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周世礼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大笑话。

     他竟然试图拿钱去砸翟九重的女儿,哪怕只是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想到自己曾以龌龊之心来揣测欧韵致和翟九重的关系,想到自己对欧韵致的那些不屑与鄙夷,想到坊间流传的那些有关翟九重和欧峥嵘的花边新闻,什么“关系暧昧”?什么“红粉知己”啊!本城那些整天无孔不入、专爱窥探名流*的狗仔们都瞎了眼了吗?明明人家连女儿都这么大了,还“暧昧”呢!真是见鬼的“暧昧”!

     周世礼感到深深的羞愧!

     怪不得那个小丫头能在见他第一面时就认出他呢!他们的圈子统共能有多大?说不定她爸妈就在哪天茶余饭后翘着二郎腿剔着牙八卦着他的小道新闻呢!

     想到自己还曾经一本正经地教育她“钱是个好东西……”,想到自己曾经试图以自己庸俗之价值观来说服引诱她,想到自己曾在她面前表现出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周世礼简直就恨不能脚底下有个地洞让他钻下去!

     并非他周世礼当真就势利到了此种地步,只因知道欧韵致是翟九城的女儿就立即对她另眼相看起来,而是,只要一想到欧韵致不卑不亢、从容认真的脸,他就忍不住会感到脸红。

     丰厚的身家和优渥的生活并没有养成欧韵致骄奢淫逸的习惯,也没有使得她盲目自大、眼高于顶。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勤奋和独立,她有一颗平和从容的心,她从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而狂妄自傲,也没有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而自苦自怜;她从没有因甫一出生就拥有一切而放弃努力,相反她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并且在为之不懈努力;她从没有因为沉重的学业和没完没了的工作而牢骚抱怨,相反她喜欢从中不断地找寻乐趣,带给身边的人满满的正能量——她曾说过自己从来不抱怨的,是的,她从来没有过!只因为她一直在路上,不停地前进、奋斗,她没有什么可懊悔的,因为即使是错她也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自己承担——可笑他一直以来都以一颗戏耍、嘲弄的心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她的“从容”和“勤力”,像是欣赏蚂蚁搬家、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觉得她可笑又稚气,殊不知,自己在她的眼里早早就落了下乘。

     他不知欧韵致会怎么想自己,是不是在他嘲笑她的同时,她也在心里暗暗地鄙夷他的庸俗和市侩——是的,她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自己什么,是他太狂妄了,才会不屑去了解她。

     周世礼在回去的路上,将自己深深地陷进车子的座椅里,紧紧地闭上眼睛,只觉得十分十分的难堪。

     可是,他又忍不住忿然,为什么欧韵致不能够主动告诉他这些呢?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她从来没有主动谈起过她的家庭,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过去,包括她与那个谭明朗的关系!更没有提过自己还有个温软好听的乳名叫做——“循循”——即使是在他们最亲密、最无法克制的时刻。

     她也是这样对待谭明朗的吗?显然不是。

     他第一次听到“循循”这个名字就觉得很喜欢,但是,天知道,他有多么的介意从别的男人嘴里听到这两个字。

     这使得他不由得就会在心里头想着,在她和别的男人亲热的时候,那个男人又会怎么叫她呢?

     一想到这个,他就感到浑身难受。

     可是周世礼又忘了,如果一开始他就知道欧韵致是翟九重的女儿,那么以他的性格,必定要反反复复地将欧韵致的目的动机彻底琢磨个透顶,又或者,干脆就对她敬谢不敏,能躲多远则躲多远了。

     周世礼满身冰霜地回到了家中。

     甫一进门就吩咐明绍康,立即去电海乔商贸集团的董事长盛亚平,要他立即终止与冯氏的一切合作!

     明绍康大吃一惊!他虽大概知道晚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不认为凭欧韵致一个女人可以让素来老成持重的周世礼大发雷霆之怒,以致于公私不分。所以他忍不住尽责地提醒周世礼:“……冯家的饮品近来卖得不错,无故终止合作的话对我们恐怕也会造成不小的损失。”

     出乎意料的,一向温文尔雅、善于纳谏的周世礼听后竟然勃然大怒,立即就说道:“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了的话,那么请你去告诉盛亚平,此后都不用来见我了!”

     明绍康的脸色一白。

     常言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周世礼对他们这些心腹一向格外优容,以致于他竟忘记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真是该死!

     他立即就去给盛亚平去了电话。

     已经年逾六十、正准备早早上床休息的盛亚平收到周世礼的指令时不由得满头雾水,不明白冯大龙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少爷。他委婉地探听明绍康的口风,谁知明绍康也自惴惴,自不好再多说些什么,搞得盛亚平越发惶惶难安,立即就去电副总裁战可为连夜彻查诱因……

     战可为一面听命行事,一面马不停蹄地去电外甥周世杰。周世杰才刚从外头回来,此刻正在自己的外室柏莹的伺候下更衣洗漱,听了战可为的汇报,只他气得跳脚,大骂周世礼:“可恶!”

     冯家每年给他的“进贡”可不少,而他和冯兆北也还有生意在做。

     先不管他人被周世礼折腾得如何人仰马翻,周世礼自己却一心一意心疼起欧韵致来。他想起冯兆北今晚泼在欧韵致脸上的那一杯咖啡,只觉得那咖啡像是泼在自己脸上一般,黏糊糊的叫他分外难受!他想起冯兆北曾辱骂欧韵致的那些话,只觉得冯兆北就像是在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一般,他觉得冯兆北那小子必定是得了失心疯了,欧韵致如此完美可爱的人,竟然也能碍了他的眼,他可不就是疯了?

     回头细想,又觉得更为可恶的人应该是翟九重才对。欧韵致是他的亲生女儿,他竟也舍得让她这样无名无分的、被人指着鼻子大骂“野种”?还有欧峥嵘,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做人父母的……周世礼一想到此,立即愤慨起来,脑子里纷纷乱乱,想着欧韵致,怎么想怎么觉得她好,又怎么想怎么觉得她可怜,一时不由心痛难忍,又担心起来,不知道她刚刚受了委屈此刻该是多么的伤心难过。

     那一点恼羞成怒反倒不值一提了。

     他潦草地冲了个澡,换了个衣服就坐在床上不停地打电话。但欧韵致的手机通是通了,却无人接听。他先开始还以为她是没有看到,后来才知道她原来是不想接。她不接电话,但也不关机,每一次他打进去,铃声响几下,她就挂掉,响几次,她就又挂断……他虽然与她相识得不算长久,但不知怎么,隔着遥远的距离,也能够想象她的伤心难过。

     事实周世礼虽然脑补得有点多,但欧韵致的情绪的确不佳。

     从酒店里面出来,她的心情简直糟糕透了!顶着那一头一脸的污秽冲回家中,她第一时间洗了个澡,然后爬到飘窗上,怔怔地看着窗外出神。

     若要说难过,好像显得有点儿小题大做。欧韵致一向信奉知足常乐,老天已经如此优待她了,让她父母俱在、才貌双全且有丰厚的资产可以傍身,她如果还不满足,好像有点贪心太过。

     她从来不敢让自己在负面的情绪里面沉浸太久。每逢伤心难过时,她总要告诫自己,自己拥有的已经太多,应该满足才对。包括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而遭受此类的不屑和嘲笑,包括谭明朗的背弃,也包括周世礼的离开。

     她从来不敢深想这些人究竟值不值得她的在意和眷恋,只是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坚强,要乐观,要保持微笑,要顽强地活着,哪怕她真的很难过。

     虽然她有时候也会去想,难道就是因为她已经拥有了太阳,就不能为了失去星星而难过?何况对于她来说,拥有的未必是太阳,失去的也未必就只是星星。

     周世礼的电话打进来时,欧韵致正百无聊赖地趴在窗台上胡思乱想,看到“周世礼”这三个字,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挂了电话。可是没想到周世礼这么执着,竟然一次一次地又拨了回来。

     她不觉得自己有和他通话的必要,也不想被安慰,更没有和任何人争吵的心情,只想安安静静地坐着,待那阵失落慢慢过去。

     她不停地挂着周世礼的电话,一个又一个,直到厌倦了这样的游戏,才将手机关了,扔到桌肚里。

     电话的那一头,周世礼举着手机的手却迟迟没有放下。

     他不停地播着欧韵致的电话,哪怕电话的那一头一直在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他仍不肯放弃。

     仿佛放下这个电话,他与欧韵致的联系就从此被割断了一样,唯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到一丝心安。

     直到手机的屏幕完全黑掉,他才放下胳膊,却将自己的手机捂在胸前,紧紧握住,久久没有松开……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妹纸说铺垫太多了,嗯,后面基本就没什么,这两章也算过渡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