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女神与女神经
    稍刻,程琬言问完话走了,谢音忙跟上去。一路急急忙忙,等停下来休息时,谢音已坐上巴士,等待目的地的到来。

     程琬言坐在她前排,谢音心里获得一种慰藉,至少此刻她还在自己面前。

     在巴士的鸣声中,谢音到达了目的地。她没有目的地,或者,她的目的地就是程琬言。程琬言依旧没有发现她,她只顾着看那些毫无生命力的建筑。

     谢音坐在花坛上,程琬言离她几米远,正在和别人交谈。她起身晃到程琬言身边。

     原来那是一个卖冷饮的老人。

     老人递过冷饮,牙齿不清的说:“往那条路直走就到了。”谢音舔舔雪糕,用余光看着。

     程琬言问完路便走了。谢音心下生疑,上次去丽江她也是问了同样的问题。

     拐进乱七八糟的小巷子,不知是哪条街,装饰的古色古香。道路狭窄,谢音紧跟着,不敢漏掉。程琬言找到一家旅馆进去,谢音在外面等了片刻也跟着进去了。

     但里面的装饰显然和门面高端的装饰不同。

     谢音回头一望,原来有块牌子,这里的建筑是仿古的。

     她心甘情愿的住进去了。

     接下来怎么办?谢音依旧注视着程琬言房间。

     次日一早,程琬言就出门了。谢音紧随其后。程琬言走到小巷的深处,敲响一家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人。

     程琬言弯腰问:“有房出租吗?”老人颤巍巍的回复:“都租完了。”

     “房卖吗?”老人脸色一变,凶狠的说:“卖什么卖,走走走。”

     程琬言只得换了一家敲门。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

     她往回走。谢音慌了,忙贴着墙根站好。

     程琬言路过她面前,问:“请问,哪里有房出租?”谢音紧抿着唇,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不、不知道。”

     她匆忙间竟没听见程琬言离去的脚步声。等她回神过来,已经看不到程琬言的身影了。

     谢音回到旅馆,程琬言房门紧闭,

     她踌躇着,不敢敲她的房门。

     就这样躲猫猫似的玩了几天,程琬言悄无声息的走了。

     谢音醒来后照例观察对面的门,谁知房客已变成男人了。

     她心急如焚的赶到前台,前台小姐微笑着,告诉她程琬言已经退房。

     退房了,那她去了哪里?

     前台小姐思索了下:“好像是坐汽车去吧。”

     谢音奔到汽车站,站台那么多,人海那么大,她去哪里找?隐约见一个女人的身影像程琬言,她飞奔上前,那人却登上了汽车。

     不管了,连忙买票进去。上车后,她有些胆颤,依次望去,程琬言呢?她在哪里?

     谢音心冷了,上错车了,难道就此别过?

     猛一抬头,忽然见一双清冷的眼睛。是她!谢音惊喜的走过去,理智的找到自己的座位。

     这场旅游的目的地是什么,谢音不在乎,只要能与程琬言在一起……

     汽车颠簸中,谢音困的想睡觉,她微眯着眼,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她要被黑暗夺去生命了……

     突然,一抹白色的影子出现在她眼前。谢音猛的被惊醒,程琬言下车了。

     还没到目的地,怎么下车了。谢音来不及多想,跟在后面下车。

     外面黄沙漫天,程琬言向前走,风吹起她的长裙,她手捂住帽子,亭亭玉立。

     谢音环顾四周,满目疮痍。这是什么地方?

     跟着程琬言来到一个小镇上,地方不大,小贩倒是很多。谢音随意看着,不时瞥向程琬言。

     临近傍晚,程琬言在路边的面摊吃饭。谢音坐在她后面,发黄的桌子,油腻腻的。竹筒里的筷子不知多久没洗了。老板拿着抹布擦一下就算干净。

     谢音皱眉,不是因为程琬言她才不会待在这里。面很快就上来了,谢音低头吃了几口,不时抬头望去。

     四周死寂,除了煮面的“都都”声,在无其他。其他客人如梦游般,吃了面就走,来了就吃面。

     程琬言忽然开口:“这里哪里有出租房?”

     谢音皱眉,何以要在这里租房呢?

     老板挑着面条,头也不回:“各处都有,想要好房去别的地方看。”程琬言若有所思。

     面吃完毕,两人又上路。像被押送的犯人。

     随便找了个小旅馆住下,谢音觉得莫名其妙,这一路究竟在干什么?

     进入夏天,天气越发凉了。程琬言有时会坐在院子里乘凉,桌上摆着几块西瓜,周围散落着不少的西瓜籽。

     谢音如往常一样趴在阳台上看着,房东走过来邀请她:“你看你老是呆在屋里,下去玩玩啊。”

     谢音看了她一眼,又扭开头无视她。

     房东讪讪的离开了。

     谢音也觉得呆久了发闷,戴上帽子下楼。她坐在程琬言旁边,程琬言背对着她。

     其他房客边吃西瓜边说笑。其中一个指着谢音说:“你怎么还带着帽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谢音身上。

     谢音镇定的拉低帽檐,压低了声音:“个人爱好。”她看见程琬言怀疑的盯着她,谢音有些心虚。

     刹那间,程琬言伸手拿下了她的帽子。

     她被暴露在赤/裸裸的目光下,有些羞怯,有些无措。

     “你跟着我。”肯定句。

     谢音咬着下唇,踟蹰的点头。

     “为什么?”

     她抬眼直视她。

     “我爱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的。”

     “昆明,那个下雨天。”

     程琬言面容有些松动,明显不可思议,她想了想,起身走了,谢音忙追上去。

     追到楼梯口,谢音喊住她。

     “你敢说对我没感觉?”

     程琬言目光沉沉。

     “我知道,你一定在犹豫什么。是因为我们都是女的吗?”

     “是。”

     谢音掩不住的失望。她向前踏了一步:“借口!如果我变性了你会喜欢我?”

     她来到程琬言面前,轻轻抚摸她的脸。

     “如果你没有感觉就推开我。”

     谢音吻住她。程琬言一直没有张开嘴,手紧紧握着。她牵住程琬言的手,慢慢打开,然后紧紧握住。

     程琬言猛的推开她,两人相视,眼神凶狠,不像爱人,像仇人。

     “我喜欢你。”程琬言有些激动,胸口剧烈的起伏。她紧抿唇一下,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郑重的向前,握住谢音的双肩,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谢音万分惊喜,开心的几乎要跳起来,双眼亮晶晶的。

     程琬言说……喜欢她?

     在做梦吗?

     谢音喜的不知身在何方,抱着程琬言接吻。

     远处传来脚步声,近了,只听一声惊呼。

     程琬言睁开眼,冷冷的看他:“看什么?”那人匆忙跑了。

     “程琬言,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谢音声音软绵绵的。

     “快了。”

     “你在找房子?”

     “没有。”

     两人温存片刻,程琬言回了房间。她点燃一根烟,忽然觉得无可奈何。明明是想逃离她的,谁知道还是被她抓到了。

     谢音敲门进来,羞涩的靠近她。程琬言拍拍身边的座位,将烟在烟灰缸捻灭。一回头,谢音两眼希冀的盯着她。

     “回去睡吧。”

     谢音失落的起身,开门,关门。

     程琬言心神不宁,真的和她在一起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直的,但越接近谢音她就越心动。

     “程琬言——”谢音兀的打开门,“你为什么会辞职?是因为我?”

     “我想散心。”程琬言背对她。门被轻轻关上。

     东方未明,程琬言已经起了,她套了件外衣就往谢音房间里去。谢音还睡着,她开灯,满地狼藉。衣柜桌子全都倒了一地。

     程琬言来到床前推推她,谢音睁开眼,迷茫的笑:“是你啊。”她揉着眼睛起来。

     “怎么回事。”程琬言看看地上。“你不说真话,我心烦。”谢音嘿嘿的笑,“以后不要骗我。”程琬言镇定的扶起桌子,没有丝毫愧疚。“你睡吧,我替你端饭。”

     等她在上来时,房间已经焕然一新,谢音打扮整齐的坐在床边。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程琬言放下碗,伸手抚在她额头上,又试试自己额头的温度。

     “没有病吃完了就走。”

     谢音问:“你房子卖掉了?”“嗯,本来打算不回去了。”程琬言斜靠在门框上。“因为我回去了?”谢音笑的开心。

     “你住我家里吧。”程琬言摇头:“我另找房子。”

     谢音默默吃饭,程琬言依然对她抱有戒心。

     “那我养你吧。”谢音突然想到她辞职了。“我找到工作了。”“什、什么?”

     程琬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谢音一看,顿时气炸了,是那个摄影师的名片。

     “你要去当模特?”

     程琬言淡定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