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遭了
    夙牧神色凝重的看着布满森然骸骨的地方,他有些发怔,走了几步后,他停下了脚步,他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很痛并不是在做梦。

     火毅精神已经到达崩溃的边缘,他充满血丝的眼眸,盯着远方那个瘦弱的少年,这段时间除了森然的骸骨之外。他接触更多的就是这里的死渊之气。

     “呵呵,这是临死前的幻觉吗?”火毅自嘲着,他努力克制着心里的震惊,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梵世,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从开始到现在,两个人并肩作战,一起生一起死,经过了太多,只凭借心中的一股执念,两个人才撑到如今,期间太多来自葬骨山的死渊之气,凝成的怨灵,让他们真正见识到了比死还可怕的东西。

     生不如死!

     “星宿你个王八蛋!”梵世低声怒骂着,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之前碍于星宿的身份,他一直不敢发作,但逼到这种程度的他,如今显然顾不得那么许多。

     “呵呵,别骂了,省点力气吧,梵世你说我们两个,难道真的要陨落在这葬骨山吗,星宿那个杂碎,真的想玩死我们啊!”火毅眼眸中多出来一丝颓然之色。

     星宿凝视着巨大的光幕,对于火毅和梵世的现状一览无余,他嘴角微微扬起。对于这种程度之下两个人的表现很是满意,旋即他手掌闪电般结印,顿时间一道璀璨的宏光炸显,直直的插入空间之中。

     “火长老这个时候我不方便进入葬骨山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两个符合九天十地大比的种子选手身份。这两块参赛令牌替我交给他们,三个月之后,动身前往中洲!”说到这里星宿供奉的神色猛然一命凝,他看着被放逐到葬骨山的那道消瘦的身影,嘴角有些抽搐,他想不出为什么掌教会将一个,刚刚踏入修炼着门槛的少年,放逐到这葬骨山之中。

     “星宿!”

     “掌教你找我?”当星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声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那是一道光印很是不凡,氤氲之气弥漫其上。

     “我身处遥远的古地,现在梵净山大小事务有你接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那个少年你多多照料一番,如果有机会送他去参加九天十地大比。”话毕光印陡然溃散,星宿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照以往的惯例,能够得到掌教举荐的弟子,绝不会是泛泛之辈,想到这里星宿对于这个刚放逐葬骨山的少年,多了几分期待。

     ……

     夙牧凝视眼前一具枯骨,有些发怔,这具不知陨落多久的骸骨,竟是没有半点的腐化痕迹,甚至于生前的狰狞死态还完整的保留下来,这让他有些毛骨悚然,对于这片地域充满了浓浓的恐惧。

     “蝠爷?”夙牧试着叫醒沉寂在丹田中的神秘蝙蝠,却发现无济于事,第一次他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如此的危险。

     “这应该是上古遗留的一处古战场吧!”夙牧低语,越来越多的骸骨,证实了他的猜想。尸骨累累的战场,经过时间的摧残下还能够保存完整的骸骨,隐隐间似乎还能听见源自于这片古战场的厮杀之声。

     走在白骨累累的路上,夙牧甚至于能够体会到那种遗留的杀伐之气,光幕外星宿绕有兴致的看着夙牧,深邃的眼眸中满是期待。

     淡黄色的幻气从夙牧身上腾起,每走一步带来的心神不宁,只能够看催动体内的幻气,才能得到一丝缓解,夙牧蹙眉,散落着骸骨的尽头,有一股凌厉的气息陡然传来。

     “怎么可能还会有着如此强劲的死渊之气,遭了!”星宿骇然,急忙催动幻气就要冲进葬骨山之中,却吃惊的发现那片地域的结界,他竟然无法打开。

     “坏了!纯阳前来助我。南极刀客的意识复苏了!”惊骇之余,星宿顾不得那么许多,直接千里传音给闭关修炼的纯阳真人。

     与此同时,一股极强的怨气在葬骨山凝成,滔天的杀意肆虐而来,夙牧惊愕,抬头看向远方那具站立的骸骨,丝丝白芒萦绕其上,手骨已经断裂,可手中那把古朴的战刀依旧紧握着。

     “这是…”夙牧骇然,随后一股猛烈的气息陡然传来,瞬间所有的骸骨变成的齑粉,这片被骸骨铺满的地域,只剩下那一具紧握着战刀的枯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从他身上释放着,不时发出骨骼爆鸣之声。

     “杀!杀!杀!”古老而又嘶哑的声音从枯骨嘴里发出,厮杀声回荡着整个葬骨山,那种气势隐隐间冲破苍穹!

     南极刀客站了起来,身后残破的黑色披风,包裹着没有一丝血肉的骸骨,深邃的眼眶飘着两团妖异火焰,静静看着夙牧,像是等待多时。

     “陪我一战!”嘶哑的声音从南极刀客的嘴里发出,夙牧吞咽了一口唾沫,他克制着心里的恐惧,他看清楚了这具骸骨的发声方式,那是一股风,从始至终存在的怪风。

     夙牧抽出来背后的斑驳剑,神色凝重,第一次面对如此的劲敌,心里除了恐惧之外,竟是衍生出一丝炙热的战意,顾不得害怕了,横竖都是死,临死前拼一把,死也没有遗憾了。

     一念至此,夙牧这种想着,缓缓的催动体内的幻气,尽数灌入斑驳剑中,风吹乱了他额头的头发,他双脚猛的一踏挥动着斑驳剑,身影爆射而出。

     啷!一声金铁碰撞之声响起,只是一招,夙牧就被震飞咳血,手中斑驳剑竟是断裂。

     一招击垮夙牧,南极刀客手中刀并没有停止的意思,他缓缓的走着,没有一丝意识,脚骨摩擦地面产生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当他手中的刀挥向夙牧的瞬间,一道白色的长芒洞穿了他的胸膛,胸膛中间的三根肋骨碎裂,他没有丝毫感觉,只是眼框中的两团妖异的火焰暗淡了几分。

     “扫了本皇的兴致,实乃罪该万死!”实质般的死渊之气涌动南极刀客身上,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他身上释放而出。

     星宿蹙眉。他能够感觉到这片空间的死渊之气,竟是被南极刀客全部调动了起来,尽数吸进他的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