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六三
    话都说到这份上,苏英华最后还是说出了张卫红的事,不说她跟李桂花是因为张卫红结下梁子,就小陈村传的流言来讲,张卫红也不是全然无辜的,在那些个谣言中出了很大的力。

     村里的谣言除了说她带衰外,还说她品行有问题。苏英华一听这个,就记起曾经张春兰跟她提过张卫红背着人说苏英秀与男人私会,话里话外影射她。只是苏英秀没被抓个现行,没有真凭实据的捕风捉影一向是信的人少,大伙听过也就哈哈一笑,图个乐趣,没放在心上,所以在当时没欣起什么风浪。

     后来苏英秀被打了,虽然苏家是关起门来打的,但闹得动静很大,只言片语被人听去了,大伙想起早前的风声,慢慢地从说苏英秀闲话,到苏家,最后波及出嫁了的苏英华。

     其中的过程少不了张卫红和李桂花的推澜助波,前有李桂花说苏英华晦气,后有张卫红私底下暗指她人品问题,不过大伙更惧怕、更在意的是苏英华带衰的事,苏英秀引发的闲言闲语反倒没那么的显眼。

     可不显眼不代表就没这回事,苏英华直接把这账算到张卫红身上,对于这样子的母女俩,苏英华压根儿就没想要给对方留面子。

     李桂花满心的绝望,她坐在地上茫然地环顾四周,苏英华小两口已经走了,看热闹的人也陆陆续续地散了大半,可他们离去前异样的眼神却深深地烙在她脑海中,尤其是走得近的人眼中的鄙夷、厌恶,刺痛了她的心,使得她清晰地意识到这回她的卫红是彻底坏了名声。

     随即李桂花眉眼间流露出淡淡的悔意,她后悔不该跟许家较劲,一心想找个比过许卫星的,她就该早早地将闺女的婚事定下来。

     原来张卫红和许卫星黄了后,李桂花知道这样的大事瞒不住,当有人问起,她吱吱呜呜地把原因推到许家头上,后来见许家那边没吱声,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再有人来问,李桂花张口就道是许家反悔了,又掉落了几滴泪,搞得大伙纷纷安慰起她们,有的甚至跟着他们大骂许家不厚道,还有好些人说要帮张卫红做媒。

     只是李桂花嫌弃他们介绍的人要么比不上许卫星的本事,要么就是家里条件不如许家,找了借口一个个推掉了。

     完了,全都完了。

     苦心隐瞒的真相就被苏英华当着大伙的面囔了出来,李桂花知道不用等到明儿,过不了多久就会满村皆知,不用别人提醒,她就知道那些个原来有意向的人不会再上门了,以后也不会有知根知底的人相中卫红,她的卫红只有远嫁的份。

     李桂花的脸立马狰狞起来,全都怪苏英华,如果一开始苏英华就没拒绝过他们,这会儿卫红都已经结婚了,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事了。

     陷入偏执的李桂花不会去想非亲非故的,苏英华凭什么就非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她依旧错怪在苏英华身上,丝毫不后悔她说的那些编排苏英华的话,要知道在谣言之前,苏英华根本就没打算把张卫红退亲的真相说出来。

     李桂花的两个儿子手足无措地立在一旁,伸着手去扶李桂花,李桂花一甩胳膊,躲开他们的手,自己撑着地缓慢地爬了起来。

     正在她思虑着该如何报复苏英华的时候,留在最后的陈大队长发话了,“你也别再想着去举报陈志军了,不会有人来抓他的。”

     陈大队长见李桂花不忿的样子,是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但不妨碍他说起来意,他不是被人喊来的,原本他就是要来张家,走到半路才听说打架的事。

     李桂花身影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陈大队长,陈大队长淡淡地说:“早跟你说过上头的政策变了,陈志军做买卖不是投机倒把了,你偏不信,竟然背着我告到城里去了,你哪来的胆,有没有把我这个大队长放眼里。”

     李桂花不久前跑来跟他举报陈志军投机倒把,他好言劝了回去,还把上头发下来的相关文件找出来,一字一句念给她听,原以为她听明白了,不想转身就往公社去。

     陈大队长想起上头领导批评他工作不到位,没有把国家政策落实到村里,他是说不出的郁闷,连看都不想看李桂花一眼,警告道:“你要是不信,可以继续去举报,去县里、去市里,不过到时候有个啥事,可别怪我没事先劝过你。”说完就走了,当初他还以为李桂花是眼红陈志军赚钱呢,今天算是知道哪里是嫉妒,完全是报复。

     李桂花心灰意冷,她唯一能想到要苏英华好看的就是举报陈志军,说苏英华谣言的时候,她信誓旦旦保证陈志军很快就出事,那是因为她已经去公社举报了陈志军,她一直在等着公社来人把陈志军抓走关进去,到时候苏英华将永远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又有她起先说的那番谣言,更是让苏英华抬不起头来做人。

     今天她远远看到陈大队长跟一个看上去就不是村里人的男子一起,以为那人是来抓陈志军,按耐不住兴奋就不管不顾地说了,这才有了之后的事。

     可陈大队长的警告,彻底打碎了她的预想,不但陈志军是没罪,而且她还得罪了陈大队长,向陈大队长举报那会,她觉得陈大队长包庇陈志军,越想越不甘,脑子一热壮着胆偷偷地向公社举报。

     李桂花晓得她这番举动引起了陈大队长的不快,想到以后陈大队长会为难他们一大家子,她打了个冷颤,连苏英华的事都暂时顾不得理会,满脑子的后悔,愣愣地看着陈大队长走远,连陈阿婆脸色铁青地回来都没留意到。

     “英华,你别生气,我以后不打架了。”陈志军瞅着苏英华的脸色说,“我也不会再瞒着你了,以后外面有什么时候我都跟你说。”媳妇脸上没点笑容,他想媳妇这是生气了,那不是气他打人就是气他瞒着外边的谣言。

     苏英华回过神,反应慢了一拍,愣了下才开口说:“你说苏英秀的事是不是真的?”她不是生陈志军的气,而是一直在琢磨苏英秀的事。

     张卫红跟苏英秀交好,不但陈爱玲是这样说,她还在苏家那会,也常常看到两人在一块说说笑笑,看着交情不错的样子,所以很大可能苏英秀私会男人的事是真的,苏英秀把她的事告诉张卫红,然后张卫红却说给很多人听。

     而且记得那回她去看望王小妹,苏英秀在拐角不断地回头,依依不舍的样子,现在想来那墙背后的人该就是那男的。

     苏德富又是个好面子的人,能让他动手打苏英秀,必定是苏英秀做了什么有损他脸面的事,要不然以他的性子,最多就是让冯春苗出手,不会自己亲自动手。对原主不就是这样,躲在冯春苗背后折腾原主。

     “是真的,冯春苗当街堵到人,苏英秀那回挨打就是因为这个。”张红霞抱着小平安进来,听到苏英华问陈志军的话,就开口道。

     两边喊了人又重新落座,张红霞把怀里的小平安递给陈国强后,关心地问:“我就是听说了志军跟人打架了,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跟那家人打起来了?”住院那会,苏英华两口子忙进忙出,这份情她记在心里,这不一听陈志军跟人打起来,忙过来瞧瞧,要真有事的话,也好帮一把。

     现在她做事不用再看冯春苗的眼色了。

     张红霞的日子可好过了,连前段时间的农活都没做,冯春苗敢说个不字,她拿苏英秀害她早产的事威胁,冯春苗就投鼠忌器。

     村里的关于苏英秀的流言,什么与男人私会,什么推嫂子害得嫂子早产,冯春苗都听说过,但知道归知道,别人也就在背地里说个几句,没有摆到明面上,但张红霞要是开口说,那就铁证如山,冯春苗不想苏英秀坏了名声,只能事事依着苏英秀。

     当然她也没打算一直对张红霞低头,她都想好了,只要苏英秀如愿嫁到城里之后,那时候她也不用顾忌苏英秀名声不好影响婚假,有的是法子拿捏张红霞。

     张红霞是不知道冯春苗的“忍辱负重”,就是知道了她也不在意,她是看明白了,对于冯春苗就得硬着来,跟她不能讲孝道,一旦软和下来,她都能骑到人头上去。而且那个家的钱大半都是她跟卫东赚的,大不了的话他们一家四口分出去单过,她就不信凭他们两口子还不能养活两个孩子,至于名声好不好听,都到了那个地步,她还会在意那点名声吗?

     想得通彻的张红霞不但以身子还虚着为理由不下地干活,而且逼着冯春苗拿出鸡蛋给她补身子,反正没分家,赚来的钱落不到自己手上,她又何不耗着身子去替别人赚钱呢,落不到一个好,反而惹来一身的腥臊。

     苏英华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学了一遍,张红霞幸灾乐祸地说:“我刚从那边过来,陈阿婆在骂李桂花,听那动静,陈阿婆这回气得不轻。”听说陈志军跟张家两儿子打起来,她急急忙忙赶去张家,却慢了一步,苏英华两人已经不在那里,她又转个弯到这里来。

     见苏英华神情淡然,一副不感兴起的样子,张红霞语气一转,讽刺地说:“其实苏英秀的事早有眉目了,你们结婚那天她不是不见了吗,后来回来了,冯春苗有没有留意到我不晓得,反正那次我就从她口中听出不对劲,好几次吐出一个陌生的名字,怕是那会儿两人就好上了。”原本她打算在苏英华回门那会提醒她,不过一则是她的猜测,二则苏英华都嫁出了,何必拿着娘家的事烦她。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还是在亲家家里,张红霞凑近苏英华,压低声音不屑地说:“听你哥说,苏英秀和那男的有点不清不白。”

     她撇了撇嘴,不遮掩地表达对苏英秀的看不上,不自爱的人的确是让人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