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悬赏榜
    第二十五章悬赏榜

     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的深渊。没有一丝动静,净之老祖低声下气的恳求,没有任何回应,层层黑雾之下,深渊的最低处,有着一座高约百丈的黑色铁塔。

     塔身很是古朴,黑色的梵文铭刻塔身之上,这是属于上古的文字,已经失传,满是锈迹的铁链束缚着这座铁塔。仔细一数足有一百零八根之多,每一根铁链都释放着氤氲的光芒,和渊底滔天的黑雾显得格格不入。

     幽黑的铁塔,很是诡异,巨大的铁锁链束缚着铁塔,却是无法阻止黑气的外溢,百丈高的铁塔不时发出颤栗之音。

     “铛铛……”此起彼伏的声音,回荡在深渊最低处,一具无头的古尸手持一把战斧,威风凛凛的驻守在铁塔的门口,已经有些残破战甲,在黑气的侵蚀下愈发的破烂。

     净之老祖一脸的倦意,他也是知道神秘的塔中人不回应他的原因,看着布满裂缝的黑色坐莲,他挑了挑手中的拂尘,目光深邃而又明亮,仿佛透过了层层黑雾,看到他最愿意看到的一幕。一切归于平静。

     梵净山,杂役阁,流云宗残存弟子的临时住宿中,夙牧艰难的爬行着,他想要看看紫曦师姐有没有事情,可是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坚持,重重的昏死过去。

     三天后…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台散落到夙牧床边的时候,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状态的夙牧,禁闭的眼皮竟有了一丝松动。

     “清水你太乱来了,不惜动用火花玉露膏给这小子续命,真看不懂你到底在搞什么?”一旁的渭水撇了撇嘴道,颇有几分心疼火花玉露膏的样子,那种灵丹妙药居然白白浪费在,连最基本入门的幻气觉醒都没有触摸到门槛的废物弟子身上,这让渭水唏嘘不已。

     “师兄这小子不同于常人,他的脉象极其紊乱,仅存的一条主经脉,却始终维持着他体内生机,你不觉得奇怪吗?这是一个通天得手段,我可以断定这个少年,一定有着非比寻常的经历。”清水眉头微蹙,很是笃定的说道。

     渭水怔了下,旋即催动体内的幻气,用雄浑的幻气将夙牧体内的大致探查了一番。

     “这怎么可能?”渭水一脸惊讶!

     “师兄你也发现了!”相比之下清水则淡定了许多。

     “这个叫做夙牧的少年,年少时经历过一场生死劫难,导致他全身上下百条经脉尽数碎断,甚至于连丹田上也存在着一道细微的裂纹。”

     “可是让我啧啧惊奇的不止这一点,全身上下九成九的经脉碎断,他却顽强的活了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见夙牧眼皮松动了一下,清水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从始至终他都是放任着纪宁的举动,虐夙牧的纪宁不知道的是,清水会在远处观望着一切。

     “本以为这家伙和一个月之前那样,凭借力量于摩诃古尸斗得不相上下,这一次我错了。片面的认为这少年实力很强劲,但事实证明这是错的,之前他应该是动用了某种秘法,才能和摩诃古尸打的不分伯仲,足以看出他背景的不凡,”两个人同一时间达成共识,蹑手蹑脚的走出来夙牧的房间。

     夙牧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残阳如血,映衬着大地,他步履蹒跚的移动着步子,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腰间,还好那一块木牌还在,并没有遗失,不过体内巨大的虚弱,还是让夙牧有些苦恼。

     “那个家伙,我一定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夙牧拳头紧握,凝视着远处那一道跋扈的身影,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夙牧师弟你醒了!在休息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做饭。”紫曦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夙牧,心里荡漾开来莫名的感觉,尤其是明知道打不过纪宁,也挥剑站到紫曦的前面的,那种被人保护的感觉,一直萦绕在紫曦心头,无法消失。

     从此紫曦的心里多了一个人的影子。一个在她心里和旬天一样同等级的存在。

     “不用忙活了紫曦师姐,我不饿,真的!我只是想怎么更可能多的赚去幻石,去交易阁交换自己的喜欢的东西。”

     “这个嘛,嘻嘻跟我来!”紫曦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

     夙牧紧跟在紫曦屁股后面,只见紫曦轻车熟路的穿梭在流云宗残存弟子的院落中,每一个院落都有着一条独立的小道,一直向外延伸,错综复杂的混在一起。

     不知走了多久,夙牧有些累了,“紫曦师姐还有多远啊!”夙牧刚说出这句话,眼眶里就多出来一个巨大得柱子轮廓,准确来说是一座碑,很是高大,约摸百米高,五米宽的模样,夙牧愕然,这个庞然大物着实让他吃惊不少。

     “傻楞着什么啊,就快要到了,路的尽头就是梵净山的至宝之一悬赏榜,相传是其碑身是万年雪松石,属于地阶灵器。”紫曦很是认真的解释道,两个人的目光也是汇聚在庞大的碑身之上。

     “悬赏榜单第一千,低阶任务,斩杀一阶幻兽取齐内胆,悬赏报酬五十颗幻石。”

     “悬赏榜八百六十七,低阶任务,驯服脾气暴躁的蛟龙马。悬赏报酬二百颗幻石。”

     “悬赏榜八百一十,低阶任务,进入鬼炎荒城历练十日,期间需要缴纳五十颗幻石,任务结束后不允返还,悬赏报酬五百颗幻石。”

     ……

     每一则悬赏信息都被夙牧看进眼里,但凡是低阶任务的,最高悬赏不过五百幻石之数,整个悬赏榜单分为三色,金,银,铜,金色代表悬赏榜前一百的任务,银色则代表四百之后的任务,铜色最普遍,几乎占据悬赏榜单的三分之二还要多。

     “夙牧师弟快看,金色部分的任务被人领取了。”紫曦尖叫道,要知道悬赏榜单越是靠前的任务,难度系数越大,即使报酬不菲,也鲜有人去打它的主意。

     “悬赏榜单第一百,天阶任务,屠杀鬼炎王,悬赏报酬四十万幻石,领取任务者——屠龙会!”看到这里夙牧下意识咽了口吐沫,来到梵净山的这些天内,有一个公会,会众遍布梵净山,其会长是什么实力没有人知晓,只是外界有些他的传言,一招击垮了梵净山执法队的队长,足看出他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