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祸端
    第十六章祸端

     大局已定,只是从始至终,流云宗得高层都没有出现过一人。这让鸠护法有些嘀咕,生怕后者隐藏着什么手段,虽然流云宗不过四五百的传承底蕴,但依旧不可小觑。

     “报告护法,局势已经稳定,只是还是没有发现半点云天化的踪迹,属下猜测,那云天化可能是怕了鸠护法,知道你的威名逃之夭夭了。”面对属下的马屁,鸠护法狞笑一声,颇有几分赏识的看着手下,只是下一刻他充满轻蔑的眼色,多了一丝惊骇。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陡然响起,众多手持战刀的黑袍人都疯狂得逃窜着,云海愕然的看着眼前得一幕,此时刚刚归来的刘明湘第一次感受着如此震撼的杀戮,他和云海对视一眼,彼此的眼神里都流露着浓浓的恐惧,他们失算了,本以为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掌教真人,拿下流云宗轻而易举,那曾想云天化最后的底牌如此的厉害。

     “云海那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鸠护法我看青龙偃月刀一时半会可能拿不到了,我们还是先撤吧,这事情还需要从长记忆。”

     鸠护法没有说话,青龙偃月刀只是一个幌子,同赤龙图一样,虽然很是珍贵,但还犯不上让他们动用如此大的手段。

     一团团血雾弥漫开来,摩诃古尸所过的地方,都被殷红的鲜血铺满,“来犯之敌,一个不留,杀光他们!”云天化爆喝一声,驱使着摩诃古尸在众多黑袍人中杀出一天血路。

     让所有人胆寒的一幕,不是摩诃古尸所向披靡的战斗力,而是他周身涌动着的黑气,隐隐间连这片空间都被侵蚀了。

     夙牧眉头微蹙着,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让他体内躁动的力量,越来越兴奋,他手持斑驳剑朝着天空猛的一挥,顿时一道凌厉到极致的剑光猛的显现,夙牧眼前一亮,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慢慢的接近着他。

     “启明大哥!”

     “你认识我?”裴启明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清瘦的少年,单薄的衣衫在瑟瑟秋风中摇摆着,而少年却感觉不到了一丝的萧瑟之感,只是那双眼睛让他吓了一跳。

     “眸生双瞳!”裴启明吓了一跳,不过当看到干净清澈的瞳孔的时候,才慢慢的将心里的惊愕压了下来。

     “我是夙牧啊,启明大哥你不认识了我了吗?”

     “你是夙铁匠的儿子夙牧。”裴启明有些狐疑的问道。

     “对啊我是夙牧啊,启明大哥你还认识我呢!”夙牧有些感慨,离开大荒古国已经三年多了,九岁之前的记忆他只是隐约记得一些,大致的轮廓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模糊,九岁以后认识的人,经历的事情开始慢慢的有了印象。

     “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对了启明大哥你怎么也跑到拜月帝国来了呢?”

     裴启明有些无奈,将身上的行囊放了下来,万里征途,一步步走来,身心俱疲,只是他不敢放弃,为了那一个承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说来话长啊…”裴启明叹了一口气。刚坐下来的时候,常年在死人堆里混迹的强大感知,让他嗅出了空气中强烈的杀气。

     一股铁血的气息从他身上悄然释放着,只见的裴启明双手闪电般结印,没有一丝迟疑,将体内的幻气催发到极致,淡蓝色的幻气萦绕在他的周围,俨然一副全面备战的模样。

     夙牧也感受到了,不过他没有动,只是凝视着远处快速奔来的人群,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这片区域,一团团血雾荡漾开来,而这仅仅只是惨剧的一个开始。

     “鸠护法我们流云宗向来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真以为我们流云宗好欺负不成吗?”

     “嘿嘿,说的对,只不过这次的目的还真是达到了,云海和刘明湘这两个废物,死的太快了,否则他们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云天化你以为凭借摩诃古尸的力量,就可以挽回残局了吗,你也未免太瞧不起我们魔龙窟了吧。”

     鸠护法狞笑一声,看着眼前一个个被摩诃古尸轰成血雾的手下,脸色没有一丝起伏,旋即他猛的一咬舌尖,从袖子中飞出一道卷轴,布那么着晦涩深奥的符文,精血凝入卷轴的刹那,一股恐怖的凶煞之气,猛的席卷而出。

     “屠灭狱,云天化你能够将本护法逼到这一步。无论成败也足够你自傲了,本来这一招我是留着对付云盘空的,没想到居然用到了你的身上。”一念至此,鸠护法瞳孔猛的一缩,任由那股恐怖的凶煞之气肆虐着他的身体,与此同时原本处在劣势的鸠护法,体内的幻气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起来。

     “大长老这…”

     “闭嘴,所有人听令,结流云天煞阵,务必要抵挡住这一击,否则我们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没有人看到云天化眼中闪过一丝紧张,鸠护法如此不顾一切的反击,一旦将束缚着摩诃古尸力量的三十六道玉石编制成的铠甲打破。那么一切都将脱离云天化的掌控,后果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一指碎山河!”鸠护法模样疯狂,顾不得嘴角溢出来的血迹,手掌猛的轰去,一道巨大的指印带着毁灭之力朝着摩诃古尸重重拍下。

     “轰!”碰撞在一起的音爆声,响彻云霄,摩诃古尸后退了数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形,没有一丝感情略显空洞的眼眸,涌动着淡淡的黑气。

     “怎么可能?”本以为这至强一击,足可以将摩诃古尸击成碎片,鸠护法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一具古尸肉身如此强悍,就连他全力一击也无法伤其一毫。

     鸠护法心声退意,混迹多年,凭借毒辣的手段一步步上位,他可不想将自己的小命赔在这里,想到这里,他双脚猛的一踏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逃离流云宗得地界。

     只是生生凭借肉身抗下鸠护法全力一击的摩诃古尸,身上的三十六道鳞片,已经有过半的鳞片龟裂,而束缚着摩诃古尸的力量,也随着鳞片的龟裂,一点点消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