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五二
    看的他心里发毛。

     苏卫东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苏英华到没再看他,只是在转过头的瞬间冲他笑了笑。

     苏卫东收到这个意味深长的笑,手一抖,车扭了一下,招架不住地说:“姐,你也别冲我笑,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他脚踩几下靠近苏英华,“他们是爸厂里的同志和家属,年前刚搬到楼上,然后他家那个女儿……”苏卫东吱吱呜呜,眼睛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她不知怎么地就中意我,”

     “中意”两个字说的很轻又含糊,要不是苏英华见他那张通红的脸,差点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苏卫东看到他姐眉毛松动,忙矢口否认,“姐你别多想,我对她可没这个意思。”说的又急又快,声音免不了大了点,他再一次左顾右盼,好在街上没人注意到他的话。

     头一次背地里说姑娘家的事,苏卫东有点心虚,他再次沉声继续说:“我就那天让她进门坐了会,她就缠上我了,姐……你别乱想,”他发现苏英华射过来的目光不对劲,急急忙忙解释,“那天她没带钥匙,坐在楼梯台阶上,我回来的时候碰上,多嘴问了一句,想姑娘家怎么坐在不是个办法,就让她到家里坐等,我妈你二婶也在。……我跟她说过我对她没那个意思后,她也没再找来,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不想今天她一家子找上门来。”说到这里,他有些烦躁,“姐,你和志军哥进门前,她爸还在说可以让我跟她处处看。”

     说真话,有姑娘看上自己,还是个长的不赖的姑娘,苏卫东开始是得意的,男孩子嘛,总有那么点虚荣心。只是冷静下来后,他就觉得烦,不但对人没感觉,而且今年夏天就要高考了,在高考结束前他是没心思花在这方面的,至于高考后,考上了要去外地上大学,一去就是四年,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

     没考上?苏卫东他对自己成绩很有信心,他觉得他一定会考上的,

     他委婉地跟那姑娘说他要高考没时间没精力想这个,也不知道那姑娘听没听懂,说可以等他高考完,说了好几遍最后也顾不得姑娘家的脸面直说自己对她没那个意思。

     那姑娘是哭着跑走了,苏卫东愧疚之余松了口气。

     今天他们一家准备回村里拜年的时候,姑娘带着她爸妈上门来了,人家爸妈说什么两家住楼上楼下的是缘分,什么男人在一个办公室,什么你家是儿子我家一闺女的可以处处看。

     “他们当真这样说?”苏英华忍不住出声问,这也太直白了吧?姑娘家不是该矜持点?就她了解,这里的姑娘哪怕再中意男方,也不会主动上门提?不过那姑娘都能独自拦下苏卫东说中意他,她爸妈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奇怪,家学渊源!

     她扭过头上下打量苏卫东,话说苏家的人长的都挺不错的,便是觉得难看的苏英秀,如果她不装柔弱,她的五官看起来英气十足。苏卫东的五官跟她有五六分的像,长的又白净,看上去斯斯文文,那姑娘看上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眼光不错。

     苏卫东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对,一个字都没差。”他爸妈听完这话都愣了,如果不是他姐和自己哥来了,他们三人都不晓得该如何接话,“你们离开后他们又谈起这事,我就跟你们后头出来了。”

     “你就这样走了没事吗?二叔二婶会不会应下来?”说来苏卫东也不小了,十九岁了,在村里同龄的不是已经结婚了就是有对象了,二叔他们会不会也有这样的念头。

     苏卫东一僵,随后马上放松下来,否认地说:“我妈想让我找个大学生……”那姑娘是初中毕业,我妈看不上。他瞥了一眼苏英华,他姐像是小学都没上完,改了口问:“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什么都没看出来,在苏德贵家只坐了五六分钟就出来,而且那点时间她一直在跟苏德贵说话,要不是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她都不知道苏德贵家有几个客人,是男是女。

     之所以盯着苏卫东看,那是因为,苏英华默了默,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他脸上瞟,苏卫东额头有道墨迹印。

     苏英华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卫东,然后回过头,端着脸,算了,还是不要告诉他了,省得他到时候又羞又恼,而且说了也白说,墨迹已经干了,这会儿没有水也擦不干净。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苏卫东右手搓了一下左手,他不是已经都交代了吗?他姐怎么老是这么看他?

     在他疑惑的时候,小陈村到了,三人在路口分别,在苏卫东骑开一小段距离,苏英华喊住他,拍拍自己的额头,“卫东,你额头脏了。”

     苏卫东下意思地摸了下额头,自然是什么都没摸到,但他不觉得她姐在骗到,定是他额头怎么了,他姐才出生提醒的。有心想问个清楚,他姐已经骑远了。

     一路低着头骑车,他没直接去苏德富家,先回了自己家,顾不得搪瓷盆长时间没有全是灰尘,匆匆打来一盆水,照着水,看着搪瓷盆里映出的脸,神色刷地变难看了,手摊平,上面也有干了的墨汁。

     哪来的墨汁?

     苏卫东迅速地想起那位姑娘的爸妈说话的时候自己正在给钢笔装墨水,然后呢,然后吓了一跳,手无意思地用力了,墨汁碰了出来,他好像随意插了插就躲出去了。

     他记得自己在门口还用手擦了一下额头,大概上面的墨汁就是那个时候沾上的。

     路上碰上了多少了?他们有没有看到?

     他狠狠地搓着额头,闭着眼睛,一路的景快速地在脑子里倒放,呼出一口重重的浊气,还好路上人不多,他又骑着车,到没有人目光长时间在他脸上停留,除了他姐。

     苏卫东恼羞不已,终于明白苏英华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怪,可惜知道的有点晚,他好像把一些不该说的都给说了。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正月就过去了。陈志党在十二那天就走了,他所属的船要出海了,这一次去的不远,半个月就能回来。送走了陈志党,陈家非但没有少了个人冷清下来,反而一天比一天热闹。

     陈家的小卖部,陈志军说城里把他们样子的买卖管叫小卖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现在每天不光有小陈村自己人过来买东西,连附近几个村的人都跑来到陈家买。

     对他们来说,陈家比城里近,而且可以以物换物,便利得很,到城里去买东西,手里没钱的话,要先把鸡蛋换成钱,再拿钱去买,很麻烦,毕竟收鸡蛋的地方跟买东西的不在一处。

     陈国强每天乐呵呵的,他一天到晚坐在小屋里,也不觉得闷,有人来买东西他能跟人唠叨个十几分钟,没人的时候听听收音机,日子过得还挺充实。

     货板自从大年初一那会搬到小屋就没搬回来,小屋更靠近路口,靠路边的墙有扇窗户,别人经过的时候就能看到屋里的货板,不用特意拐进来,比在大屋要方便。

     陈国强现在的乐趣就是每天晚上吃完饭数着饭盒里越来越多的钱,早些时候他是凑足了十元就交给苏英华,到如今他是一百一百的交,两三天,有时候一天就交一次。

     陈志军也忙上了。

     他早上骑车进城把昨天收的鸡蛋、鸡给卖掉。

     鸡有的是山上捉的,不过数量很少,十来天就一两只,更多的是收来的。第一次被人问起鸡能不能抵,陈志军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整日在市场蹲着,他很清楚鸡要比鸡蛋好卖多了。

     政策改革了,做买卖合法了,但意识到的人很少,城里卖的人少买的人多了,肉比蔬菜更受欢迎。

     陈志军经这启发,立马给自己的小卖部增加了业务,收鸡。家里有鸡的,可以拿过来卖给他,不过不是啥鸡都瘦,太小太老,或者病怏怏的是不要的。收鸡要陈国强看过才觉得收不收,为这陈志军特意找人买了把称,要知道卖蘑菇卖鱼的时候是向隔壁肉摊子借的。

     不但是在家里收,起初他骑着车到各个村里挨家挨户地问,后来知道的人多了,帮着传了出去,他这才不再到处晃。

     回来的早,他就海边山上地跑。

     反正陈志军是陈家最忙的一个,他脚上的鞋磨破了两双,第三双也快报废了。

     陈家很热闹,小陈村也很热闹。

     不管碰上谁,大伙总忍不住问:“听说地可以承包了,你包不包?”

     “什么听说啊,大队长说了,那啥承包政策在别的地方已经推广了,今年轮到咱这里了。你开会的时候没在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