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三一
    念头一闪而过,就被苏英华抛之脑后,苏英秀禁不禁足都不管她的事,她已经是陈苏氏,苏家的事不是她该操心的。

     她坐在冯春苗的对面,抬眸不动神色的打量她,盯的时间长了,冯春苗有所察觉抬头望了过来,苏英华也不避开,大大方方地看她,冯春苗脸上没有伤,眼睛倒是红肿得厉害,至于身上有没有伤,衣服遮掩了看不到。

     冯春苗感觉苏英华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她全身,尤其是在她的眼睛上停顿了一会,她忽然想起脸上的不妥,一张老脸又青又红,欲要发作,苏英华已经移开了眼。半天之内一连在苏英华身上吃了两次瘪,冯春苗不是不气,只是她悲哀地发现每回对上大丫头,脑子里终会浮现她拿凳砸苏英秀的画面,那股狠劲让她望而生畏。

     作为苏家新鲜出炉的女婿陈志军被苏德贵和苏卫国兄弟一个劲地灌酒,喝到最后陈志军只是脸色微红,而灌酒的三人却喝多了趴在桌上起不来,连后来加入的苏德富也喝了不少。

     别看陈志军像个没事人似的把四个大老爷们都抗回他们各自的屋,但他一挨着苏英华的床就倒下,自己睡还不算,非得拉着苏英华一起睡。苏英华几番挣扎无果,只得由着他搂着睡觉。

     苏英华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看着手腕上陈志军送的表,她推推还在睡觉的陈志军。回门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等两手收拾好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小两口拿着刘胜美给的两根葱走了。

     回到陈家陈国强已经做好了饭,是就着剩菜煮成汤下的面条。菜是剩菜,但面条是白面做的,陈国强擀面劲道,苏英华吃得很欢,苏家天天番薯咸菜,黑面馒头又硬又糙,白面被冯春苗锁在柜子里,那是苏德富和苏英秀吃的。

     苏英华一连吃了两碗实在是吃不下了才停下筷子。陈志军看着她这模样,对着陈国强说:“爸,你这面做的不错,明天咱还吃面。”

     陈志军吃了吃了这么多年他做的面条没夸过,今天开口为的还不是媳妇,陈国强笑道说:“行,咱家的白面还有半袋,够咱三吃个几顿。”怕苏英华不好意思,他强忍着自己不去看她。

     苏英华听了羞红了脸,他们话里没说自己,但她依旧是听懂了,急着解释:“爸,不用了麻烦,我就是很久没吃了,有点馋。”冯春苗对苏英秀的好她看在眼里,苏英秀求了几天冯春苗才舍得给她蒸一个白面馒头,可想而知白面在这个时代的精贵。

     陈国强豪气地说,“咱家不差那点吃的,”他每个月不但有二十二元的工资,还有工分,不要说白天,苏英华就是天天吃肉也养的起。

     苏英华不是个扭捏的人,扬言说:“那行,爸明天我给你们下面,你们尝尝我的手艺。”这话正中陈国强的下怀,他高兴的哈哈大笑。

     走完回门,婚礼是正式地告一段落。回门的第二天陈志军和苏英华就去领结婚证。小陈村很多夫妻是事实婚姻,他们只办婚礼没领证,但陈志军当过兵见过世面,觉得既然都结了婚,不差那点钱吧证给扯了。他把这事跟苏英华一说,苏英华听说结婚证是类似以前官府的政府承认的,想都不想地应下了。

     他们是一个村的,在大队开了证明去公社领了结婚证,苏英华帮着两张硬纸稀罕地瞧着,最上面正中间是颗五角星,五角星左右两边各有三面红旗,五角星之下清晰印着“结婚证”三个字,后面是一串数字,在这一行下边写着两个人的名字、性别、年龄和一段“双方自愿结婚,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的内容,下边是戳着一个大红印章和他们领证的日期,旁边盖子一个红色“囍”字章。结婚证左右两边以及上边是金黄色的麦穗拱卫,底部画着高低不一的红色房子。

     苏英华左右看个够不停,越看越觉得很她熟知的三书很像,“这就是结婚证?”她问陈志军,陈志军也没见过结婚证,咳了几声,“错不了,上边还有咱们公社的印章。”陈志军背了个洗得褪色的挎包,把结婚证小心地折好放装进去,“我们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婚礼当酒席,领证当然也要庆祝。

     “叔叔和婶子不是让我们去他家吃饭吗?”苏英华问,“自行车还在他们家放着。”

     他们今天是和苏德贵夫妻一起进城的,苏德贵请的假快到时间了,苏英华的婚礼也结束了,见村里没啥事就和刘胜美先回城,苏卫东还想继续留在村里玩耍。陈志军不能骑自行车,便让刘胜美骑着他的自行车带着苏英华,他则坐在苏德贵后边。苏德贵听说小两口要领证,热情地邀请他们办好事去家里吃饭。

     “我和叔他们说了,不去吃饭。”陈志军边走边说。

     “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就不知道?”苏英华的话刚落下,接着恍然大悟地说:“你那时候说有事就是这事?”他们和苏德贵夫妻分别后,陈志军说还有事跟苏德贵说让她等会又折返回去。

     陈志军笑着没说话,苏英华当做他默认了,走了几步又想起一个问题问:“你带粮票了?”上次买衣服的时候陈志军带她下过馆子,那个时候她看什么都新奇,清楚地记得当时陈志军给的是粮票和钱。

     陈志军指指包,“我早就拿了。”他既然想带媳妇下馆子,自是在出门前就把粮票给备好,而且现在政策宽了,很多时候多给点钱,不用粮票也能买吃的。

     他们出来领证穿着是结婚的那套新衣,这回服务员见到他们态度笑眯眯的,丝毫没有上回的不耐烦。陈志军坐下直接点菜;“一个红烧肉、一个小鸡炖蘑菇、一个红烧带鱼和一个油焖大虾。”他一口气点了四个菜,问苏英华,“英华,你要吃点什么?”

     苏英华想着他们就两个人,陈志军点的菜够多了,摇了摇头,陈志军见状又要了三碗猪油拌饭和一碗汤。

     服务员看他们不再要其他的了,微笑着说:“一共四块七毛和六两粮票。”陈志军交好钱和粮票,两人坐着说了会话,菜陆陆续续地端上来了。这个时候到饭店吃饭的人很少,上菜的速度很快。

     陈志军夹了块肉到她碗里,“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苏英华看着他夹起一只虾剥皮,以为他是自己吃,不想他又一次夹到自己碗里,陈志军说:“上回你没吃几个就没有了,这次多吃点。”苏英华一愣,怪不得这些个菜听着耳熟看着眼熟,全都是上次他们其中点过的菜,不过上回人多,这些菜她夹过一两回就没了,不想陈志军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苏英华感动极了,吸了吸鼻子,咽下嘴里的肉,笑着说:“那你可不许吃啊!”她是打趣说着玩的,不料陈志军严肃地点点头应许道:“我不吃,这些全归你。”苏英华以为他是在开玩笑,陈志军还真的不碰这些个菜,也不吃饭,把虾端到跟前一个个剥皮放到她碗里。

     “够了够了,你也吃。”苏英华用手挡住碗说。陈志军看她碗里的虾肉堆得尖尖的,这才住了手自己开始吃饭。苏英华见他只吃饭不夹菜,学着他的样子把装有红烧肉的碗推到他跟前,学着他的话说:“快吃,凉了不好吃。”见他还是不伸筷子,白了他一眼,“再来两个我也吃不下这些菜。”饭店吃饭不便宜,但他们量也给得十足,全都是用大海碗装的。

     陈志军吃饭很快,在苏英华放下筷子不久,他就把剩下的饭和菜都扫光。吃完饭陈志军提议去百货商楼逛逛,苏英华摇头拒绝,虽然现在才十二点,但他们要去趟苏德贵家把自行车拿回来,从城里到小陈村得走两三个小时,回到家还不得天黑,想了想问:“你说我学自行车怎么样?”她如果会自行车的话,回家只要骑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你想学吗?”陈志军问,媳妇不会自行车也没关系,等他脚好了,媳妇想上哪自己载她去,不过媳妇要是想学的话,自己也愿意教。

     苏英华心里也说不上来想不想学,在她看来自行车只有两个轮子很不安全,每次坐在后边她都要紧张一下,担心自行车会倒下去,觉得自行车比不上骑马和坐马车,不过来到这个时代她就没看过马和马车。陈志军走在她身旁,见她脸上犹豫,说:“你慢慢想,想学也方便,家里就有自信车,什么时候学都可以。”他私心是不想媳妇学车,这样以后他可以载媳妇,两次看到媳妇坐在别人身后,他都恨不得那个人是自己。

     苏英华这个时候却想明白了,她还是得学,会了出门比较方便,虽然她不觉得以后自己出来的机会多,但总得会骑,她把想法跟陈志军说了一遍,陈志军心里多少有点失落,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行,等回去了咱再院子里教。”陈志军刚说完,他们身后“嘀嘀”声响个不停,苏英华好奇地回头,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