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二八
    陈志军喝到后来站都站不稳,被人扶着进屋的,王建党和张涛把陈志军放到床上,又要去给陈志军脱鞋,被苏英华抢先一步,“你们都没怎么吃东西,先去去外面吃点东西,这儿我来就好。”

     “那嫂子我和涛子先出去了。”王建党拉了拉张涛,示意他一起出去。

     张涛挠了挠后脑勺,他和王建党都是陈志军的战友,听说陈志军要结婚,他大老远地从东北赶了过来,不过连长的酒量比他和涛子都好,怎么这回反而是先倒下?

     张涛往后睨了眼陈志军,瞳孔微缩,连长正盯着嫂子看,张涛不可置信地看向王建党,等身后的门被掩上,他瞅了瞅四周见没人,凑到张建党压着嗓音问:“连长是不是故意的?”他问的时候盯着王建党,见王建党丝毫不惊讶,就晓得他猜对了。

     “连长做啥要装醉?”张涛问。

     还能做啥?不就是为了跟媳妇亲近!当年他结婚也是这样干过,就这注意还是他出的,王建党想到张涛还没媳妇,这事跟他说了也不懂,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连长的伤没好,医生不是说不能多喝酒。”

     张涛点点头,医生说这话的时候他也在场,那些医嘱还是他说给王建党他们听的。

     “走,喝酒去,回了部队想喝多喝不到。”王建党拍了下张涛的肩膀说。

     苏英华不知道门外的谈话,她脱掉陈志军的鞋袜,把他的双脚给搁到床上。闻着陈志军身上散发出的刺鼻的酒味,苏英华面露担忧,倾着身从床里头把被子拉过来给他盖上,压了压被角,突然手腕被抓了。她顺着手向上看,陈志军侧着脑袋冲她笑。

     眼神明亮,哪像是个喝醉酒的人。

     苏英华肯定地说:“你装醉。”话落她腿一软,瘫坐在床上。

     从苏家出来后,她整颗心一直紧绷着,生怕出了什么意外让这门婚事又给黄了,尤其是看到陈志军“醉”到在床,毫无知觉的样子,更是担心得不得了。还好只是装醉,苏英华悬着的心落了地,她嫁了五次,这回算是……把自己给嫁了出去?

     陈志军却慌了,看到苏英华突然“摔倒”,以为是被他吓到,坐起身把人拉到怀里,苏英华挣扎了几下,陈志军反而抱得更紧,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别怕,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吓到你。”

     苏英华听着他的轻声细语的道歉声,挣扎的力道渐渐地轻了,慢慢地柔顺着靠在他的胸口,耳边传来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到安心又委屈。

     “要不你打我出气。”陈志军感觉胸口湿润,双手按在苏英华的两臂,微微拉开,注视着苏英华微红的杏眼,诚恳地提议道。

     苏英华轻锤了一下,这是把她当小孩哄了?她把头埋进了陈志军的胸口,嘴角轻扬。

     很久没有人哄过她了?

     好像她第一次被退亲,即便错不在她身上,但所有人都指责她的不是,连她亲生祖母都说她勾不住男人的心。自那以后,她被迫自己成长,不再有点委屈就扑到亲人怀里哭泣。

     她都有点舍不得放开,想到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苏英华主动从背后抱住陈志军,陈志军僵了一下,双手紧紧地环着她的肩膀。

     苏英华不知道他们抱了多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门口有人在敲门,“英华,英华……”

     苏英华慌张地推开陈志军,陈志军拉着她的手顺势往后一到,撞到床板发出“哐当”的巨响。

     “英华,英华,怎么了?你没事吧?”刘胜美又敲了一声,“我进来了。”

     “大妹子,人家小两口躲在屋里,你进去干嘛?……”

     苏英华涨红了脸,瞪了一眼咧着嘴无声大笑的陈志军,手撑着陈志军的上身坐起来,扬着声急忙喊道:“婶子,我没事,撞到凳子了,我这就来开门。”她说的又急又快,生怕刘胜美闯了进来,那她就没脸见人了。

     苏英华揉着膝盖去开门,门口不单是刘胜美一人,还有张红霞几个不认识的媳妇也在。

     “婶子,嫂子。”她叫了一声。

     那几个媳妇挤眉弄眼,暧昧地看向苏英华,见她身上衣衫整齐,又探着头往里张望,看不到陈志军,不过对着门的方向的确是倒了张椅子,心里的那点怀疑也消了,对上苏英华平静的目光,脸上露出讪笑,找了个借口逃了。

     刘胜美和张红霞过来是知会苏英华一声她们要回家了,陈家的宴席散了,不少离得远的亲戚都走了,苏家虽然是一个村的,但是身为娘家人是不好再男方家多待。

     “卫东喝多了,卫国在楼下看着他,我们就先回去了。”

     苏卫国兄弟两个是娘舅,自坐下就不断有人过来敬酒,苏卫东年纪小,没一会儿就被灌醉了,苏卫国酒量不错,但经不住劝酒的人多,这会儿脑子也晕乎乎的,坐在凳子上差点摔下去。

     苏英华看着烂醉的苏家兄弟,有点不放心,张红霞挺着大肚子,能顾好自己就不错,刘胜美又如何顾得了两个烂醉的大男人。

     刘胜美看出苏英华的担心说:“志国跟我们一起回,他背卫东,我和红霞扶卫国。”

     陈志国虽然是陈志军的堂哥,但他年纪比陈志国大十岁,在陈志军这一辈里心中算是小半个长辈,今天到没怎么被人劝酒。

     苏英华已经看到陈志国走过来,步伐稳定,眼神清明,他背起苏卫东一点也不吃力,刘胜美和张红霞扶着苏卫国跟在后边。

     陈志军虽然没喝醉,但也喝了不少,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酒劲一上来,很快地睡着了。苏英华一进屋就听到陈志军的呼噜声,她顿时放轻手脚,慢慢地把方才特意给碰到的椅子给竖起来,又轻手轻脚地开了箱子,找了件旧衣服换了起来。

     楼下的人散了差不多,陈家请来帮忙的人在收拾东西。王小妹几个正一张桌一张桌子地理碗筷,碗里还有剩菜,就把同样的菜倒在一起。

     “嫂子,我来帮你。”苏英华挽起衣袖就要帮忙。

     王小妹给拦了,“不用,你回去歇着。”

     苏英华没动,一旁搬着箩筐的媳妇跟着劝道:“哪有让新媳妇进门第一天就干活的,新娘子听你嫂子的话赶紧回屋,以后有的是机会表现。”

     苏英华见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客气,乖乖地回了屋。

     今天人来人往,收拾得再干净的房子也变得有些凌乱,楼板上还留有不少的脚印。

     苏英华先把地给扫了一遍,又找来拖把拖了地,刚要拿起抹布擦家具,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抬头看去,陈志军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靠在床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醒了?”苏英华很自然地问了一句,方才的那一抱,好像他们之间的那点隔阂好像消失了。

     陈志军眼底笑意加深,“醒了。”他起身走到苏英华身边,拿起抹布,“要擦哪里?”

     苏英华抢过抹布,“这里不用你,你去外面帮忙。”她推着陈志军出门,说到底这里是陈家,哪有主家的人不干活,全让客人帮忙做活的理。她脸颊微烫,方才陈志军反手握了她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地在手心蹭了几下,痒到心里去了。

     等脸上的热度褪去,她又开始重新忙乎,桌子、箱子、衣柜一一擦过,窗户和门也没放过,最后她趴在床上捡花生,花生硌人,不收拾干净,晚上可怎么睡?

     一想到晚上的事,苏英华感觉脸上刚褪下的火又烧了起来。她甩了甩头,试图把以前嬷嬷跟她讲过的夫妻间的事给甩出去,可越是想要忘记,脑子越是控制不住地去想。

     她恼羞地丢了颗花生,整个头埋到枕头底下,正在这个时候陈志军还完桌子和碗筷地回来了,推门进来,脚边滚过一颗花生,见苏英华整个人裹着被子趴在床上,“怎么,是哪里不舒服吗。”

     他扶起苏英华,扯开她紧紧抱住的枕头,手摸上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苏英华挥开他的手,躲到床角,别过头不敢看陈志军,咬着嘴唇轻声说:“我没事。”

     陈志军不信,屋里黑,看不清苏英华的脸色,但手底心的温度却骗不了人,“不行,得找六叔看看。”

     陈六叔是小陈村的赤脚大夫,轻微的脑热头痛的病还是看的了。

     苏英华不肯,陈志军说要把六叔给叫过来,苏英华依旧不同意,她这哪是病,可那样羞人的话又说不出口,一个劲地强调她没事。

     陈志军还要再劝,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哗。

     “英华,英华,志军啊……”

     苏英华却是皱起了眉,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那是冯春苗的声音。

     这个时候陈志军也听出来了,他心生不悦,大好日子冯春苗这又是闹哪一出。

     冯春苗慌里慌张地跑进陈家,嘴里叫囔着女儿女婿的名字,刚好碰上陈国强回来,一下子扑了过来,在离陈国强很近的地方停下,“陈老哥,亲家公,你的帮帮我,我实在是没法子了。”冯春苗大声哭泣,“我家,我家英秀不见了。”

     陈国强吓一跳,站在楼梯间的苏英华、陈志军也收到了惊吓。

     苏英秀不见了?

     苏英华从陈志军眼里看到了同样的诧异,她细细回想,心一紧,今天她还真没见到苏英秀。

     “英华,英华,那是你亲妹子,你得救救她。”冯春苗见着苏英华,两眼放光,飞速地跑过去抓住苏英华的手,话是对苏英华说,目光却落到陈志军身上,一脸祈求地说。

     “怎么回事?”陈国强肃着脸,边问边往外疾步走,冯春苗为难地看了眼苏英华他们,咬着牙追上陈国强,她就不信有陈国强在,陈志军会不来帮忙。

     苏英华也跟了上去,苏英秀这个是不讨喜,但亦不想她出事。出了院子,放眼望去,近近远远有不少会移动的火把,四面八方传来喊声,“英秀,苏英秀……”看来差不多整个村的人都在帮忙找苏英秀。

     冯春苗留意到陈志军跟在身后,心里松了口气,说起话来轻松许多,“中午开席的时候就没看到英秀,我和德福以为她是来这里,可卫国他们回来说没看到英秀,我跟她爸找遍了都没给找到人。”

     先是一大家子找人,除了烂醉的苏卫东外,苏卫国淋了盆冷水清醒过来跟着一起找人,后来是托邻居帮忙,慢慢地村里听到消息的都自发地过来帮忙寻人,不过便是这样,苏英秀依旧没被找到。

     冯春苗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还是经人提醒想起陈志军,村里的柱子丢了还是他给找回来的,顾不得心里对陈志军的恐惧求上门。她来的路上忐忑不安,只要陈志军答应帮忙,当时想着哪怕是要给苏英华跪下她都愿意。

     只要,只要她的英秀能够回来。

     “英秀,英秀你在哪?”冯春苗情不自禁地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