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禁忌魔柱
    第二十三章禁忌魔柱

     睡长老眼神陡然一凝,苍老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凝重,“怎么回事?睡长老!这禁忌魔柱怎么突然爆发了!”

     “我也不清楚,万年之前就已经被封印的一百一十八棵禁忌魔柱,根本不可能有力量冲破封印,从而爆发,火长老这其中颇有几分蹊跷啊。”

     两个人联手才勉勉强强将禁忌魔柱爆发的力量克制住,只不过屹立广场之上的禁忌魔柱,已经失去了之前得色泽,柱身上爬满了殷红的血纹,隐隐的可见丝丝血芒在其中游走,十分诡异。

     “嘶…”睡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血帝的后人已经出世了吧,很有可能就隐藏在我们梵净山之中!”火长老怔了下,双眼满是惊骇,惊呼道“睡长老何出此言,难道这禁忌魔柱,也和那魔头有关?”

     “老夫只是猜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一切等净祖出关之后再做定夺。”两个人相视一眼,体内的幻气在次狂喷而出,手掌结印的刹那,隐隐的竟有着天道力量的加持,一道巨大的手掌印覆盖开来,遮天蔽日的大手,竟将广场整个遮盖住了。

     “即刻起!所有弟子不能越近此地半步,违者就地正法!”睡长老灰色衣衫轻轻抖动了几下,一张略有些古朴的黄纸从袖口掉了下来。

     “黄帝内经的残片,睡长老你这是?”

     “你猜的没错,正是黄帝内经的残片,只不过如今的它,已经很难再重现之前得辉煌,不过尽管无尽岁月侵蚀下,它还是潜藏着惊人的能量,我想用它来填补我们两个至刚至阳幻气封印的漏洞,应该是最妥当的方法。”火长老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禁忌魔柱之后,整个人化作一团火光消失在原地。

     杂役阁,流云宗残存弟子的住宿区,夙牧被众人围拢在中间,气氛很是凝重。

     “你是谁阿!多管闲事,好不容易等到睡长老十年一次的授道课,这下好了,全被你搅和了。”

     “是啊!纪师兄说的在理,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连幻气都无法运用的废物,还大刀阔斧的和睡长老谈长生之道,我看你是脸大不害臊。”面对流云宗弟子的发难,夙牧并没有反驳,但是紫曦看着夙牧被这些人欺负,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这些人只会欺负自己人。窝里反,有本事去找那些外门弟子的麻烦,欺负自己人算什么本事啊!”

     “呦呵,这是谁啊,刀疤脸你有什么资格说话,和谁是自己人啊,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要不是青石长老,你指不定被那群强盗给怎么样了。”纪宁得理不饶人的说着,满是讥讽的看着夙牧和紫曦。

     那不可一世的脸上的张狂,让人忍不住想给他一巴掌的冲动,“纪宁你混蛋!”

     “一个废物,一个刀疤脸,天生绝配啊,我要是你们两个人,活着还不如死的痛快。”

     “哈哈,纪师兄说的对,你们这种人就是活着浪费资源,死了浪费土地。”有弟子附和道,冷嘲热讽着夙牧。

     “你们干什么呢?师尊不在你们就敢随便欺负人吗!纪宁又是你,找死是吧,敢欺负紫曦!”云凡站了出来,猥琐的眼神此刻充满了正义,只是那臃肿的身材,让他形象上大打折扣。

     “云胖子你算老几啊,敢管老子的闲事,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云凡出奇的没有反驳,一群人见事不对,下意识倒退了几步,将很大的空间留给了云凡和纪宁两个人。

     秋风起了,落叶纷飞,两个人谁都没有动,都是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云胖子,你怎么不动手啊!”

     “纪师兄你怎么也不出手啊,都快僵持了半个时辰了,真是还打不打,要打快点打,别浪费时间啊。”有人不耐烦催促道。

     咕噜,云凡下意识吞咽了一口吐沫,两个人实力不相上下,真是打起来也难分伯仲,更何况远处刚刚苏醒的唐芊芊正在观战,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怂。

     同样的纪宁也是知道自己的实力,和云凡交手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最多持平,这也是他迟疑不动手的原因。

     “夙牧师弟刚来不久,你们就欺负他,以后我旬天罩着他,谁敢说他一个不字,这…就是下场!”旬天迟疑了一下,手掌猛的对着纪宁拍去。

     嘭!一声脆响,纪宁吃痛倒退了数十步,才稳定身子,“旬天你什么意思,大师兄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我不服!”纪宁抹去嘴角溢出来的血不满道。

     “打的过我你就有和我说话的权利,现在的你太弱,不是我的对手。”旬天充满蔑视的眼神看着纪宁,之所以为夙牧出头,旬天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完全是本能驱使。

     “小鬼,你居然拿了我的玉膏,不给我办事,你拿蝠爷是傻的啊。”夙牧脑海里传出一丝微弱的意念。

     “对不起,我有我自己的顾虑。”夙牧回答的很真诚诚恳,差点让蝠爷一口老血喷出,

     “你…真真…是气煞我也!”那巴掌大小的蝙蝠抖动着翅膀,露出獠牙气囔囔的说着。

     纪宁退走,对于旬天的这一掌恨的咬牙切齿,他心里暗道“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死死的踩在脚底下,旬天你给我记着,等樊木鱼历练回来后,绝对要你好看。”旬天注意到了纪宁眼中一闪而过的冷芒,没有机会,径直走到夙牧身边,将一块木质的牌子交给了他。

     “这是出入交易阁的木质牌,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让紫曦带着你去挑选,运气好的话,神通术都能够遇见。”接过旬天手中的木牌,夙牧仔细的看着,一个苍劲的大字刻在其上。

     道!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就让夙牧燃起来炙热的渴望,静静地感受着字体的苍劲,对于出手帮他的旬天准备说声谢谢的时候,却发现旬天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