同一叶扁舟,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海上。

     “北冥之海,有鱼名为鲲,鲲化鹏鸟,展翅高飞十万里!”夙牧口中念着晦涩古老的口诀,脑海里浮现出一只庞然大物,那是只鲲。化为鹏的瞬间。万丈光芒四射,整个北冥之海都被笼罩去了。

     “这鲲鹏法太过于浩瀚精深,以我目前的实力,无法参悟。”夙牧蹙眉低语。

     将体内的幻气在四肢百骸游走一遍之后。夙牧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从储物袋中找出来一件梵净山发的弟子服穿上,看着崭新的白袍,夙牧有些一怔,看着脱下来的那件破旧单衫上几道缝补的痕迹。

     轻轻抚摸着破旧单衫上缝补的痕迹,夙牧倍感亲切,一道如同伟岸的身影浮现在他眼眶,从小到大和父亲相依为命的那段时间,已然成为夙牧生命中最好的记忆。

     “夙牧师弟,清水掌教找你!”门外紫曦的声音陡然响起,夙牧应了一声,将那件破旧单衫叠好放进了储物袋,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紫曦有些紧张的看着夙牧,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居然有着同摩诃古尸一战之力的力量,在惊讶的同时,从少年清澈的黑色眼眸中看到一丝迷惘,像是迷失方向一样。

     “夙牧,你可知罪?”夙牧愕然,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在他跨出房门的瞬间响起,那是一个老人,头发,胡子,眉毛全白了。手中握着一道拂尘,枯瘦的脸庞布满了沧桑,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是透彻人的所有秘密一样看着夙牧。

     夙牧没有回应,只觉得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翁,面色虽然和善。但给他一种极其压迫之感,让他很是不舒服。

     “弟子不知所犯何事?”似乎对于夙牧的反驳早有预料,清水手中拂尘陡然一挥。一道流光将夙牧缠绕住了。

     “明知故问,冥顽不灵,夙牧大荒古国人氏,身份不详,三个月前突然出现在拜月帝国境内,后又机缘巧合之下入了梵净山,成为一名杂役阁外门弟子。”清水缓缓的说着,对于眼前这个脸颊略显稚嫩的少年的根底,尽管动用了很多手段,依旧查不出来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夙牧没有一丝慌乱,倒是显得很平静,他耸了耸肩膀,缓缓的回应道“清水掌教对于弟子很好奇吗?”

     一旁的紫曦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错愕,风吹乱她的秀发,露出脸上那道被秀发遮盖住的狰狞疤痕,夙牧第一次清楚的看到紫曦脸上的那块疤痕很是奇特。

     “说还不是不说!”清水语气多了一丝冰冷。

     “弟子不知道哪里错了,还望清水掌教直言!”夙牧很是平静。心里也没有半丝波澜。虽说眼前这个瘦弱的白发老翁实力深不可测,但对于夙牧来说活着和死去没有本质的区别。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清水一声冷哼,手掌猛的得一挥。顿时一道光幕凝结而出。这是一种神通术,能够将过去的事情,透过时空之门记录下来,从而实现时光回朔!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紫金蝙蝠给他的一滴玉膏,让他在短时间内拥有不次于路飞云的实力,而首要目标就是将路飞云腰间的那块玉佩搞到手。

     夙牧神色凝重,就连他体内的神秘蝙蝠都没有感觉到清水的存在,眼前的这个白发老翁第一次让夙牧有些心悸。

     “你还有什么话说!”清水一瞪眼,对于夙牧的老实交代,很是气氛,要知道为了修复他体内的伤势,清水付出了一株珍贵的天地灵宝作为药引给他服下。

     “小子忘了告诉你,蝠爷早就知道这个老头在暗中跟着你,只是我实力如今不及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对于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你放心好了。他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怎么办就看你的了。”蝠爷的传音给夙牧道,没等夙牧问该怎么办,便在次沉寂下去。

     “我没有什么话说,只是清水掌教,捉贼见脏,你可曾见过我干了什么危害梵净山的事情!”清水哑然,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年,有着和他年纪不符的老道。

     “你且随我来!”清水无奈,总觉得夙牧来历不明,却像是有着极深的背景。直觉告诉他,应该是某个隐世家族雪藏的天骄,那种地方就算是梵净山也得罪不起,尽管九天十地之中有着梵净山得一席之地,但清水也是清楚,这九天十地之中,梵净山的力量最为弱小,因此排在最末尾。

     清水颇有些无奈。解除了缠绕在夙牧身上的流光,拉着夙牧的手,双脚猛的一踏冲天而起。直奔梵净山的最高峰灵山飞去。

     第一次飞行的夙牧有些害怕。他看着脚下漂浮的云团,矮小的建筑物,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因此他紧紧的抓着清水的灰色道袍,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

     云雾缭绕的灵山,是梵净山最为神秘的地方,除非梵净山内门弟子,或是一些有着特殊身份的外门长老才能够进入,夙牧眉头微蹙,一道巨大的轮廓从云层中透了出来,那是一尊石像,高约百丈,看似和善的眼眸,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凌厉之感。

     “居然是他!”夙牧喃喃自语,脑海里飘过一丝破碎的画面,那是一个身披血色战甲的男人,背对着天地,手中的战刀朝着苍穹刺去。一道金光涌现,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这尊石像屹立在灵山之巅,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石像身上的石块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脱落了许多。露出原有的色泽,可那种笑谈天地的气势却未曾削减半分。

     “刑天!”夙牧低语,认出石像之人。

     “小子你的身份越来越让老夫好奇了!”清水颇有几分欣赏的看着夙牧,这片天地能够如此看这座石像的人。并不多见,但有一点能够如此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这尊石像。都不是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