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程琬言好像没听见她说的话,没有停留的走了。

     谢音凝视她的背影,她内敛,很少出去游玩,对这样一个优秀的人难免在意了些。

     她回到宿舍,舍友尹丽拉着她的手笑:“今天晚上有人请我们吃饭,去不去?”“谁请的?”“一个大四的学长,小松的男朋友。”

     小松的头探出帘帐,脸上带笑:“给个面子吧。”谢音“嗯”了声。

     尹丽神秘兮兮的说:“今晚可有神秘来宾哦。”谢音反问:“什么来宾?”“去了就知道了。”她一眨眼,颇为神秘。

     谢音对这一切没有什么兴趣,到了晚上,尹丽要她穿上最好看的衣服。

     谢音漠然:“除了牛仔裤就没了。”尹丽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米色的长裙,“穿穿嘛,特别适合你。”

     谢音无奈之下穿了,米色无袖长裙被她穿的十分气质,高挑的个子,笔直修长的腿。

     尹丽在那边毫不吝啬的夸赞她,她懒懒的:“你这么殷勤干什么?”

     尹丽吐了吐舌头,“哎呀,聚会上有我一个讨厌的女生,你过去杀杀她的威风。”

     怎么杀?在聚会上谢音故意在那个女生面前转了一圈。

     那个女生明显精心打扮过,这下完全黑了脸。

     尹丽暗地里笑的开怀,谢音走下去,尹丽来到那个女生面前安慰她。

     谢音对女生之间的矛盾漠然。

     会场上吸引她的是程琬言,程琬言出现的时候,她才知道神秘来宾是程琬言。

     优秀的人总能吸引众多目光,程琬言被围着,一群女生夹杂个别男生。

     她微微皱眉,似乎不喜欢这样的场景。

     所有人的目的她都清楚,和她成为朋友就能向别人炫耀一番。

     但她也只是普通人啊。

     谢音想着,不动声色的看着场内的一切。

     程琬言在喝酒,玻璃杯里的绿色液体闪着奇异的光芒,像魅惑,她的嘴唇贴在冰凉的杯口。滚烫的液体顺着杯口流入,像无意识的在勾引,她的唇瓣像火红的花朵。

     谢音入迷了,呆呆的看着,她心里有一种*,几乎驱使她过去俯身轻吻那朵花。

     那朵花始终抿紧,没有展开笑颜。

     尹丽不知何踪,谢音呆坐一阵,忽然程琬言起身走了。

     她心中一紧,忙跟上去。

     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只是程琬言一直吸引着她……

     出了酒吧的门,谢音看见程琬言在路边等车,她靠着柱子,闭上眼。谢音小心翼翼的过去,用眼角偷偷看她,她面容平静,看不出妆容,或者她没有化妆?

     她将头凑过去,想看清楚,然而离她半米远的时候她停住了。

     程琬言的额头到下巴,呈现出流水线般的美感,从脖颈往下,是纤瘦的身体,胸前隆起不大的弧度。

     她双手抱胸,看不见腰肢,下面裸/露着一双*,有肌肉线条的美感。

     谢音后退几步,感觉自己过于疯狂的注视她了。

     于是她在后面站定,站在程琬言后面随她一同等车。

     几分钟后车来了,程琬言上车走了。她一个人慢慢回家。回去后将自己的身子摔在床上,一闭眼,竟然是程琬言刚才的样子。

     她心里涌起奇怪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酝酿着。

     “谢音——去洗澡。”谢妈在外面喊。

     她低低的应了声,拿着衣服去了浴室放水。

     水哗哗而下,腾起的热气充盈了整个浴室。

     一室的热气,围绕着一个茫然却情动的女人。

     透过水雾,她沉沉的望向前方,前面的镜子里映照出一个女人的肩膀锁骨。她回忆起程琬言的身体,脑子里控制不住,血冲上脸。

     她指尖颤抖的关上水,头靠着冰凉的瓷砖,她想她魔怔了,会想着另一个女人的身体。

     从那时候开始,她无比关注自己的身材,入了迷,想到达到极致的美感。

     想能与程琬言一比高下,不能落败与她。

     谢音回过神,空寂的房间内只有程琬言书写的沙沙声。

     谢音仓皇站起:“打扰了,不好意思。”

     程琬言拧开钢笔盒吸水,抬头瞧她一眼:“刚才想什么的?”“大学里的事情。”她在门边停住,等待着程琬言在说什么。

     驻足良久,沉默不语。

     她开门出去了。花秀英迎上来:“程总和你说了什么?”她淡淡道:“没什么。”

     “没什么去这么久啊,怪人。”花秀英噘嘴不满。

     谢音没理她,花秀英又递给她一张纸,谢音往上一看,上面写了一串数字。

     “这是公司的群号码。”谢音随手塞进包里。

     回去后,她搜索了一下,加了群。

     一进去便有滴滴的声音响起来。

     花秀英:啦啦啦,是谢音?

     谢音:嗯

     花秀英:刚才我们在谈论程总

     xxx:你们说程总是什么座的

     xxx:天平座,我查过了

     花秀英:(⊙o⊙)还有什么料吗

     xxx:她之前在平面广告那边工作的,不知道为什么被调到这边来了

     xxx:之前在那边也是经理,挺有能力的

     花秀英:只要不是潜的就行了,我是无所谓

     谢音心生厌恶,当下关闭了群。

     外面,谢妈在厨房里把厨具弄得梆梆直响,自从看过心理医生之后,谢妈就再也没有和谢音说过话了。

     谢音对此报以冷漠的态度。

     和往常一样,她在星期六的下午去了天音舞房。程琬言穿着舞服站在里面,见了她让她去换衣服。谢音换好后走进来,程琬言扫视她——

     目光缓慢的从她的脸上移到脖颈,从脖颈到脚踝。她手臂僵硬的垂落着,指尖些许颤抖。

     她紧张着,程琬言好整以暇,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关系。她看似主动,实际上却是被动。

     程琬言察觉到了些苗头,她让她走过来。

     谢音同手同脚的走了几步,僵硬的走过来。程琬言淡淡道:“站好,我给你量下比例。”谢音犹豫道:“我自己来量吧。”她不敢想象程琬言离她那么近。

     程琬言置之不理,拿来量尺为她量身。量完上身,她开始量下身。谢音屏住呼吸,等程琬言起身时,她心跳有些加快。

     程琬言拿着皮尺看了片刻,“过关。”她说。谢音松了口气,“什么时候开始学?”

     “现在。”她言简意赅。

     一开始就预料会被折磨的很惨。但实际上,程琬言对她并不严格,动作标准即可。谢音怕在她面前出错,一个劲的学。

     下午五点,天色渐渐黑了。舞房里开了灯,楼下有模糊的人声传进来。“好了。回去吧。”程琬言关掉音响。

     谢音换完衣服走出来,轻声问;“一起去吃夜宵吗?”程琬言看了下手表:“我今晚没时间。”

     谢音跟在她后面下楼,没时间?和谁一起度过?

     她悄悄跟着程琬言后面走。

     她跟着程琬言左拐右拐,程琬言闪身进了巷子,她定睛看去,程琬言不见踪影。谢音疑惑着,一回头就看见程琬言在她后面。

     冷恻恻的:“你跟踪我。”谢音勉强扯出一丝笑:“没有,我……”

     她目光有些许不耐烦:“你想干什么?”谢音语塞,她该说些什么?她木然着。

     “不要跟着我了。”她命令道,略过她走了。

     谢音心头一震,再不敢跟着,灰溜溜的回去了。

     程琬言似乎知道她的意图了,但她不能让程琬言发现自己对她的心思,如果她知道了,势必会远离自己而去。

     她回去洗了澡,在手机里发现一条花秀英的短信:3月妇女节放假,公司派所有女性出去度假,\\\\(^o^)/yes!

     谢音删了信息。

     第二天,她去上班,部门的女性个个神采飞扬。她觉得公司很人性化,有很多福利,虽然加班起来也很累人。

     花秀英兴致高昂:“听说是去丽江诶。”她朝谢音挤挤眼:“知道为什么吗?听说公司里一个女的跟我们公司的赞助商好了,两人准备度蜜月去,顺带捎上我们。”

     “我们得利了诶。”她得意的扬着眉毛。谢音兴致缺缺。花秀英像想到了什么,补充一句“程总也去哦。”

     谢音心头一凛,不能让她看出破绽。

     她装作若无其事,平淡的“哦”了声。花秀英无趣的撇嘴,走开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三八那天很快就到了。她走的那一天,谢妈在卧室里没来送她。谢音也像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去了机场,公司里的其他人已经在那边等待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几十个女人,可以拍一部几十年的大戏了。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像水中沸腾的水,四下锅壁都烫的要炸开了。

     而谢音,在人群中一眼只看见了程琬言。公司里,比程琬言优秀的女人很多,但她都看不见,眼中只有一掠虚影。

     明晃晃的,程琬言站在她面前。

     “程总。”她小心的叫着。“出来游玩,叫名字就好了。”她说。谢音了然的点头,改称呼她程琬言。

     飞机正常起飞,程琬言上了飞机后就带上眼罩开始睡觉。谢音十分想拍张她睡觉的睡颜,无奈手机上不能开机,只得作罢。

     飞了不知多久,终于到了。谢音背着包下来,管事的带他们直接去了酒店,一大帮子人,虽然交纳了一定的钱,但开支还是很大。

     再看一看酒店,五星级的。谢音明白花秀英一直嚷着“好大来头”这句话的意思了。

     房间号都是随机的,谢音不奢求与程琬言一个房间,只能期盼没有人和她一个房间。

     拿到门牌号一看,05。花秀英凑头过来看,一脸失望:“我是07号。”谢音心里微讶,她往众人手上拿着的门牌号看去,都与她不是一个牌号。

     她拿着房卡来到二楼,在05房门前开门时,身边来了另一个房客——

     程琬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