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女神与女神经
    林总看见她身后的谢音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似乎又想起昨晚半死不活的惨状。

     罗晨关上门,轻轻坐下来。

     办公室内的气氛一时沉默压抑起来。谢音将下巴抵在杯沿上,灰暗的眼睛从每个人身上滑过,带着探究性。

     程琬言挑眉:“找我来何事?”林总道:“你经纪人打了我,我想你也不会允许把事情闹大的吧,想让我不起诉她,现在我们不如来谈谈协议?”

     他递过来一张纸。

     程琬言接过来看了,又随手往前一扔,纸飘飘忽忽的落在毛绒地毯上。

     “你!”林总气的要站起来,却被人拉住。

     眼看两方人气氛转变的不友好,罗晨连忙起身打圆场,好说歹说才将其余人请出去。

     待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林总冷哼一声:“程小姐,如果你还想继续待在这个圈子里,最好答应我这些要求。”

     程琬言翘腿而坐,双手抱胸:“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一辈子也别想踏入娱乐圈。”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型相机,摆弄几下播放出了画面。

     林总定睛细瞧,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你、你从哪弄来的?”他舌头不住的打颤。

     林总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人,酒店被他们包了,里外都是他们的人,怎么会被拍到?

     他突然把目光转向到谢音身上,谢音突然对他歪头一笑。他只觉毛骨悚然。

     “如果我曝光这件事情,恐怕林总的名誉有损。”程琬言摇摇手里的相机。林总咽了口口水,忙摆手:“有话好好说。”

     程琬言低头看录像,里面的声音清晰的穿过耳膜传入大脑,林总只觉脑神经被一根钉子不停的敲着。

     “咚咚咚——”

     “你想……怎么样?”

     程琬言抬头看他,目光冷森森的:“当做这件事情从没发生过。我们互不相识。”

     林总舒了一口气:“程小姐是聪明人。”

     程琬言将相机扔给他,林总一把抓过,立刻删了。

     “告辞。”林总拿起放着沙发上的外套走出去。

     他一关门,谢音便问:“就这么给他了?”“我有备份。”

     “阿言。”谢音握住她的手,诚恳的说,“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还没等程琬言回答,罗晨便走了进来,若无其事的说:“今天下午记得来参加拍摄。”

     谢音热切的注视着她,里面还夹杂小心翼翼的恳求。

     “对了,我还给你找了个搭档。”罗晨将手中的一沓文件扔到桌子上。程琬言翻开来看,里面是简历,右上角贴着一张照片。

     是个二十出头的帅哥。

     谢音歪头看,纤细的手指在对方照片上滑来滑去。

     “阿言你要和他搭档?”状似毫不在意的声音。

     “公司的安排。”程琬言想了想,合上文件,起身安慰性的拍拍她的肩膀。

     谢音咬着嘴唇,回头看她的背影,她眼神中缓缓酝酿着一场风暴。

     下午程琬言将谢音赶回家,谢音抵在门口不肯走,“你是不是要和那个男的拍照片?”

     程琬言不置可否。

     “你妈在家里等你,不要让她着急了。”程琬言将谢音推出去。谢音踉跄几步,背靠着楼梯望着她锁门。

     她眼圈微红,见程琬言转身面对她,她立刻转头下去。

     谢音急匆匆回到家里,“砰”的一声关上门,她将自己整个人扔上床。双眼放空的盯着天花板,眼神失焦再汇聚,失焦再汇聚……

     灰蒙蒙的天花板,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与周围的粉尘一起。

     她看见自己的灵魂灰暗无光,在渺无希望中缓缓上升。

     她内心的那颗星辰呢,何以失去了踪影。

     白炽灯猛的被打开,瞬间发出惨白的光亮。谢音的瞳孔被刺激的一缩。她捂住眼睛,咬牙起身。

     “吃药。”谢妈面无表情走进来,将一瓶药放在桌上。

     谢音缓缓起身,拿起药瓶看了眼,凑到谢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她关上门走了。

     独留谢妈一个人颤抖着瘫倒在地上。

     “啪——”

     罗晨按下快门。

     照片中定格的一男一女郎才女貌。程琬言嘴角微微翘起,抬头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似脉脉含情。

     等罗晨宣布休息后,她立刻面无表情的转身坐下来。对方追上来坐在她对面。

     “你好,我是宋察。”他伸出手。程琬言敷衍的握了下。

     “程小姐进这行多久了?”“今天。”程琬言翻开杂志漫不经心的回答。

     “看程小姐很熟练的样子啊,程小姐以前也有做过类似的工作吗?”

     程琬言随意瞥了一眼他,他看上去有些局促。“没有。”

     宋察还想说些什么,罗晨便在远处喊他们过来。

     “下一幕你们两人得背靠着背,明白吗?”罗晨简单比划了下手势。

     程琬言看向宋察,他认真的点头。

     拍摄开始后,程琬言有些心不在焉,她总觉得有种冰冷的目光在盯着她,那目光落在她身体的每处,甚至深入骨髓。

     连续拍了几次,罗晨终于不耐烦的喊停。

     “程琬言,你要不要先去冷静点会?”罗晨忍住怒气说。程琬言不置可否,拿起矿泉水瓶便往头上浇下去。

     她散落在鬓角边的几绺发丝被打湿了,她感觉到那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程琬言微微笑了笑,她想她明白那是谁了。

     好像有她在,她便安下心了。

     谢音安静的站在树下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她心情异常平静,或许是愤怒到极点了才会这样。

     连她自己都没在意,她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眼窝下是深深的黑眼圈。就像一张如玉脸庞上嵌着一双苍老的眼睛。

     蝉在叫,人坏掉。

     谢音一个人回到了程琬言家里——撬门进去。

     她在里面坐了半响,眼神呆滞。

     就这么不知持续多久,她像回魂了一样,起身下楼。

     再回来时,手里已提了一箱啤酒上来。

     指针从下午四点走到六点不需要多久,但这顿酒,谢音足足喝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七点,程琬言还没有回来。

     谢音拿起一个半满的酒瓶摇摇晃晃的走出去。

     七点零三分,程琬言正在和罗晨等人去饭馆吃饭。她手里捏着手机,电话“嘟嘟”响了几十声仍然没人接听。

     “怎么在外面?”宋察笑着走过来。他目光落到手机上,又一笑:“给男朋友打的电话?”

     程琬言收起手机,“不是。”她转身进去,还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拖长了语调的声音:“程琬言——”

     谢音跌跌撞撞的走过来,她反拿着酒瓶,瓶口沿着步伐滴水滴了一路。

     “他、他是谁?”

     程琬言走过去扶住她的身体:“你喝醉了。”“没有!”谢音摆手,“他是谁?”

     “公司安排的搭档。”“就是今天下午和你一起拍片的人?”谢音歪头一笑,步伐不稳的朝人走过去,眯眼打量。

     宋察一愣,呆呆的由她打量。

     谢音回头朝程琬言咧嘴一笑,转身便将手里的啤酒瓶砸在人头上。

     “哗啦”一声,啤酒瓶四分五裂,有残余的液体溅了宋察一脸。宋察踉跄几步,捂着额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

     程琬言思忖会,解释道:“她这里有病。”她用手指指脑袋。

     宋察小心翼翼后退几步,见谢音还在朝自己走开,慌不择路的跑了。

     “谢音。”程琬言皱眉,“不要胡闹了。”

     谢音迟疑几秒,回头看她,“你觉得我在胡闹?”

     程琬言点头。

     “从一开始你就这么觉得了?”

     她仍点头。

     谢音咧嘴笑了,她神情显然有些疯狂,眼里掩不住的狂热。

     “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爱你啊。程琬言你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她眼神里一片平静,与对方的癫狂形成反比。

     谢音大笑着:“要把所有接近你的一切都、都杀死……你只能属于我啊,我这么爱你,你只需要我一个人就够了。”

     她猛的扑倒程琬言,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颈,双眼通红,目眦欲裂:“你知不知道看见你跟他在一起时,我有多痛苦。为什么你要违背我,干脆把你□□起来好了!”

     程琬言怒从心起,甩手扇了她一巴掌,冷眼看她:“你已经变态了。”

     谢音被扇到一边,她摸摸红肿的脸,忽而歪头对人笑到:“我变态?一个爱上变态的人不是更变态吗?”

     “你我已经病入膏肓了。”

     谢音几乎癫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