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作为全亚洲最大的高端商业综合体,逢到周末,海乔旗下的庆隆广场总是“人满为患”。老实说,作为股东之一,韩博高对这种热闹自然是喜闻乐见,但,若要在这种时候出来巡视生意,那就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了。

     太拥挤!连走个直线都不太能够,众目睽睽之下,断没有让保镖开道的道理,这么一两个钟头下来,简直比爬山还要令人疲惫。

     然而,韩博高抬头看看自己身边,一袭藏青色衬衫、配黑色西装裤的周世礼却仍神采奕奕,他劲瘦的身板挺得笔直,脸上丝毫不见疲惫。

     “果真是岁月不待人啊!”一只脚踏上滚动电梯的时候,已然“上了年纪”的韩董事这样感慨地想着。

     站在他们前方的是一对年轻时尚的小夫妻。那妈妈手里抱着个不过周岁大小的小正太。新鲜的事物总能叫他产生好奇,那小家伙眼睁睁得大大的,自妈妈的怀里顽皮地探出半个身子来,白白胖胖的小手搭在滚动电梯的扶手上,小心翼翼地往上探。

     周世礼伸出手去。

     白皙修长的手指如完美的艺术品,在黑色的扶手带上轻轻弹跳着,“嘚嘚嘚”,带着节奏,还调皮地往下,试图向那小家伙的胖手捉去……

     “哈哈……”眼看着就要被捉住,那小家伙突然间大笑起来,忙不迭的将手缩回去,却又很快放回来,抬起头,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眼里写满了渴望。

     周世礼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又把手伸了出去……

     这顽皮的小插曲并没能逃过孩子妈妈的眼睛。也是,带着这么一个小捣蛋出门,怎么可能掉以轻心?一行人下电梯的时候,她忽然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周世礼说:“您很喜欢孩子啊?”

     周世礼点了点头。

     “嗯!”他笑着说,“我的宝宝今年十月份出生。”眼中有令人陶醉的温柔。

     “哦……”那妈妈笑起来,这就难怪了,当了父母的人心思总是格外的柔软,尤其是对着小孩子。她微笑着对周世礼说:“恭喜你啦!”

     周世礼礼貌地笑了笑。

     立在他身后的韩博高却叹了一口气。

     “世礼,”他颇有些不能忍受地说,“是否当了爹真的能让人产生一种类似金榜题名、马踏天下、衣锦还乡的荣耀感?你看看你,就差把‘我要当爹了’5个字写在脑门上!”

     周世礼此时正慢吞吞地沿着环形的回廊往前走,闻言立住脚步转回头来:“你可以试一试呀。我觉得,一般情况下你这种单身汉是不太能明白这种心情的。”确实能让人觉得颊上有光,他笑眯眯地继续往前走。

     半个月前,也是在最早刊登周翟联姻的那家财经报纸上,周世礼亲自发布了他与欧韵致的婚讯,随之附上的,还有他与欧韵致的结婚照。

     但,这也是他和欧韵致这段婚姻的全部了。

     她仍不愿嫁给他,在周翟两家即将联姻的消息刊出的第二天,她找到了他。

     这是他们自北京之别以后的第一次见面。欧韵致看上去比从前要瘦一些,即使是化了妆也不能掩盖脸上的憔悴。但,小腹处已经微微隆起,即使是穿着宽松的连衣裙,也能看出是个孕妇来。

     周世礼一见,心头就发软。

     然而她却是来找他谈判的。她说她思来想去,可以为他生下这个孩子,但,仍不愿意与他结婚。

     周世礼问为什么。

     她说很简单,因我算来算去,养一个孩子的风险都要小过因一个孩子与不相爱的男人结婚,相反投资回报率则可能会高很多。

     这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对于他们这些整天把“投资”、“风险”和“回报”挂在嘴上的生意人来说,好像又不是什么特别难理解的事情。

     周世礼斥她荒唐,她却打定了主意似的,问他:“为什么这样说?反正你最想要的也是这个孩子,这不正好遂了你的心愿?”

     周世礼没有反驳。

     他不想说“爱”这个字,因他也有他的自尊,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对一个口口声声不爱他的女人说“爱”,更何况,他一生没有求过人。

     既然她一个女人都不怕,他又有什么可怕呢?再坏再坏,她还是他孩子的母亲,而他是孩子的父亲,这样的联系一生也割不断,逼得急了,她把孩子流掉,谁也拿她没办法。

     只要孩子还在,周世礼想着,他们就多的是时间和机会——慢慢相爱。

     说来也真是可笑,他们这一对即将为人父母的男女,在分别了两个多月以后,坐在一起不是谈婚论嫁不是互诉衷肠,而是商量着要怎么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身份。

     这就有了财经报纸上的那则结婚启示。

     但实质上他们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在谈话的最后,周世礼问她:“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名下有多少资产?如果连结婚手续都不办,你怎么能保障自己和孩子的利益呢?”

     谁知欧韵致竟不甘示弱,反问他:“你难道就不问问我的名下有多少资产?不妨坦白告诉你,为了与你们周家结盟,我父亲甚至已答应将他手上三分之一的华贸股份转到我名下。周世礼,我可不是个傻瓜。”

     这是她与自己的亲生父亲谈妥的条件。

     欧韵致并不傻,更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相反她十分聪明,很懂得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打算,这在周世礼看来其实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最起码,说明她已用心思量过该如何做一个母亲。

     不仅如此,在亲送欧峥嵘返回新加坡之后,欧韵致开始回到北京接手她母亲在内地的生意——这是早晚的事情,只是翟九重让它提前了。

     聪明的欧韵致开始认识到,只有当自己足够强,她才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

     只是,她变得更忙碌。

     听她家的钟点工说,欧小姐曾经私下里发牢骚,为什么一天不是48小时?

     听听,这是一个孕妇会说的话吗?但欧韵致显然又不是那种肯什么也不做,专心待在家中待产的人。

     仔细算一算,自香港一别,他已有近一个月没有见到她了,怎么可能不想念呢?

     周世礼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时间已是六月,傍晚时分,空气仍是热烈的,阳光透过树枝洒落在北京医院里,阵阵轻风吹过,带来一丝清凉,心中有说不出的恬静。

     周世礼一步一步地上了楼。

     心外科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牢。远远的周世礼就听到有人调侃的声音:“欧老师,您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会不会显得我屁股和小肚子很大啊?”

     空气里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别惹我啊!”声音闷闷的,虽然语气很凶,但显然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在她的话说完之后,办公室里的人们都笑起来,有人调侃她说:“Oh,sorry,sorry,我又忘了您是孕妇了……”

     屋子里哄堂大笑,就连走廊上的周世礼也笑起来。

     欧韵致则很郁闷。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高耸的小腹,忍不住伸出手去在最高处“笃笃”敲了两下,肚子里的家伙懒洋洋的,连动没动一下。

     她不由更加郁闷。

     有人“呼啦”一下,扑到她的办公桌前问:“欧老师,您回来这么久了,怎么都没有见师公来接您啊?”

     “怎么?”欧韵致眨眨眼睛看着她,“你要见他干嘛?”

     “看看嘛……”说话的姑娘撒起娇来,“看看他究竟有没有报纸上的那么帅咯!”

     欧韵致抿着嘴巴笑。

     “当然,”她说,“否则的话,我才不会让他做我孩子的爸爸……”

     周围的人们都大笑起来,仿佛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而实际上这是欧韵致的心里话。

     她掰着细细长长的手指头跟众人开着玩笑:“来来徒儿们,我给你们分析分析啊,老实说,这世上的帅哥虽然多,但腰细腿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却不多,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哥虽然能碰上,但智商高的却没几个,智商高的帅哥虽然也会有,但有钱的却又没几个,有钱的高智商帅哥虽然也可能会有,但有品的却凤毛麟角。所以……”她给自己的言论下了一个总结,“我当然会选周大少啦!”

     “哈哈哈……”屋子里霎时响起一片欢乐的哄笑声,夹杂着“笃笃”的敲门声,欧韵致头也不回,随手将自己飘逸的长发往脑后一甩,问:“谁啊?”

     屋子里的笑声一瞬间变得更大。

     欧韵致回头,看见周世礼站在门外。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大家对长篇大论都没有什么兴趣。我辛苦写了三天,催文的比留言的多,骂我的比夸我的多,桑心!好啦,文文终于回归正轨,让循循和周大少愉快地谈恋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