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道之途
    第二十二章道之途

     数千道人影盘坐在广场之上。夙牧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如此庞大额仗势,屹立在广场之上的铜柱让夙牧感到骇人的威压。

     广场的尽头一个巨大的蒲团悬浮半空,蒲团之上一个灰衣老人似睡非睡的盘坐着,呼吸吐纳间,无比精纯的幻气从蒲团之上外溢着。

     但凡靠近巨大蒲团的弟子,都享受着精纯幻气带给他裨益,“傻楞什么啊,睡长老的授课机会,可是很少的。”紫曦提醒道,夙牧紧跟着紫曦在最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

     “旬天师兄!你怎么也坐在靠后的位置啊!”紫曦有些疑问,按理说旬天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在最靠后的位置。

     “没关系,后面清静些,紫曦师妹,这个人就是清水掌教嘱咐给你照顾的人吗!”

     “吾!沉睡十年,今日苏醒,授道之法,望梵净山外门弟子牢记,大道开花三千朵,每一朵都是一条道,独立的道。”睡长老半睡半醒的说着,坐着的那一道蒲团,散发出炙热的光芒席卷了整个广场。

     “尽全力的去吸收睡长老外溢的幻气,这对我们未来的修炼之路,有着不可忽视的助力。”

     旬天双眼禁闭着,感受着幻气外溢带来的好处,相比之下夙牧尽管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幻气,却无法从中提取,心里荡漾开来阵阵的失落。

     越靠后的位置,提取到睡长老从蒲团上外溢的幻气越是稀薄,尽管如此,旬天对此并没有感到失落。

     “道之一途…”睡长老刚开口,就被一个弟子突兀得话打断了。

     “敢问长老,道之一途可有长生吗?”夙牧站起身来开口问道。

     “这是那个阁的弟子,竟不知道天高地厚,睡长老的看来要动怒了。”有弟子轻语,颇有几分怪异的看着强出头的夙牧。

     “真是的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杂役阁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主,要我看这家伙八成是得了疯魔症了,嘿嘿,这下可有热闹看了。”有弟子唯恐天下不乱看着夙牧,认为当众打断睡长老授道之法的这个小子,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何出此言?”出奇的睡长老并没有生气,饶有兴趣的看着夙牧。

     “弟子愚昧,长老所说的三千道法之中,是否存在长生一道?”

     “三千道法,每一种都有独特的道印,至于你说的长生之道,我没法考证,古往今来,有无数人身先士卒,以身正道,可到最后成功的却寥寥无几,但成功的都成为玄天大陆,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睡长老淡淡的解释着。睡眼朦胧的眼皮耷拉着,不过片刻后又是睁开。

     “何为道,怎么以身正道?”夙牧咄咄逼人,丝毫不理会睡长老已经有些微怒的表情。

     “大道三千,虚无缥缈,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道,至于怎么以身正道,那就要问你选的什么道了。”睡长老回答的不咸不淡,却一针见血的说出了道的弊端。

     “我选择长生之道,于天地同寿,是否存在?”夙牧不解再次问道。

     “呵呵,有意思的小家伙,道法自然,天地之力,天地之寿无穷无尽,长生之路太过于虚幻,不可能不存在,昔年大荒古国皇族太子古龙,一心追寻长生之道,却始终无法触摸到道的印记,你可知为何?”睡长老卖了个关子,夙牧一系列的问题,让睡长老对于这个瘦弱的少年,无形中有些钦佩。

     “何为剑,何为鞘?”夙牧拿出来李寒空送给他的那柄斑驳剑缓缓的说道,黑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坚毅。

     “天地本是一幅画,盘古开天一刹那,道也是那个时候衍生的,无情无义是无情道,有情有义是有情道,无尽杀戮是修罗道,每个道统在开创的时候,都会受到天地之间浩然正气的洗礼,在经过浴火重生一般的痛苦时,属于你自己创的道。才不过是刚刚诞生而已。”

     说道这里睡长老顿了顿,睡长老从蒲团中起身,睡意全无,“少年郎莫要心急,长生一途路途漫漫,无人正道,修道之人,莫要被实力蒙蔽了眼睛。”睡长老叹了一口气,像是在惋惜着什么。

     “喂!你听说了吗,刚才那个打断睡长老说话的那名弟子,听说是杂役阁外门弟子的随从,估计是胆肥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断睡长老的授道之法。

     “你很不错…”话音未落,睡长老在次陷入沉睡之中,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夙牧,巨大的蒲团也开始慢慢合拢,渐渐地变得虚幻,最后化为无数幻气光点消失不见。

     “你疯了啊!不想活了,睡长老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好不容易才苏醒过来。这下好了。被你这么袭扰,下次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苏醒。。”紫曦淡淡的责骂,顿时让夙牧倍感压力。

     “哈哈,这就是那个傻乎乎的小子,竟然吃了雄心豹子胆,当面质疑睡长老的话。”

     “修炼太过于急切了,夙牧你要记住要稳,而不是要快,长生一途不属于三千道法记录的道统之内。”旬天向夙牧解释道。

     “敢问旬天师兄,是否修炼出自己的道!”

     “不曾,道之途,太过于遥远,触不可及,即使英雄冢内的百雄曾经叱咤一方,到后来一样被黄土埋身,此外他们每一个人都证明出来自己道。”

     随着睡长老的离去,刚才还席地而坐的数千道人影,一哄而散,空旷的广场之上,只剩下了数颗孤零零屹立的铜柱。

     禁忌之柱的力量,已经随着古老的岁月之力的流逝,而变得暗淡无比,岁月之力的侵蚀下,广场之上屹立的禁忌之柱隐隐间有些晃动。睡长老负手而立,原本盘坐的那团蒲团,随着他手掌猛的一挥,顿时一道幽黑长芒凝出。化为数千道羽箭朝着禁忌之柱射去。

     嗡嗡!

     大道之音传来,一百一十八棵禁忌之柱,发出邪恶的红芒,将数以千记的幽黑箭雨阻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