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摩诃古尸
    几个人眉头紧蹙着,流云宗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几个人却无法挽回残局,没有掌教真人镇守的流云宗,宗内的一切大小事务都由云天化暂时管理,只是这突如其来的浩劫,让他措不及防。甚至于寄予的厚望的刑殿,也无法挽回残局败下阵来。

     “大长老真的要放出青铜棺材中的人,我怕…”云烈有些迟疑的说道,神色满是恐惧,对于大长老的提议很是拒绝。

     云天化一脸正色的道:“只有这唯一的办法来,掌教真人再三叮嘱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放出青铜棺中人,可是如今宗内遭此浩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大长老三思啊,如果这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苍劲山的封印就会被打破,到时候即使挽回残局,却生出了更大的祸端,大长老你可要想清楚啊。”

     云天化没有回答,手掌猛的将拴住青铜棺材四个角的玄铁锁链抽出。将四条青龙额头的镶嵌的绿松石取出。原本平静的青铜巨棺,缓缓的打开了。

     浓郁的黑气从里面涌动着,那是一具古尸,不知道陨落了多久,只是身体没有半丝腐烂,只是有着皮肉粘连着骨头,很是骇人。

     夙牧灵魂飘荡着,没有方向,只是片刻之后,身体的主导权在次回归到了他的手里,顺带着丹田中金色小人的不甘“为什么会这样,居然这世间还有能够将我的力量吞噬的经脉,这小子是什么人,不该是血鬼玉的主人吧。”语气中流露出浓浓的恐惧,渐渐地它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被丹田所吞噬。

     “呼……刚才好险,杀戮之都,好可怕的地方,哪里究竟是怎样的一块地方。如此的惊悚,令人胆寒。”夙牧轻语,用手抹去了额头溢出的冷汗,灵魂出窍的那种感觉,特别的真实,真实到夙牧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

     滔天的黑雾从青铜巨棺中喷涌而出,而另一边紧盯着的流云宗高层,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因为他们都清楚得看到,从青铜巨棺中涌出的黑气,尽数汇入到了那一具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古尸之中,古尸原本干瘪的躯体,随着黑雾的涌动,一点点的开始饱和这,那种情景让人头皮发麻。

     “大长老,这是摩诃古尸?”

     “不错正是那远古时期凶名赫赫的摩诃古尸,苍劲山中无上禁制用梵净山的老祖亲手布置,摩诃的灵魂无法回归本体,这一切不需要担心,此外绿松石,阴蚀铃八大奇珍中地两件至宝,都是能够催动它的关键。”云天化淡淡的解释着,旋即他猛的一咬舌尖一滴精血从他嘴中咳出,飞向古尸的眉心处没入了进去。

     “成了,即使没有阴蚀铃,仅凭借绿松石中蕴含的力量,也足够催动这句摩诃古尸了。”

     云天化暗自松的一口气,这破釜沉舟之举,也是经过他再三权衡之后做的打算。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一旦失控的摩诃古尸,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一念至此,云天化不敢在停留片刻,流云宗生死存亡之时,一丝的犹豫不决,就有可能将流云宗得未来葬送,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吱呀!原先合拢的青铜巨棺慢慢的打开,摩诃古尸一跃而起,身上破碎的衣服,瞬间化为灰烬,取而代之的是涌动着黑气的黑色铠甲。三十六道鳞片,每一片都铭刻这复杂的符文,很是晦涩深奥,隐隐得克制着摩诃古尸的凶性。

     “云烈如今局势明朗,我流云宗生死存在的时刻,需要有人为摩诃古尸献祭,而你就是最合适得人选!”云天化话锋一转,对着云烈就是一击重拳,云烈猝不及防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青铜巨棺上面。

     “咕噜!”其余长老都看着云天化的举动,神色里满是恐惧,云烈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摩诃古尸撕成两半,迅速的吞噬着他血肉。

     “各位长老不必这样看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云烈在天之灵能够体谅我,毕竟控制摩诃古尸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夙牧感受到四肢百骸充盈的力量,很是浓郁没有半点消逝的迹象,原本体内仅存的一丝幻气,得到了无限的壮大,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雄浑的幻气游走在他经脉的感觉。

     他眉头紧蹙的看着远处的山涧,血水染红了山泉,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这片区域,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长生不老术!”五个大字映在夙牧的脑海。顿时间让他心里猛的一震,单单从这长生不老四个字,足以看出它得不凡。

     “天道缥缈,大道三千,吾创下长生不老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我等不到了,长生太过遥远,看不到尽头,我活了太久太久了,除了寂寞还是寂寞,孤早已经看淡了生死,故此留下长生不老术,望有缘人取得…”苍老而又久远的话,陡然响起,带着浓浓的遗憾,最终选择回归黄土。

     夙牧像是回忆起来什么,猛的咬了咬舌尖,顿时想起来父亲走时候对他说的那一番,莫名其妙的话“道之一途。太过于遥远,漫漫人生路,有着无数的曲折坎坷,可最终笑到最后的又有几个人呢?”

     直到现在夙牧也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他只觉得眼眸慢慢变得涣散,一股凌厉的气息从他体内陡然爆发开来,眸生双瞳在次展现,只是这次夙牧意识是清醒的,他感知着眼眸变化带给他的强大力量,总觉得有股力量升起的瞬间,直接将他身体内潜在的力量引爆。

     “流云宗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云海你说的青龙偃月刀在哪里?”一身被宽大的黑袍遮住,头戴一面狰狞恶毒的夜叉面具有些不屑的问道。

     “鸠护法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做的,只是暂时没有发现大长老他们得踪迹,我怕事情有变!”

     “大惊小怪的,你怕什么,教主说过这次不惜一切也要带走青龙偃月刀,否则的话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我怕,将大长老逼急了,和我们玉石俱焚,到时候两败俱伤可就不好说了。”

     “云海你太小心了,云天化那老乌龟,比谁都要惜命,怎么可能玉石俱焚!”

     鸠护法淡淡的说道,眼里涌出一丝不屑,手中的战刀挥舞着,转瞬间又有几个人流云宗得弟子,被他斩杀于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