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震怒的慕容冰雪
    第三十二章震怒的慕容冰雪

     似乎是看出来慕容冰雪眼中的忧伤,慕容冰心少见的像个小大人一样的拍了拍慕容冰雪的肩膀,“姐你又在想苟寒食大哥了吧,我想他应该差不多回来了。”慕容冰心有些不忍的说着,她知道姐姐慕容冰雪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冰心姐姐没事,只想一个人待一会,你去那边自己玩吧,记得不许惹祸,遇见长老要客客气气的。”慕容冰雪嘱咐道,转身准备在告诫些什么给慕容的时候,却发现这妮子已经跑出去好远,雪地上只留下她浅浅的脚印痕迹。

     “嘿嘿,看我的虚空术!”一个弟子卖弄着,他刚刚学会不久的神通,只见他整个人如同风一样的略过雪面,只留下一道残影,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哼,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凭借体内的幻气,遮挡住了自己的气息,在原地踏步而已,这种障眼法机智如我都会看破。”慕容冰心小嘴嘟囔着说道,那名弟子顿时满头黑线,看着周围师兄弟脸上的嘲讽,那一刻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慕容冰心你仗着你姐姐是梵净山的天才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柳惊天不服!”

     “柳兄所言极是,我纪宁同样也有意见!”两个人前后脚出现在慕容冰心面前,满脸横肉的柳惊天,嘴角微翘一丝狞笑一闪而过。

     “大块头你吃什么长大的,这么大的傻大个子,脑袋也不灵光,不会是****长大的吧,我仗着谁,那是我的事,你算什么人,不需要你来管。”面对咄咄逼人的两个人,慕容冰心强势的回应道,粉拳也悄悄的紧握着。

     “妈的你这臭娘们找死啊!”柳惊天火了,一脚跨出,体内雄厚的幻气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一股骇人的气息从他身上陡然传来。

     慕容冰心美目微蹙,感受着柳惊天身上释放出来的幻气波动,没有丝毫犹豫,从袖子中拿出一双闪烁着银芒的手套,密密麻麻的银色鳞片镶嵌其上,一股凌厉的气息也猛的爆发开来。

     “大块头,让你尝尝雪寒甲套的利害。”慕容冰心冷哼一声,身影爆射而出。直逼柳惊天所在位置。大战一触即发!

     ……

     “呼…”夙牧大口喘息着,鲲鹏法太过深奥,让他无法修炼如此高深的绝学,甚至于几句晦涩的口诀,都让他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

     “小子,在你没达到幻轮境之前,最好少打不朽金页上鲲鹏法的念头,这样下去除了走火入魔,就是身死道消两种下场。”

     “还有每次尽量多找些幻石过来,这他妈就只有五颗,还不够蝠爷塞牙缝。”神秘蝙蝠不满的说道,随后夙牧就有些错愕的发现,他放在储物袋中的五颗幻石,已经化为齑粉。

     “你这个强盗!”

     “嘿嘿,礼尚往来嘛,小子反正你也不懂怎么吸取幻石中的幻气,还不如成全了我。让我恢复一些伤势。”神秘蝙蝠嘿嘿笑着。精气神明显比起之前光辉了不少。

     夙牧顿时无语,将胸前的虎形坠拿出来看了看,古朴的光泽,散发着丝丝血芒,很是奇异。

     远处片片雪花簌簌而落。巨大的震动之声,惊动了夙牧,一道倩影飞速朝着他倒飞过来,只不过当快要接触到地面的瞬间,慕容冰心小脚猛的一踏,借助着冲击力,在次站起,她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神色凝重的看着柳惊天,就连戴上雪寒甲套带来的力量增幅,也无法匹敌柳惊天。

     本以为得到灵器加持的慕容冰心,能够和柳惊天实力上有着一战之力,从一开始她出错了,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她,相比有着老道经验的柳惊天逊色了不少,不仅仅是实力的差距,战斗技巧也同样重要。

     “噗嗤!”慕容冰心一口逆血咳出,尽管她将体内的幻气催发到了极致,但面对柳惊天的近乎狠辣的手段,也无法抵抗多久,败下阵来。

     “慕容冰心,告诉你姐姐,这是前几天她打我的代价,就有你偿还了。”柳惊天狞笑道,满脸横肉很不协调的抖动着。

     慕容冰心傲娇的性格,在梵净山外门弟子中有着很不好的名声,即使她样貌不凡,也没有人为她出头。毕竟柳惊天的实力在哪里摆着。

     “你…很…好,姐姐…帮我打死这个杂碎!”慕容冰心强忍着体内的血气翻涌,用慕容家独有的传音手法,向慕容冰雪发出求救消息。

     “柳兄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威猛霸气,小弟佩服,佩服啊!”一旁的纪宁在拍着柳惊天的马屁,对于他这种流云宗残存的弟子来说。在梵净山能够有一席之地,那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感觉,让他很是向往。

     “纪兄过奖,等过些天。我会向舵主举荐,到时候路云社也有你的一席之地。”柳惊天拍了拍纪宁的肩膀许诺着,路云社,杂役阁第二大外门弟子组建的实力,仅次于苟寒食创建的荒殿。

     “那就多谢柳兄了。”纪宁朝着柳惊天抱拳道,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股凌厉的气息夹杂着雪花,猛的朝着柳惊天袭来。

     “欺负我妹妹,得要先问过我答不答应?”一声冷哼陡然传出,柳惊天甚至来不来反应,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偷袭!”柳惊天重重的摔倒在雪地中,以他为中心,周围的积雪全都被巨大的冲击力冲散。

     吐露出这两个字之后,柳惊天就口鼻出血,昏迷过去,生死不知,只留下一脸惊骇的纪宁,看着被震起来的雪,落下的刹那,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

     一旁看热闹的杂役阁弟子。见柳惊天吃瘪,一哄而散,皑皑雪地只剩下四道身影。暴怒的慕容冰雪看着如同死狗般趴在地上不动的柳惊天,美目里的怒气却没有减去半分。

     纪宁像是被刚才的一幕,吓破了胆,全身颤栗的看着如同杀神般的慕容冰雪,害怕他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有可能惹怒眼前的冰山美人,落得和柳惊天一下的凄惨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