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女神与女神经
    谢音脸一沉:“你知道他对你心怀不轨吗?”程琬言点头,伸手安抚谢音。

     尽管谢音有诸多不满,但都淹没在唇齿间。

     坐上回去的飞机,两人终于能坐在一起了。

     “我跟了你一路。”“你知道我在哪?”“听花秀英说的。”

     沉默片刻,程琬言问:“你辞职了?”“嗯,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谢音目光灼灼。

     几个小时后,飞机上降落了。出了机场,谢音殷勤的说:“到我家去吧。”程琬言点头同意了。等到了家,谢音暗搓搓的准备推倒程琬言。

     没想到一开门,出现的是谢妈的脸。谢音无视她带着程琬言进去。气氛有点尴尬,谢妈站在一边局促的问:“喝点什么?”没等回答又对谢音说:“去冰箱拿点饮料来。”

     谢音看了看程琬言,起身走了。

     谢妈递给程琬言一把钥匙,说:“去开那边的门。”程琬言不明所以,谢妈推搡着她过去。

     程琬言拿着钥匙打开门,一进门便看见满目红光。她诧异的望去,满墙都是她的照片,从大学开始直到现在。

     她心里有了异样,谢音是个很奇怪的人。

     “你在看什么?”谢音阴森森的站在门口问,顺着程琬言的目光看去。微笑着:“程琬言你有没有很感动?”

     她见程琬言没有说话,紧张兮兮的走过去,拉着她的衣角:“你生气了?”

     程琬言压下心里的不安,摸摸她的脸,拉着她出去了。谢妈坐在沙发上死死瞪着她们。“我妈有点老年痴呆,你不要介意。”谢音笑的甜蜜。

     程琬言扫到挂在墙上的遗照,目光在客厅里徘徊,谢音切了水果给她。程琬言看了眼提醒她:“小心用刀。”“我对刀很熟悉呢。”谢音看着她,手上继续削着皮。

     在谢音家里坐了很短的时间,程琬言找了借口出去。

     她一走,谢音立刻变冷,坐在谢妈身边,轻声细语:“你想让她看见什么?”谢妈含糊过去:“我去做饭。”

     谢音对她的背影“哼”了一声,起身追程琬言去了。程琬言还站在楼下抽烟,见她来了,也不心虚。踩灭烟头走过来。“你怎么出来了?”

     “你不是说晚上要找摄影师出来吗?我陪你啊。”谢音歪头笑。程琬言想了想,一点头,带她一起去了。

     约定地点是一家高档餐厅,没等他来,谢音已点好了菜。

     半刻钟后,摄影师匆匆从外面走进来,看见程琬言坐在那边,嘴咧的老开了,走近了,看见谢音坐在旁边,一下扭头就走。

     程琬言追过来,刚要伸手抓她,谢音先发制人,扭着他的胳膊呵呵笑。

     “怎样?坐下来谈还是站在谈?”“坐着坐着。”

     好容易坐下来,摄影师揉着胳膊,不痛快的说:“你们有什么事快说。”程琬言递上去名片,不卑不亢:“找工作。”

     摄影师嘿嘿一笑,看看谢音说:“你我很满意,只是这位小姐恐怕不同意啊。”

     谢音简单说了句:“我同意。”摄影师又说:“你进了这个圈子就要吃得了苦,这次是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要是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保不了你。”

     他写了个地图给程琬言,“这是我公司的地址。”程琬言接过来:“你也辞职了?”“不是,跳槽。没想到还是被你们俩缠上了。”他表情颇为晦气。

     程琬言不满的敲敲桌子:“希望你态度放尊重些。”“是、是。”摄影师忽的想起什么,硬着头皮应声。

     “没事我就先走了啊。”摄影师理理领带,见谢音还看着地址,拎包就走。

     “这个地方倒是离我家不远。”谢音回头看她,“你住哪?”“重新找个房子。”“呃……我和你一起住。”

     “你不是有房子吗?”

     “我要和你一起住嘛。”

     “……”

     次日,程琬言找到了公司的地址,接待他的还是摄影师。摄影师将她带到摄影棚,里面正在拍照。摄影师吩咐她进去换衣服。

     “那个女人没来吧?”摄影师试探的问。“不清楚,也许在外面。”程琬言淡淡的说。

     摄影师紧张兮兮的看向四周,一把夺过衣服,塞了几件保守的给她。

     换完衣服后程琬言走出来,摄影师眼前一亮,忙叫人先给她拍照片。程琬言拒绝了,站在一边观看。

     轮到她了,摄影师对她拍的照片很不满意。“手应该这么摆。”摄影师抓住她的手放。重拍几次仍然不好,摄影师气的出去抽烟。

     程琬言来到他身边,摄影师瞧了她一眼:“今晚到我房间,我跟你讲讲怎么拍照。”

     走了几步,他回头说:“如果那个女人来了,我就解雇你。”程琬言面色从容的回去换衣,一出门就看见等候许久的谢音。

     “他有没有对你动手脚?”谢音抱住她。“他敢吗?”程琬言想着摄影师的诡计,心里有了对策。

     这件事她没和谢音讲,一个人悄悄去了摄影师的家里。摄影师兴致不错,给她倒了酒喝。程琬言轻抿一口,开门见山的问:“你想做什么?”

     摄影师也不避讳:“这件事咱们心知肚明,你干不干?”

     “看来我们谈不拢了。”程琬言起身离去。

     摄影师猛的扑上来,撕扯她的衣服。程琬言一拳挥上去,待摄影师后退几步,顺手拿了红酒瓶砸在他头上。

     “你、你敢砸我,信不信……”摄影师气的浑身发抖。“信不信我杀了你。”程琬言冷冰冰的注视他。

     她来到摄影师面前,威胁他:“你在不安分,我让你明天横着出来。”

     “你还安装了摄像机吧。”程琬言从盆栽后面拿出一个微型摄像机。

     摄影师心慌慌的,一屁股坐下来,不知作何反应。

     程琬言脚下一晃,几乎跌倒,她扶着额头,心知酒里下了药。不在逗留,当即出去。

     一出去,将相机里的视频删了,又扔到远处的草丛里摔的粉碎。

     上了出租车,程琬言觉得头昏沉沉的,双腿支撑不住重量。下了车,没走几步,身子软软的倒了,倒在一个人的怀中。

     程琬言勉强眯眼看去,模模糊糊的人影,是谢音吗?

     “不是我跟踪你,你还会瞒着我吧。”谢音微笑。

     程琬言被她扶上楼,谢音倒了杯水给她喝。喝完后,程琬言明显感觉好了很多。

     “你都看见了?”“嗯,而且看的很清楚。”谢音两手撑在她两侧,低头轻轻啃着她的锁骨。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很伤心常程琬言。”谢音泫然欲泣。

     程琬言皱眉:“我怕你犯病。”“你觉得我有病?”谢音冷笑声,眼内的平静渐渐被狂热所代替。

     “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有病!”她怒了,她要不顾一切的霸占她,告诉她,她只属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