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正如李和泽那誓要将人生游戏到底的宝贝女儿所说,这一晚的周家的确是美女如云。

     日落时分,当一盏盏闪耀的霓虹渐次燃亮这座星光璀璨的城市,在深水湾自山下通往周宅的私家山道上,已是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满城的达官显贵们所乘的车辆过处,仿佛连扬起的尘土都与众不同,格外飞扬。

     为了保障这些天潢贵胄们的安全,自下午五时起港府就特派一队警员在山下协助治安、维持秩序,而山上的守卫则由周家高价延请的保全公司全权负责,车子再往上去,还未至周家大门,已可见一个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俊男靓女,正笑靥如花地站在门口迎客——这自然都是海乔公关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出身专业,久历职场,各个都聪颖机敏,话头醒尾,远远地瞧见各家贵宾的车子驶上来,忙忙就跟上去,帮忙引导车辆、招呼客人,并将来宾引至二门处。

     周家众人正在这里迎客。先开始欧韵致也是在其列的,只周家的二太太战琼姿并周世杰夫妇不请自来,且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那热情高亢的模样简直就要喧宾夺主,周世礼不愿欧韵致在这里身受扰攘,干脆就让她回房去陪伴女儿及远道而来的欧峥嵘。

     当李和泽率其子李俊荣、女儿李慕凝、儿媳齐靓靓以及他最为得意的长孙李冉到场的时候,周家的大宅内外已经是灯火辉煌,笑语哗然。李和泽走到周永祥的面前,笑眯眯地同他握了握手说:“恭喜你啊,老兄……”

     周永祥满脸笑意,客气地与他寒暄着。

     那一边,周世礼也同李俊荣夫妇打完了招呼。两家人在二门外寒暄完毕,便立即有人迎上前来,笑容可掬地将李家人迎了进去。

     二门内一条崭新的红毯直通主宅大门,红毯上衣香鬓影,贵客云集。而在红毯的左侧,城内各大媒体的记者早已各就各位,争相拍摄着豪门贵客的照片,闪光灯亮成一片。李家人四下打量,只见周家泳池一侧的草坪上布置得喜气洋洋,而泳池边一队著名的爱尔兰乐队正在卖力地演奏着欢快的歌曲,有时髦靓丽的年轻人围拢在一旁,打打闹闹,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李和泽笑了笑,回头对着儿子调侃地说:“‘得女明珠,喜之不尽’,看来这周家的确是真欢喜……”

     李俊荣就笑道:“明珠是周世兄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格外看重!”

     父子俩都没有看笑话的意思,但别的人就不同了。自周世礼一举得女的消息传出,城内城外不知多少人在等着看周家的笑话。周永祥与周世礼父子就是再怎么富有四海、权倾天下又如何?子嗣上如此之艰难,将来若没个争气的男丁继承,这偌大的家业还不知便宜谁去!周永祥倒好,虽说儿子、孙女都是外室所出,可是聊胜于无呀,周世礼就不同了!

     一家人提步向主宅走去。活泼好动的李慕凝早已听不得他们啰嗦,一头就扎进了人群里去,寻自己的玩伴们去了。有人瞧见她来,远远的就扬起手,高声喊:“嗨,慕凝,这……”

     李慕凝兴高采烈地奔了过去。人还未站定,已被”翼新“集团的大小姐傅晴晴一把扯住了臂膀,问:“哎,你大嫂来了没?”

     慕凝答:“来了呀!”又问:“你问她干吗?”

     旁边“百诺”银行的副主席祝令宽的小女儿祝百安就插嘴:”你大嫂长得好呀!我们大家都想瞧瞧,究竟这个周大少奶奶和你大嫂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无聊!”李慕凝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然而这世上无聊之人何其多?尤其是对于这帮不必为生计奔波、每日里只想着如何谋杀时间及金钱的豪门贵妇和千金名媛来说,八卦大概是仅次于逛街及搓麻将外最能令他们感受到生活乐趣的东西了。

     李俊荣及齐靓靓手挽着手进了主宅。

     一只眼扫到齐靓靓的身影,大厅那头的胡雪莹就笑了一声,说:“哎哟,我们的李少奶奶可算是来了!”

     一身湖蓝色小礼服、打扮得清新优雅的李大少奶奶简直比时下娱乐圈里最当红的女星还要抢眼,当她款款走进大厅的时候,简直令满场的名媛贵妇都相形见绌。

     不奇怪,否则的话,一向眼高于顶、桀骜不逊的李俊荣也不至被收得服服帖帖!

     不知多少媒体把齐靓靓形容得犹如九天仙女下凡尘。

     听得妯娌胡雪莹的声音,黄子琳回头,看到不远处艳光四射的齐靓靓,眼中就闪过了一丝快意。

     她倒不至于是站在齐靓靓的这头,只,说到自家这侄女欧韵致,她就恨得牙痒痒!

     要不是这个祸害,翟九重哪里还有翻身的机会?现在翟家早就是她和翟九城的了!

     在场的翟家人中,有此念头的自然绝不止她一个。

     齐靓靓一路与人寒暄着,走至翟家人面前的时候,一把就被黄子琳的女儿翟从慧揽住了胳膊,说:“哎呀,靓靓,你今天可真漂亮!”

     齐靓靓冷不防吓了一跳,却立即温文尔雅地说:“谢谢,你也很漂亮!”她嫁进李家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应酬,又岂会不知道这热情洋溢的笑脸下藏着的究竟是怎样的虚情假意呢?

     “哎呀从慧,”黄子琳叫起来,半真半假地瞪了一眼自家女儿说,“你小心点儿,要知道我们的李大少奶奶可是最娇贵最知书达理的,可不是你这泼辣货,你小心吓到人家!”

     翟从慧就不依道:“我怎么泼辣了?您要是说我长得没有靓靓好,那我是认,可说我泼辣,那我可不依!”

     黄子琳闻言就笑起来,一连声地说:“好好好,你也知书达理,不过要说到相貌,咱们这满城的名媛贵妇有谁能压得过靓靓一头?你呀,倒还算有自知之明……”

     齐靓靓只是笑。

     话头不知何时就转到了周家的大少奶奶身上,有人讲周大少奶奶是如何的美,又有人讲她的医术是如何高明,而约翰.霍普金斯的学位又是多么的难得……再接下来,话题就很自然地扯到了她和周世礼的这段姻缘上……

     齐靓靓听得无趣,正想走开去看看长子和丈夫在哪儿,就听人群里有人拔了高嗓门,高亢地讲了一句:“约翰.霍普金斯有多难进啊?我爹地有的是钱,还怕砸不开它的门吗?”

     齐靓靓转回头,认出是“华贸”集团的主席翟九重的长女翟从智。

     齐靓靓感到很吃惊。

     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翟家的这位千金好像从无这份自觉,屡屡把家族内的纷争宣诸于人前。

     大厅的那一头,欧震西的长子欧克勤闻言就冷笑了一声,说:“是啊,翟家的当家人有的是钱,可是,竟然始终没能替自己的长女砸开一间三流美院的门,也是挺奇怪的……”

     人群闻言哗然。

     翟从智却气得脸色发白。自中学时代起,她就整天嚷嚷着将来要做个画家,可是玩乐成性,最终只在加国一所不入流的音乐学院里草草混了个学位,就算是给自己和父亲一个交代。

     如今乍然被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戳破,又怎能不气恼?

     她咬牙切齿地剁脚,正待再说,抬头却见父亲在周永祥父子的陪同下满面春风地进了门,于是赶紧闭上了嘴。

     前一次她挑衅父亲的结果就是她在父亲的遗嘱上几乎被彻底取消了继承权,如果这次再敢造次,难保不会被逐出家门!

     周世礼满面春风,一面和诸人客套地寒暄着,一面提步上了楼。

     欧韵致已经准备妥当了。只是,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手中过于贵重的宝石项链,迟疑地看着周世礼说:“世礼,这是不是有些太贵重了?”

     周世礼当然不以为然。这是他的母亲在生前就言明要留给儿媳妇的。

     他俯下身去看着镜子里的欧韵致,以十二万分的赤诚告诉她说:“一点也不会,事实上我觉得它十分配你……”

     欧韵致笑了笑。由得他帮她戴上。抬起头,镜子里随即印出一张美丽无瑕的脸。

     她觉得自己有些过分的惹眼。轻轻地皱了下眉头说:“世礼,你是不是把我装扮得过于隆重了……”

     周世礼当然否认。心跳是激烈而狂热的,可是他说:“怎么会呢?”

     花厅外,裘为德敲了敲门,紧接着毕恭毕敬地说:“大少爷,大少奶奶,老爷和翟先生来了……”

     周世礼扬声说:“请进。”

     翟九重和周永祥应声而入。

     看着眼前这样一对漂亮到令人咋叹的年轻夫妻,无论翟九重还是周永祥的心上都是妥帖而欣慰的。

     翟九重上前一步,轻轻地抱了抱女儿,忍不住无限感慨地说:“这么多年了,我的宝贝女儿真是受委屈了。这一次,爸爸替你开道……”

     欧韵住自明白他的意思。

     心底确实是委屈的,很多时候,她都刻意嘱咐自己千万不要这么去想,可是父亲一旦说破,她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周世礼立即转身抱住了她。

     翟九重和周永祥相视而笑。

     楼下宴会的主持人已经讲完了开场白,正在高声地恭请此次宴会的主人们入场。

     睡房的门被人从两侧拉开,周永祥笑着朝翟九重作了一个“请”的姿势,笑眯眯地说:“翟兄,让我们一同为儿女们开道吧……”

     翟九重点了点头。和周永祥一起出门之前竟然不约而同地回头望了一眼。

     也许是因为知道,属于他们的辉煌已经不多了,剩下的时代,将由他们开创。

     耳朵边响起如雷鸣般的掌声,巨大的古董水晶灯耀眼的光芒如碎金子般斑驳地洒在他们身上,在万众期待和瞩目中,欧韵致挽着周世礼的臂膀,缓缓地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