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一艘快艇犹如离弦之箭,由海天相接处乘风破浪而来,转眼就停在了大浪湾的一处崖壁下。

     周世礼拣地势平缓处上了岸,径自往山上走去,身后的随从们见状,连忙从游艇上滑下,手脚迅速地跟了上去。

     这是一条并不算开阔的私家山道。从这里上去,尽处是一幢临崖而建的欧式大宅,青山绿水间,白色的建筑若隐若现,院中一池碧水倒映着白云蓝天,看上去格外的幽静。

     周世礼的母亲何海乔,人生的最后几年就是这里度过的。

     她的死亡没有任何征兆,在此之前,她已有一年多没有跟丈夫说过话,也不大与他见面,只常与儿子保持联系。周世礼日常一有空就会到这里来,陪母亲下棋喝茶,母子俩说上一会儿话。

     出身台湾大富之家的何海乔,是首富何登云七个子女中唯一的女儿,自小受尽父母兄弟宠爱,是个真真正正的公主。她在台湾长大,在美国最好的女子学校里读书,过的是世上最好的生活,受的是世上最好的教育,可是最后,她孤孤单单地死在这里,临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

     她在仰药自杀前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她的丈夫与儿子在内。

     何海乔下葬的那天,周世礼哭得肝肠寸断,周永祥亦然。有知机的文人借此拍周永祥的马屁,在自己的悼念文章里这样写道:“何家的大小姐海乔,原该是温室里备受呵护的花,为了一次命中注定的邂逅,她从温室里走出来,经霜历雨,直至零落成泥,也算死得其所……”

     真是天大的笑话,仿佛何海乔一生的成就就是为周永祥付出所有。而实质上,何海乔在商场上的才干并不亚于丈夫。

     她本是豪门巨富之家的娇女,骨子里流的是何登云的血,从小为父母悉心栽培长大,受的又是极好的教育,怎么会比别人差呢?

     周永祥能有今日之成就,天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不得不说,绝离不开妻子不遗余力的栽培和辅佐。

     在他们结婚之初,当所有的反对声浪都一齐袭来的时候,只有她敢昂起下巴坚定对别人说:“我相信我绝不会看错人,阿祥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

     ——是啊,何海乔固然是识英雄重英雄,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功成名就以后的丈夫却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了……

     真是情何以堪!

     是不是因为和他一样,也看多了身边这样令人唏嘘的爱情故事,并深深体味到了其中的艰难,所以欧韵致才会和他一样,对爱情充满恐惧,对婚姻退避三舍呢?

     周世礼在心里头想。

     他缓缓地推开了主宅的大门。

     几许金色的残阳从半开的门缝里挤进来,温柔地洒了他一身。他在母亲的牌位前直直跪下,抬起头,看着墙壁上母亲的画像,眼中隐有泪光。

     周世礼与母亲并不像。

     长相温柔的何海乔从小就是甜姐儿,每逢微笑,颊边梨涡浅漾,叫人连心都融化,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很温柔,待人接物进退有度,极少有发怒的时候。

     即便是在去世前,她也是个气度雍容的美人。

     而现在,她或也正在云端深处笑看着他,颊边梨涡浅现,眼中温柔尽显……

     一轮夕阳如火,金色的余晖洒在港城的另一处高墙深院内,欧峥嵘正坐在花团锦簇的院子里,静静地喝着茶。

     翟九重人未到,声先至,风一样冲到她面前的时候,眼中有如火的疯狂:“峥嵘,他答应了……”

     欧峥嵘站了起来。

     下一秒,手腕已被翟九重紧紧地抓住了,他像个小孩子,来回地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嚷:“峥嵘,他答应了,周世礼居然答应了!你说他是不是疯了……”

     欧峥嵘震惊得半晌合不拢嘴。

     别说翟九重,就连欧峥嵘也要觉得周世礼这是疯了,拿华贸的半壁江山来换一个女人,这种事若是传出去,恐怕全香港都要看周世礼的笑话。

     原本她不过只是说气话。

     在翟九重将女儿带回香港的当晚,她就得到了消息。她简直是出离愤怒了,当夜就打电话向翟九重兴师问罪,并且严词勒令:“如果周世礼肯拿华贸的一壁江山来换,那我就考虑将女儿嫁给他,否则的话,你还有周世礼,你们想也休想!”

     可是现在,周世礼居然答应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

     为什么呢?

     难道是真的因为爱?可是这世上,有哪个男人肯放弃已经到手的锦绣江山,来换一个并不爱他的女人呢——最起码,翟九重不会。

     此刻,他完全不像一个刚刚卖掉女儿的父亲,而像一个疯狂的侥幸赌赢的赌徒,兴奋的,激动的看住她,对着她欢呼:“峥嵘,你可真是厉害,怎么会料到周世礼一定会来找我的呢……”

     欧峥嵘几乎一瞬间泪盈于睫。

     这就是她爱了几十年的男人。

     这就是她女儿的亲生父亲……

     他在欢呼些什么?他在庆幸些什么?庆幸将有人肯出高价来求购自己的亲生女儿吗?

     她缓缓地在自己身后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震惊或是心痛,都只是一刹那的事情,她的理智和镇定很快回到了脑子里。

     “峥嵘,”翟九重很快发现了她的无动于衷,奇怪地问,“你怎么不高兴吗?”

     欧峥嵘摇了摇头:“不,我当然高兴。真的,有人肯这样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我的女儿,我不知道有多高兴。”

     “是啊!”翟九重立即兴奋起来,雀跃地说,“我认识周世礼这么多年,倒没看出,这小子居然还是颗痴情种子……”话中有明显的调侃,却也有淡淡的不屑。

     他对周世礼的情深不以为然。

     欧峥嵘望住他笑,眼中有淡淡的悲悯。

     好半晌她说,“九重,这次回新加坡,我不会再回来了。”

     翟九重兴奋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像电影镜头里的慢动作,他一格一格地转回头:“为什么?”

     欧峥嵘看着他,眼中带着最后一丝温柔:“你现在也是求仁得仁,华贸以这种方式重回你手,老实说,虽然有点不够光彩,但总归是件好事情,因它不仅是你们翟家父子两代人的心血,也是我整个青春的奉献所在,我很高兴。至于循循,她是个再聪明的孩子,又很重感情,周世礼肯这样为她,我相信她会做出英明的选择。九重,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歇一歇了……”

     翟九重的目光呆滞,怔怔地望住她说:“……可我们说好要过一辈子的……”

     “一辈子?”欧峥嵘突然间笑起来,目光说不尽的凄凉,“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九重,你看不见我老了吗?你瞧,”她说着指指自己的鬓角,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的头发早就已经白了,皱纹也爬满了眼角,我的一辈子早就过完啦!而你,你正过得逍遥。也是,你们男人的一辈子总要比我们女人的长很多……”

     翟九重的目光慢慢地从欧峥嵘的头发移到眼角,蓦地发现,可不是嘛,自己的这个爱人确实是老了,她的头发不再黑亮,她的皮肤不再光滑,即便再精致的妆容和再得体的修饰也掩盖不了她的苍老。他望着身边人眼角细细的皱纹,突然间感到心头发酸,声音嗡嗡地说:“峥嵘,我知你在生我的气,你如果不喜欢我身边的人,那我把她们打发了就是,我们何必要为一个玩物动气……”

     欧峥嵘讥讽地翘了翘嘴角。

     她的不喜欢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才想起来过问,未免太晚些。

     “公司的事情我早已安排妥当,”她说,“你随时都可以派人来接手,程秘书会安排妥当……”

     翟九重的嘴角微动,却没有再反对。

     中国人有句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周世礼以仅高出市场一成的价格将自己手中的华贸股份卖了一半给翟九重,这则新闻一经曝光,立刻就引得一片哗然。

     除少数业内人士外,普罗大众并不关心事情的真相如何。与周世杰夫妻刻意营造的声势相比,周世礼原本就名声不显,这一次倒是出尽风头,只可惜,却成了彻头彻尾的“败家子”。

     就是再顽劣的富二代也不会傻到放弃一份可以永续经营的事业,转而守住一堆死钱的。更何况,周世礼不过只在华贸的王位上坐了两个月,前一次的势头还没有彻底退去,便又被另一波浪头推到了风口浪尖。只是这一次,险些叫人笑掉了大牙!

     周永祥简直被气疯了!他气势汹汹地冲出办公室,直奔对面的副主席室而去。

     周世杰兴奋地跟在了他身后。

     办公室里的周世礼正在召集韩博高与明绍康等人开会,见到父亲怒气冲冲进来,他并没有吃惊,轻轻地挥一挥手,便让闲杂等人退了下去。

     周永祥只气得连眼睛都红了,他痛心疾首地质问长子:“为什么?!”

     周世礼并不理他。

     周永祥大怒,他实在是太震惊了,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一贯冷静英明的儿子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他指着周世礼的鼻子大骂:“你这个混账,你对得起你母亲吗?”

     周世礼冷笑。

     “你有什么资格提及我母亲呢?”他说,“她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你可曾去她的住所看过?你可曾去替她扫过墓?你没有。你不敢去,是不是?只因为你知道,这世上最对不起她的人就是你,是不是?”

     周永祥的嘴唇轻轻哆嗦。

     他瞪住儿子:“你给我住口!你怎么会如此糊涂,世礼,如果你真想要翟九重的那个女儿,你自己搞不掂大可来找我,我多的是方法可以让翟九重乖乖就范,你为什么竟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周世礼没有立即回答。

     半晌才说:“我不想她受委屈……”

     周永祥愣住。

     不是被感动,而是太震惊!如果不是亲耳所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都在说些什么。

     他好久才能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脸失望地说:“世礼,你真是太糊涂了,爱美人不爱江山于哪一代帝王都不是什么好名声!”

     周世礼没有说话。

     半晌,众人四散离去,他站在自己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觉得说不出的孤寂。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周大少其实是个一根筋,我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