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谢音抑制住激动应声:“是我。”那边沉默了一下道:“打错了。”

     谢音一愣,打错了?“等等等等……”谢音还没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她泄气的看向手机,发现刚刚打过来的人备注是舞蹈老师。

     她心里一起一伏,两种感情相互抵消了,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谢音放下手机倒了杯冷水,加了两块冰块喝。坐在沙发上,她抬头看了眼时间,14:00.

     谢音“蹭”的从沙发上蹦起,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开门下楼。

     还有十分钟就上班了,坐地铁肯定是赶不上了。她也不想那么急吼吼的,干脆在等地铁来的时候买了杯冰茶喝。

     三分钟后地铁来了,谢音上了地铁,一进去她就左顾右看,期望能在这里看见程琬言。

     但明显是她多想了,这个时候程琬言应该在公司,说不定正等她进公司时狠狠批她一顿。

     下了地铁,谢音就直奔公司而去,刷了卡,谢音冲上电梯来到10楼。

     一进去,她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程琬言,程琬言见她来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谢音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她在等自己吗,那为什么不批评呢?

     她宁愿程琬言批评自己也不愿意她无视自己。

     谢音坐到位置上,花衣服悄悄凑过来说:“你怎么迟到了?程总是出名的心狠手辣。”谢音瞥见她呆在胸前的胸牌:花秀英

     她笑了下:“忘记这个点来了。”花秀英笑嘻嘻道:“要不跟我一起去公司吃饭?”

     谢音斜眼笑:“怎么,有福利?”花秀英道:“推荐新顾客去可以免吃一次。”“我还是在家里吃。”花秀英笑的暧昧:“是不是家里有男朋友要养?”

     她摇头:“我妈饭烧好了。”花秀英感慨一声:“乖宝宝。”

     谢音不置可否。她拿出程琬言给她的文件翻了几下,对花秀英说:“程琬、总一直都是这个脾气吗?”

     花秀英苦着脸点头:“她从别的部调过来的,听说一直冷冰冰的。”

     谢音“哦”了声,状似不经意的问:“程总有男朋友吗?”“不清楚,没在公司里见过。”她心里泛起了丝丝涟漪,程琬言总是冷冰冰的,估计那些男人也望而却步。

     又或者程琬言是弯的?

     这个猜测没有理论基础,谢音很乐意不推翻这个猜想。

     下午三时,谢音填了去乌镇的表格,花秀英让她把表格拿给程琬言看,顺便填一下。

     谢音犹犹豫豫的接过来。

     敲敲办公室的门,无人应答。谢音探头往里面看去,里面没人。谢音出了工作室,刚走几步就看见程琬言站在落地窗前喝红茶。

     她平视前方,眼神淡然。暖阳照在她身上,像为她笼罩了层光纱。

     她将杯子递到唇边,优雅地抿了一口。

     谢音敛了脚步声慢慢走过去,将表格递给她轻声道:“程总。”程琬言接过来,站着没动。谢音转身时朝对面望了一眼,对面是两座高楼大厦,阳光从中间的缝隙中照过来。

     唔……幸好没有在盯着什么人看。

     她回去后花秀英拦住了她,“程总有跟你说话吗?”谢音摇头。花秀英噗嗤一笑:“正常,她基本不和别人说话。”谢音跟着笑。

     谢音打开日历看了下,今天星期四,她戳戳花秀英的胳膊:“下个星期几去?”“星期一早上九点坐车。”

     她“哦”了声,平淡的问:“为什么要去?”“算是给我们一个福利吧。之前连续工作了几周都没有放假。”花秀英可怜兮兮的捏着脸说,“我的皮肤都差了好多。”

     谢音打开网页,翻找起乌镇有关的信息。看了半响,后面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谢音又急匆匆的上,打开工作网页装作认真的样子。

     程琬言的脚步声停了,谢音想象她站在她后面看着她,她现在应该怎么办呢?谢音捏着鼠标如芒刺背。

     几秒后,程琬言打开办公室门走进去了。谢音长舒一口气。

     下班后,谢音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就走了,她想追上程琬言的脚步,连花秀英在后面叫她她都没理。

     两人进了同一部电梯,一前一后出去了。

     谢音知道她会坐电梯,但不知道中午那个人会不会来接她。她探头往公司外面看了看,外面没有轿车。她心里一阵窃喜。

     程琬言像往常一样坐地铁,谢音挑了个好位置来观察她。

     她还是像昨天一样拿出书来看,谢音喜欢她低着头看着书本的样子,没有平时的疏离不近人情。

     今天地铁的人似乎特别多,谢音躲避着一个个吊丝男青年和中年大妈。各处容她不下,她只好躲到了程琬言的身边,为了不让程琬言发现她,她还特地昂着头。

     昂头了会她又想看看程琬言了,她记起她还带了一个小镜子。于是她拿出来假装照镜子实际上看她。

     虽然动作诡异了点但好歹能解燃眉之急。

     程琬言看书很专注,一面书往往要看很久。谢音痴迷了看她,直到被程琬言合上书本的声音惊醒。

     她慌忙收起镜子注意身后的动静,程琬言拉开包的拉链将书放了进去。

     她似乎要走了。

     谢音忙将脸上别到一边,程琬言从她身边走过。谢音跟在她后面出去,程琬言下的地方是琴台。

     出了琴台,程琬言顺着石阶而下。路两边是破旧古老的建筑物。台阶上有水坑反射着月光,连带着前面那人的背影也朦胧起来。

     走下石阶,来到了一片夜市。程琬言穿过这些夜摊目不斜视。

     谢音闻了烧烤味,肚子咕咕叫起来。她往旁边的肉摊瞄了几眼,再回头看程琬言时,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谢音心里一阵可惜,对肉铺老板道:“二十根羊肉串。”

     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顺便打开手机看朋友圈。列表里除了花秀英还有两三个其他人的号,她盯着单独在一个分组里黑着头像的号,那是程琬言的。

     程琬言很少上网,谢音弄到她的号也是费尽了心思,但两人从来没有聊天过。

     谢音独自感慨了会,等羊肉串上来了就将刚才的悲伤全数打消了。为了克制自己的身形,她很久没有敞开肚皮吃东西了。她不想等再次见到程琬言时她还一切都没准备好。

     其实,她早就做好了和程琬言见面的准备。

     只是自己一直不想承认。

     吃着羊肉串还不尽心,谢音又要来了一罐啤酒。拉开易拉罐一边喝一边看着路上的男男女女。喝完后,谢音拿着瓶子走了,转弯时扔进了垃圾桶里。

     走到石阶上,她回头看去,夜幕中几座建筑散发出璀璨的光辉,然而她的内心却像埋上了一层灰。

     回去后,谢妈没有再唠叨。谢音坐在沙发上缓劲。她不能喝啤酒,一喝啤酒就脸红。

     她第一次知道自己不能喝是在大学毕业后聚会的ktv里,和程琬言在一起。

     十几个人的ktv,光线阴暗,群魔乱舞。同学拿来啤酒给他们喝。谢音偷偷瞧了眼程琬言,她修长的食指一拎罐头便打开了。

     然后递到唇边喝下,喉咙上下滚动几下,液体顺着脖颈流到下面,谢音目光移到她的衬衫领口上,里面的风景定是很诱人的。

     她看了会依依不舍的别开目光,回去后她仍然魂牵梦萦。

     谢音将毛巾冷冻了下贴在脸上,她打开手机再次久久凝视着那个暗淡的头像……

     过了几天,公司组织人去乌镇旅游,谢音匆匆收拾了下衣服就走了。花秀英拉着她的胳膊兴奋道:“我们去乌镇诶,我要马上拍下来发朋友圈。”

     谢音想到她昨晚发了十条关于乌镇的动态,嘟哝了几句在人群中寻找着程琬言。

     程琬言很好寻找,因为她很引人注目。谢音注意到她站在离队伍不远处,有几个主管人员和她说话。

     程琬言微微点头,有时候不作答。

     过了会,有人过来说:“给你们订了火车票,现在去车站吧。”

     众人有些不满但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去了。

     去了火车站,主管人员将票递给她们。谢音看了下自己的票,是靠窗03座。

     她伸头看花秀英的票,上写二排08座。花秀英瘪嘴:“看来不好坐在一起聊了。诶,我可以换票啊。我找找谁是02,01,04的。”

     她跑到前面去问票,问了半天才回来说:“程总是04,其余的被别的人买了。”谢音心里又惊喜又惊讶,她复杂的看了眼程琬言,对花秀英点头。

     上了火车,谢音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有些拘谨的等待程琬言的到来。一会儿,程琬言来了,她放下背包坐在谢音身边。

     谢音局促的看她几眼,笑到:“程总好。”程琬言点点头,带上眼罩开始睡觉。

     谢音招来乘务员拿了一些吃的过来。她边吃边看程琬言,程琬言的薄唇此刻紧紧抿着,如果这张唇能够笑一笑,弯弯嘴角该是多么惊艳。

     谢音凝望半响,程琬言如画的面容就在她面前,想像了四年的人。她有如魔怔般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还没有触及到,她又像触电一样收回手。

     程琬言毫无知觉。

     就摸一次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谢音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尖几乎要触摸到她如玉的皮肤了。

     忽然程琬言动了一下,伸手拿下了眼罩,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