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走上破旧的黑地板,楼梯两边的扶手、柱子上都布满了蜘蛛网。楼道里散发着一股腥臭的、腻人的味道。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缓步上前,楼道两边的住户紧闭大门,黑黝黝的门,关闭着未知的一切。

     这座建筑年代已久,就连电梯也没有装。上到六楼,谢音随程琬言一起进去。她环顾四周,整个房间颜色柔和明亮,中式古典家具。房间内有冷香,浮在空中,让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程琬言拿了冷毛巾过来,谢音坐在沙发上撩起裤脚。脚腕的骨头高高肿起,衬着如雪的皮肤,红的像血。

     “很严重吗?”谢音问。心中暗自思索:严重的话是不是就能住宿她家了?

     “不太严重。”程琬言将毛巾覆盖在她的脚腕上,“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谢音低头看她,长发随意的披下来,锁骨像蝴蝶脆弱的羽翼,深深的洼出水坑。

     v领下是雪白的皮肤,一点红在领口下若隐若现。是刺破肌肤的红,像凰的飞翼,又像妖娆的花瓣。

     她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你纹身了?”程琬言抬头久久凝视她。谢音心虚的回望她,想解释自己不小心看见的,却又觉得太刻意了。

     “嗯。”她轻轻说,起身放毛巾。

     “我也挺喜欢的。”谢音绞尽脑汁,想讨好她。“啊我准备今年就纹一个呢!”她拉开肩头的衬衫,指着肩膀说:“我想纹这里。”

     程琬言轻轻一瞥,目光又流转到她脸上。

     波光流转间,谢音用力抓着身下的沙发,仰面视之。

     程琬言动了——谢音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可是,她只是转身拿了毛巾搭在谢音头上。被毛巾蒙蔽住双眼,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声音却清晰的传来。

     “我有几套衣服,你先换上。”

     程琬言拿着衣服过来时,谢音已经脱掉上衣了。

     她还有些紧张,胸口微微起伏着。修长的脖颈下,纤细的羽翼舒展开来。

     一边的肩带滑在肩膀上,似露非露,半掩半明。是最柔软的肉。当轻轻靠到她手臂时,程琬言犀利的回头瞪她。

     谢音挽起头发拿毛巾擦干,一脸迷茫:“怎么了?”

     程琬言转瞬间目光平淡下来,她脱去外衣,拿毛巾擦干身体。

     程琬言背对她,她得以看见她玲珑的身材,每一笔都是经过千百次的打磨而成。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流畅的脊柱,纤瘦的身腰。

     谢音在疑惑她如何锻炼她的身材的,对自己到底有多么严苛。

     “雨今晚不能停,你是要留下?”她肩上披着毛巾,在她对面坐下。“如果方便的话,打扰了。”谢音也有礼的说着。

     程琬言从冰箱里打开两罐啤酒给她,她食指一勾易拉罐头:“我没有客房。”

     谢音抬头盯她:“我可以睡沙发。”

     程琬言波澜不惊的说:“一起睡。做为客人怎么能让你睡沙发。”谢音心中暗喜,表面上却还是强做镇定。

     “家里没有晚饭。”她继续说。谢音表示不在乎:“我不饿。”

     两人相顾无言,程琬言进了卧室,谢音随她一同进入。

     卧室的光线也是柔和的,谢音光着腿盘坐在床上,她盯着前面程琬言的背影,她想发生点什么。但程琬言似乎不给她这个机会。

     “你先睡吧,我习惯晚睡。”程琬言头也不回的说。“刚巧我也喜欢晚睡。”谢音拿出手机刷了起来。

     屏幕上显现的是程琬言的背影,谢音静悄悄的录下她的一切,即使飞蛾扑火,她也甘之如饴。

     时间渐晚,程琬言还没有睡觉的意思,谢音心里猜测她是不是不愿意和自己睡。

     “我先睡了。”她说,拉开被子规矩的躺着。

     关了灯,只有电脑屏幕散发的幽幽蓝光,照得程琬言的背影与黑暗融合,像孤寂的女鬼,参杂了冷气。

     谢音的目光移到桌子上的水果刀,她有一种冲动,逼迫程琬言与自己同睡,不然就杀了她,或者自残。

     没有程琬言的世界,她独活有什么意思。

     “你还不睡吗?”一种阴阳怪气的、怪异的语调,是杀人魔最后的预告。

     电脑被关闭了,房间里彻底黑暗下来。

     程琬言走过来,她听见细碎的脱衣服的声音。接着被子被拉开一角,谢音又闻见了那股冷香。程琬言躺在她身边。

     她狂喜着,几乎不能自已。

     程琬言感觉到她有些颤抖:“你冷?”“没有。”她斩钉截铁的回答,嘴角忍不住的弯起。

     好半响,房间里都寂静无声。她确认程琬言睡着了之后,便轻轻侧过身体面向她,炽热的目光凝视她。

     黑暗中她只能看见她大概轮廓,她忍不住想触摸她,却又想毁掉她。

     “程琬言……”她无意识的低喃着。

     翌日清晨,谢音半醒半睡时,程琬言已经起了。

     她揉着眼睛问:“你去哪里?”“做早饭。”程琬言说,拿起落在床边的衣服穿上。

     谢音伸手去抓她,却扑了个空。在床上又躺了会,直到早饭的香味透过厨房传来,谢音才决定起床。

     衣服被雨淋湿,她只穿了程琬言给她的衬衫,她踏拉着拖鞋走进厨房。程琬言靠着厨台等待牛奶烫热,谢音问:“昨晚我的衣服呢?”

     “在烘干。”“麻烦你了。”谢音不好意思的说。

     程琬言扫了眼她光溜溜的腿,没说话。

     宽松的长款衬衫刚好遮到大腿根。谢音故意面对她坐下来,她前倾身子拿了几片面包。

     “叮——”微波炉开了。程琬言从里面拿出牛奶倒了两杯。

     谢音好像完全不知道半露肩膀,神情自若的吃着。程琬言避开眼神,想了会还是提醒她:“肩膀露了。”

     谢音拉起衬衫,笑着:“是吗?我还不知道呢。”

     程琬言又问:“你脚腕怎么样了?”谢音忙说:“还有点疼。”

     “我帮你请假,你先休息。”“嗯!”谢音愉悦的应是,两人的对话让她还以为是情侣。

     她也放柔了声音:“你上班也小心点,地面很滑。”程琬言盯着她看,洞察人心的目光。谢音不畏惧她的目光,笑眯眯的回望过去。

     她擦干手,问谢音:“要打电话给你家人吗?”谢音摇头。

     一番忙碌过后,程琬言拿包上班了。

     谢音装作一瘸一拐的送她到玄关。“再见。”临别时谢音喊道。

     程琬言手撑着门框,听见她的声音,抬头低声说:“再见。”

     门便关了。

     谢音喜滋滋的回到房间里。现在她可以尽情的窥探程琬言的一切了。程琬言的所有所有她都要掌握。

     程琬言的世界里也只需要她一个人。

     她像病入膏肓的人,将脸深深埋在昨晚程琬言穿过的衬衫上,有冷香,她觉得程琬言就在她身边。

     指尖从领口处开始,往下,是她最柔软的地方,她想该是像花一般顺滑柔软。在往下是她纤瘦的腰肢,像璞玉那般柔美。

     她的眼神怪异中露出丝丝妖媚,是久旱逢甘霖的人,是医生遇见最完美的解刨体。

     是玉的冷香,她痴痴的迷恋着……

     谢音打开抽屉,里面是空的。接连开了几个,仍然是空的。

     她翻书架,书架上的人都被塞的满满的,随便抽出一本,书角处都有反复翻看过的痕迹。

     打开衣柜,摆满了四季衣服,没有出格或者暴露的。谢音欣喜着,她随手拿起一件黑色薄外套,埋头深深吸气。

     连衣服上也有淡淡的香味,谢音觉得自己要走火入魔了。

     她将衣服挂回原处,颇为不舍得摸着。卧室的桌子上放着笔记本电脑,谢音打开来,几秒后跳出来用户密码。

     谢音嫉妒的想着,难道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跟谁?

     探索电脑无果,卧室没有地方在让她查找。她又转到了其他房间。

     没有,什么也没有。她各处寻不到,以为翻出个纸箱子能够找到什么,却什么也没有。

     难道程琬言从不留下痕迹?谢音思忖着,忽而起身去了书架边,一本一本的翻开看。

     终于,在翻完了几十本后,她在其中一本书内找到了一张照片。

     是她少年时期的照片。

     顺直的长发铺洒在肩膀上,眉目如画,身姿挺拔。翻过去,后面写着一行字:程琬言,于2001年摄

     字如其人,清瘦有力。

     谢音私心的将照片收藏起来,2001年离现在已经四年了,她肯定早忘了这张照片。

     得到珍宝后,谢音方才去看烘干的衣服。衣服半干不湿,她也不介意,随手拿来穿了。

     在家坐等程琬言是比较无聊的事情,她打开手机摄像,准备等程琬言一回家就偷拍她,每一个瞬间她都要珍藏。

     离程琬言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谢音想起什么,又开始翻找书架,妄想在翻出几张珍宝。

     没有得到珍宝,谢音百无聊赖的坐着,靠着墙壁顺势睡着了。

     一闭眼,无边的黑暗汹涌袭来,她感觉浑身滚烫,像在业火中燃烧。她几乎要痛苦死了,胸口一阵一阵的疼,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鼻尖冷香味变浓,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正覆在她的额头上,给滚烫的额头一丝凉的慰藉。

     那双手意欲离开,谢音一把抓住,手指细细描绘着她手背上的纹路。

     “你醒了。”她平淡的说。谢音睁开眼,精神不济:“你回来了?”程琬言抽离手,起身倒了杯水给她,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

     谢音顺势靠在她肩膀上,“我头昏。”“你感冒了。”程琬言肯定的说。

     程琬言扶着她躺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我去请医生过来。”谢音见她要走,忙抓住她的手,焦急道:“别去叫,我不需要!”

     程琬言低头看她:“你感冒了。”“没问题,休息一下就好。”她尽量弯起嘴角,让自己看上去精神好一点。

     程琬言只得说:“那好,我不去了。”谢音安心的仰头看天花板,眼皮很沉重,眼前的景象都朦胧扭曲起来,她努力睁开眼皮,却发现无济于补。

     就在她要被黑暗淹没的一刻,程琬言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问:“你拿了我2001年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