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翌日,第四届中国南方心血管疾病学术会议于香港召开,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三甲医院——北京医院的专家代表,欧韵致不仅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先天性心脏病介入治疗》的学术报告,还应邀为G大医学院的学生也上了一课。

     当欧韵致出现G大报告厅里的时候,原本人声鼎沸的报告厅里突然间静默了两秒!

     不是在座的师生们被施了定身法,而是他们实在无法将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与今天要做报告的人联系起来。

     现年不过27岁的欧韵致,毕业自号称美国现代医学圣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学位,于美国考取医生执照,三年前应邀加入中国北京医院,年纪轻轻已是主治医师,副教授。

     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着一身矜贵的黑色洋装,纤腰长腿、一头浓密而乌黑的长发,五官甜美但极大气,美得张扬,美得霸道,简直直击人心!

     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呆了一呆。

     欧韵致笑了笑。

     轻轻地将手中的资料放到演讲台上,然后习惯性地抬头四下扫了一圈,这才微笑着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欧韵致……”

     原来真的是她!

     台下有人突然发出一声“狼嚎”,紧接着整个报告厅都骚动了起来,角落里竟然还有人问:“真的是欧老师吗?”

     欧韵致矜持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确认身份。

     对方“哇……哦……”一声,惊叫起来。

     陪同而来的G大老师很花了一些时间才让报告厅内重新安静下来!

     欧韵致的声音也好听,说话的时候声音不高不低、语速不急不缓,举手投足无不流露出优雅。

     在场的人几乎都要疑惑,明明是美得这样直击人心的女子,怎么偏偏这么优雅亲切?

     看她轻吐纶音,看她眉眼弯弯,简直是一种享受!面对这样的女子,相信没有人会愿意打断她。

     整个报告厅里寂静一片,直到她把手中的激光笔放下,笑着询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才有人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毫无疑问报告很精彩。作为先心病介入治疗的拥趸者,欧韵致详细介绍了传统开胸修补术和现代先心病心导管介入封堵术的优缺点,指出介入封堵术具有美观、安全、治疗效果好等特点。认为介入封堵术的出现使先心病的治疗理念发生了根本变化,应当成为先天性心脏病的首选治疗方法。

     除此之外,她还详细介绍了中国先心病介入治疗的现状和研究进展,和国外一些拥有先进技术的国家作了比较,认为我国的先心介入治疗已经进入平台期,未来会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报告厅里渐渐嘈杂起来,有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有人不停地偷眼看她,却没什么人举手发问。

     欧韵致保持着优雅的微笑,耐心地给别人留出时间。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小男生视死如归般地站了起来,开口却问:

     “欧老师,请问你今年多大啦?”

     欧韵致挑了挑眉。

     “你问这个做什么啊?”她笑着说,“不知这样唐突地问女孩子年龄很不礼貌么?”却没有一丝恼怒,眉眼笑得弯弯的。

     她确实是个很开明的老师。

     “只是问问嘛……”底下有人齐齐哀嚎。

     欧韵致笑起来。

     “我不告诉你们!”她说,眼中闪过一丝顽皮,“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可是除了银行卡密码之外最大的秘密!”

     大家都笑起来。

     “那你有男朋友吗?”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声嚷嚷了一句。

     欧韵致耸了耸肩的同时轻轻摇了摇头。

     台下再次骚动起来!有人“哦哦哦”地叫着,有人则不怕死地追问了句:“那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

     欧韵致惊呆。却很快笑眯眯地说:“可以啊。不过你要先能追得上我才行,要知道我可看不上比我弱的男生!”

     “啊…………”男生们都怪叫起来,对于这个14岁就出国留学,24岁就已从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毕业的女博士来说,约翰霍普金斯或许只能代表一种经历,然而对于他们这些医学院的学生来说,它却无疑是一个圣地!

     “欧老师,”一个不甘心就此失败的小男生站了起来,满脸惊叹地说,“你的头发可真漂亮啊!比欧莱雅广告里的那个内地女明星漂亮多了,可以送我一根以作纪念吗……”

     话音未落,人们哈哈大笑!

     欧韵致也有些哭笑不得。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笑眯眯地说,“等我回去问问我爸妈,我才能决定是否送你!”

     “哄……”的一声,报告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这个年纪轻轻而又才华横溢的女博士,风趣亲切得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报告结束后,还有几个意犹未尽的学生依然围在她身边不肯散去。

     “欧老师,”一个胖胖的女学生热情地邀请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我们要在Hope Bar举行party,你也一起来好吗?”

     欧韵致没有拒绝。

     她一直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从小到大,无论是学习、生活、工作还是娱乐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的,尽一切可能努力生活。

     震耳的音乐,迷离的灯光,疯狂的人群,洒脱中透着迷惘的世俗面容都是她爱看的风景,在这样的氛围中点一杯玛格丽特边喝边看,兴之所至或到台上唱一首歌,或到舞池中跳一场*的舞,都是她平常热爱做的事情。

     几个玩累的学生叽叽喳喳地围在她身边不停地问她问题:“欧老师,你平常都做什么消遣啊?”

     “嗯,唱歌,泡吧,健身,下棋,高尔夫,骑马或者击剑……什么好玩我就玩什么,总之让自己开心最要紧!”不过,她通常没什么时间玩。

     “欧老师,你怎么会想到到内地工作啊?你不是香港人吗?怎么不回到本城来?”

     “因为我喜欢北京啊,”欧韵致笑着回答,“北京有很多有名的景点,像八达岭长城啊,故宫啊,天坛啊……都特别壮观!还有北京人民也很热情,他们说话也好听,我特别喜欢听当地人说京片子,什么‘打小儿’、‘上哪哈儿切您’、‘乌央乌央’的、“没着没落儿”……听起来特别有味道!”

     “是吗?”大家都被她说得心之神往起来,“那等我以后毕业了,也要去北京看看!”

     “那敢情好!”她高兴地显摆着自己的京片子,“是应该去看看!我觉得每一个有条件的中国人都应该去看看……”

     舞台上歌手刚唱完一首快节奏的歌,欧韵致笑眯眯地站起来,潇洒地挥了挥手说:“走吧,唱歌去……”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温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

     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守护它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美好而空灵的女声,带着遗世而独立的安静,如同长了翅膀一般缓缓在车厢里滑翔,让原本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周世礼睁开了眼睛。

     “这是谁的歌?”他问司机小荣。

     “老板您没听过这首歌吗?”小荣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选秀出身的新加坡女歌手许美静以一把空灵寂寞的嗓音风靡于上世纪90年代的流行乐坛。她的歌曲大多描绘着一幅幅现代社会中颓废、失落、寂寞但又渴望抚慰的都市爱情,带着令人安定的力量,受到许多都市白领的热爱。

     但是,能唱出这样歌声的女子,必定也有着一段不寻常的爱情。许美静爱上了一个叫做陈佳明的有妇之夫。那是个才华横溢的音乐才子,她有之后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只是,陈佳明令她声名鹊起也令她名声扫地。他也许是爱她的,但同时也爱着他的家庭。许美静陷在这样两难的爱情中不可自拔,后来又跟了一个叫做袁耀发的男人。袁耀发使她怀了孕,却不肯对她负责。正在这时,陈佳明又离了婚,希望可以和她重温旧梦……但无论是袁耀发还是陈佳明,最后都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许美静就在这样的打击下,精神失常,被警方送进了精神病院。

     周世礼没有听过这个女歌手,他平常工作已是日理万机,能供娱乐消遣的时间简直少之又少!

     不稀奇,这世上总有痴情的女子为爱痴狂,可也总有薄幸的男子辜负女子。世间可爱的女人有多少,男人们就能够爱多少。所以,把自己的感情和尊严孤注一掷在男人头上,实在是件不明智的事情!

     不过,欧韵致喜欢许美静的歌。

     在美国,在她在异乡度过的许许多多寂寞而安静的晚上,她都喜欢戴上耳机,在这样寂寞如水的歌声中慢慢睡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寂寞,今天晚上,欧韵致有些失眠。

     她想起了谭明朗。

     想他在她于JHU的宿舍里一遍又一遍地吻她,吻她的嘴唇,吻她的脖颈,吻她身体的每一处,可是始终没有越过最后一步。

     没有谁对谁说“对不起”,只是他们都知道,这段感情终于走到了尽头而已。

     出身内地高干家庭的谭明朗,正如他的母亲所说的那样,需要一个可以和他一起携手并肩站在阳光底下的妻子。

     而她显然不是。

     她是不可见人的私生女。

     晨光微亮的时候,他整理好衣物离开了她的宿舍,她其实一直醒着,可是她没有留他。

     尊严是她至为珍贵的东西,她不会轻易抛弃它,用来挽留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

     闹钟刚刚敲过五点,周世礼就起了床。

     他是个再勤力不过的人。平常如无意外,总是在晚上十一点半上床,早晨五点半之前起床,晨练、然后办公,这么多年,很少更改。

     不过今天他要搭乘上午八点半的航班回北京。

     走进机场大厅的时候,秘书仍在快速地向他报告着今日中外报纸上的重大新闻,他一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一边留神听着,不经意间抬起头,就看见宽敞明亮的机场大厅里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一袭火红的大衣,腕上挽着的是绝顶矜贵的黑色铂金包,大大的GUCCI墨镜罩在眼睛上,五官看得并不是很清,但是,肤白、貌美、长发飘飘,红色的大衣并未扣起,快速走动间一双笔直修长的大美腿晃得人心魂俱颤!

     周世礼呆了呆,一瞬间几乎要以为是哪家经纪公司力捧的女星!

     可是,是哪间经纪公司这样慧眼识英雄,居然能打造得出这样大气的女星?看眼前的这女子,美得霸道,美得大气,美得气场十足,简直震撼人心!

     可惜,在他胡思乱想间,那女子已快速地经过他身边,大步流星地往入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