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一五
    苏德富狠狠地瞪冯春苗一眼,回过头来对着苏英华变了个脸色,说起话来又急又快,“大丫头,你妈说你摔了?摔哪里了?”视线落到苏英华的眼角的乌青上,不免抱怨地说:“还好不是很严重,说过你好几次了,走路的时候要低头看路,你怎么老是记不住,你看过几天就要结婚了,这可怎么好?”

     苏德富嘴上说着埋汰的话,心里却舒了口气,苏英华肤黑,眼角的乌青看着不是很明显,睡个一觉第二天基本就能消肿,至于苏英华身上是否还有他看不见的伤,他不太关心。

     苏英华抿了下嘴,哪个人摔倒会好巧不巧地只伤到了眼,不说话,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苏德富突然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嘴上喃喃的叫了出来,“妈……”

     苏英华挑了挑眉,冯春苗立马拉下脸,用力地推了一下苏德富,苏德富惊醒过来,这才发现眼前的人不是他那早已去世的妈,而是他的大闺女苏英华。

     他细细打量着苏英华,他知道苏英华的长相随了他的妈陈玉娟,但今天之前他一直认为两人有六七分的相似,可此时此刻苏英华站在楼梯台阶上俯视他,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像极了十三年前陈玉娟最后一次正眼看他的神情。

     他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她们脸上的讽意。

     可凭什么她们一个两个地都看起他?

     她们又晓得什么?

     苏德富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想起那些个不好的回忆,他顿时没了和苏英华说话的心思,看都不看苏英华一眼,毫不遮掩地生硬地转过话题,跟苏英秀说话。

     苏英秀一边亲昵地对着苏德富撒娇,逗得他呵呵笑不停,一边示威地冲着苏英华使眼色,不过在看到苏英华朝她晃了晃手中的那张凳子时,立马萎靡了下来,视线不敢在苏英华的方向停留。

     对于苏德富态度的转变,苏英华压根不放在心上,她不但不是愿主,和苏德富没有深厚的感觉,而且她早就看透苏德富,自是不会为他突然的变脸感到伤心,反倒是觉得苏英秀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性子,才被她吓了一顿,就上赶着来找事,她丝毫不手软地又吓唬了她一遍,心里满意极了,在苏德富干巴巴的笑声中,她拎着凳子外屋外走,她记得院子的角落有堆木棍,里面或许有适合做凳腿的。

     她想把凳子给修好,苏家就只有四张长条凳,被她弄坏一条,剩下的根本就不够坐,她可不喜欢和人挤着坐。

     苏德富望着苏英华走远的人影,心中更是不喜,连背影都和陈玉娟一模一样,永远挺得直直的。

     他恨陈玉娟,即便人早就不在,他依旧心中愤恨不已。

     都是她的儿子,同样在那个年代抛弃了了她,她为什么只认陈德贵一人。

     他因为陈玉娟失去了当生产队会计的机会,而陈德贵却因为她去了城里工作,成了城里人。

     苏德富脸上露出疯狂的神情,黝黑的脸涨的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说得正欢的苏英秀怯怯地偷瞄苏德富,说话声慢慢地变轻,最后噤若寒蝉。

     屋外很冷,一会儿的功夫苏英华露在外面的手冻得发红,她在一堆木棒中找到三四条看着相差不大的木棍,一一拿起对照的凳腿比划一番,发现没有一根木棍是适合作凳腿。

     她失落地把木棍放回原处,哈着手站起身,实在是太冷了,手握着木棍像是摸冰块,冷到骨子里去,她搓着手跺着脚,听到院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靠近有远去。

     突然一阵风从院门外灌了进来,她打了个冷颤看过去,陈志军的人影出现在门口,迈着叫往里跑。

     陈志军他身形一顿,向屋里去的步伐转了个方向朝她跑来。

     他跑得有些急,嘴里一直呼出白气,“你没事吧?”

     陈志军急切地问,一脸关怀地看向苏英华,见她眼角有伤,脸色难看,阴沉都能滴下水,沉声问:“谁打的?”伸手去摸那伤处,还没碰到苏英华的脸就收了回来,“苏英秀动的手?还是冯春苗?”

     他不给苏英华搭话的机会,直接把心里的猜测问了出来。苏英华瞪圆了眼,“苏英秀。”

     陈志军直接抬脚就走,苏英华一看他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明白这人是要为她出气去,连忙出声喊住他,“你别去,我没吃亏,苏英秀比我还惨。”

     她高兴地向陈志军描绘苏英秀脸上的伤,不是她担心苏英秀受罪,而是觉得没必要,她已经自己报了仇,陈志军这一去,反而会把事闹得更大。

     她不怕别人怎么说她,可她就是不想陈志军因为她被人指点。

     陈志军心里一片柔软,苏英华脸上带着笑,可看向他的目光充满担忧,他上前一步,更加靠近苏英华,那片青肿特别刺眼,“还疼吗?”

     苏英华摇摇头,是真的不疼,陈志军从口袋掏出一瓶消肿的药递给苏英华,苏英华说什么都不要,让陈志军把药给拿回去,她是受了点伤,但也就是看着吓人,不必陈志军把他自己的要省下来给她。陈志军却是不肯收回,两人僵着了会,最终还是陈志军那会止痛的药,把消肿的推给苏英华说:“药你先拿着,我要用的时候找你拿。”

     苏英华虽然觉得这样有点麻烦,但看陈志军毫不退让的态度,想了下同意了,她这点乌青过个一两天就能消肿,到时候再还回去也不迟。

     陈志军见苏英华收下了腰,眼里涌出笑意,目光瞥到苏英华手里的目光,不解地看着她,等知道苏英华是要找凳腿,嘴角抽了抽,睡觉的凳腿是用柴火做的。

     他目光一扫,看到墙角立着根木头,他走了过去绕着它转了两圈,又是摸又是敲,对跟过来的苏英华说,“斧头放哪里?”

     “在屋里。”苏英华转身就要去拿,被陈志军制止了,他问清楚斧头的位置,径直往屋里去。

     苏英华不要他帮着出气,他却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是不能对着冯春苗他们出手,可也得在她们面前表格太,免得是个人都能欺负到苏英华头上。

     陈志军板着脸,手里拿着把斧头,特意从冯春苗和苏英秀面前晃过,冯春苗骇得血色全无,苏英秀手脚冰凉,浑身动弹不得。

     等陈志军出去,她直接瘫倒在地,尖叫地哭了出来。可这会儿没人能去安慰她。冯春苗自己都吓个半死还没回过神来,哪有精力去安慰人。

     苏德富心情本就差,虽然陈志军没有从他前面走过,可临出门看他的最后一眼,让他心情更坏,被苏英秀嚎得心烦意燥,直接甩手上楼。

     陈志军挑了快空地,立起那块木头,一斧下去,直接把木头劈成两半,他拿起其中一块又是一斧,木头很快就被他劈成和凳腿差不多大小的木棍,比划了一下凳腿的长途,对着木棍上做好的记号,用力一砍,木棍立马缩了一截,他拿着木棍往凳子上装,口有些小,装不进去,用手衡量直径做好记号,一手凳子一手斧头,削去木棍上多余的部分。

     苏英华完全是插不上手,她是想帮忙,可陈志军不让,他动作很利索,三两下地功夫就把木棍按到凳子上,又替苏英华把凳子搬回屋里,斧头放回原处。

     “我先回去了,明天来接你去城里。”陈志军对着送他出门的苏英华说,至于去城里做什么,两人心里都清楚,这事早就一开始就约好了。

     结婚的时候男方要给女方买身衣服,新娘当天穿着这身新衣进男方的门。

     苏英华注视着陈志军远去的背影,他的脚没好利索,走路依旧是跛脚,可却让她觉得很安心。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要看过几天后让你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