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五八
    这事苏英华也急不来,她只能用话宽慰张红霞,拿起刚放下的鸡汤,“要不嫂子你喝口鸡汤试试?”

     张红霞挤出个笑拒绝了,她刚喝过冯春苗带来的汤,现在吃不下,不过她还是对苏英华说着感谢的话,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苏卫国小心翼翼地抱着宝宝回来了。

     苏卫国边跟小两口打招呼,边轻轻地把睡着了的宝宝放到张红霞身边,苏英华见苏卫国一脸的憔悴,眼底有浓浓的黑圈,“哥,你今天回去休息,我来照顾嫂子,明天你再来换我。”

     苏卫国昨晚整晚没怎么睡着,大人孩子稍有个动静,他就得起来看看,有时候刚闭上眼孩子就哭了起来,一晚上压根都没消停过。苏英华的话他不是不心动,只是……

     苏卫国正思索着,张红霞就说:“英华不麻烦你,有妈在呢,怎么也轮不到你。”哪有嫁出去的大姑子伺候她月子的道理,又不是没婆婆没妈,她看向冯春苗,“妈,你说是不是?要不英秀也可以的。”

     冯春苗一怔,很快地火气上来,然后又压了下去,她听懂张红霞的言外之意,张红霞拿苏英秀的事威胁她,虽然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应下,她会怎么遭英秀,不过冯春苗看张红霞的语气神态,怕是对英秀不利。

     被捏住软肋的冯春苗黑着脸应了下来,即便在场的人都看出她的心不甘情不愿,却没人在乎,倒是苏卫国在离开前不放心地问:“红霞,真不用我留下来?”他妈能照顾好大人小孩吗?要不还是让妹妹留下来看一碗。

     张红霞催着他回去好好休息,“不用了,我妈他们大概还不晓得我生了,你回去给他们报给信。”自家男人的辛苦她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哪舍得他连续熬夜没得睡。至于冯春苗,呵呵,有苏英秀的事在前,她不怕冯春苗不尽心。

     苏卫国犹豫了,昨天慌里慌张的,倒是忘了通知岳母大舅子他们了,对冯春苗叮嘱几句,“妈,这是孩子吃的奶。”指着桌子上放着的一个有盖的搪瓷杯说,“要是不够吃的话,去医院对面左边倒数第三家林大娘家,她儿媳前两天刚生,我跟她们说过了,红霞有奶前麻烦她帮着喂咱家的孩子。”

     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就张红霞一生过孩子的,张红霞没奶,宝宝又饿得哭闹厉害,两口子正焦急得不得了的时候,经护士指点,苏卫国抱着孩子找上了门,好在这个时候人都实在,听了苏卫国的难处,看着哭的满脸通红的宝宝,二话不说就应下把自家孩子多余下来的口娘给苏卫国家的孩子。

     张红霞这次一共住了整整十天的院,苏卫国、冯春苗和张红霞娘家轮流照顾,苏英华隔个一两天拎着汤过去看一下,得了消息的刘胜美住的近,见天儿过来送饭,也不知是汤起了效果还是张红霞底子好,小平安,苏卫国给宝宝取的名字,小平安出生的第三天张红霞就有奶了,平安不再需要裹得严严地给抱出去找奶喝。

     冯春苗看着一天天的费用,心口发疼,可除了干着急外,她什么都不能做,张红霞说了,如果不让她住院,她就把苏英秀做下的事说出去。

     只要冯春苗尤强拉张红霞回家的念头,张红霞就拿苏英秀说话,若是以前冯春苗还不至于如此顾虑,只是自从听苏英秀说过张建平,冯春苗对苏英秀的名声更加爱惜,根本就不容许她的名声有瑕疵。

     其实张红霞不需要住这么久的医院,只是咱也说过,这个医院的妇产科很冷清,张红霞的剖腹产手术还是医院的第一例,这个县城的第一例,在此之前压根就没人拿过刀在产妇肚子上动手术。

     这也怪不了医院,这个年代的人会来医院检查怀孕没怀孕,但是生呢,一般都是在家里生的,即使来医院也是自个生,像张红霞这样的剖腹产在之前一个都没有。

     张红霞被送来的时候情况很危急,她又没意识了,想要她自己生,是不可能的事。眼见人再耽误下去就不行了,医生只好硬着头皮做起手术,整个过程他的手一直微微抖着,到最后缝合的时候抖得更厉害,整个伤口缝的弯弯扭扭,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

     医生是头一回做手术,为了安全起见,在张红霞住院七天后拆完线,他也不急着让张红霞出院,又留院观察了三天,看没啥问题了,张红霞这才被允许可以回家了。

     当医生宣布张红霞出院,冯春苗是最高兴的,她差点就喜极而泣,眼泪是没掉下来,不过在眼眶里打转,她捂着胸口,这个习惯是短短十天养成的,“回家好,你们爸都没见过平安。”

     相比冯春苗被迫得几乎每天来医院报道,苏德富除了第一天出现过,后面是一次都没有来,连个口信都没托人带过。

     张红霞出院那天,她娘家人一大家子和陈志军都在。大人小孩裹得严严实实,苏卫国抱着张红霞,身后张红霞的妈抱着小平安,小心地把两人放到铺了厚厚被子的牛车上,张红霞大嫂立马把一旁的两床被子给盖到他们身上,全身的角落压得很紧,不让风有空隙灌进来。而苏英华却已经在苏家准备好了房间,屋子里里外外扫了一遍,床上的被褥啥的早几天就洗过换好,就等着张红霞和小平安回来。

     听到苏家院里的的嘈杂声,苏英华知道人回来了,忙把开着透气的窗户关上插销,环顾一圈,见屋子里妥妥的,满意地去迎人。

     张红霞躺在床上,脸上露出疲惫的神情,闻讯赶来看小平安的人很有眼色地起身离开,苏英华和陈志军是最后走的,他们要送张红霞的娘家人。冯春苗一到家就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苏卫国离不开,张红霞有事能将就,但小平安一个不懂的娃,他可不管你是不是有事,一个不高兴就哭闹,这送人的任务就只能是苏英华两口子来。

     陈国强送走了来买烟的人,他踱步到厨房,“小平安到家了?什么时候我去看看小平安?”他连见面礼的红包都给准备好了。

     苏英华跟陈志军两人在小平安出生的第一天就给了见面礼,陈国强和小两口没分家,他不必再单独给一份,实在是陈国强心心念着奶娃子,又有把小平安抱回家住几天沾沾喜气的盘算,很大方地包了十块钱的见面礼。

     “我们走的时候小平安刚睡下,爸,明天让志军跟你一块去。”苏英华炒着菜说,志军也喜欢小平安,自己抱小平安的时候一直盯着小平安看,让他抱他又不敢。苏英华想,自己男人想必是很乐意陪陈国强去看小平安。

     苏英华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感觉昏昏欲睡,这几天老是精神不济,一副想睡的样子,在医院妇产科进进出出,她不是没怀疑过自己怀孕了,可她身上的那个昨天来了,怀孕的可能很小,而且怀孕的征兆,除了想睡觉,什么恶心呕吐都没有。

     或许是这几天累着了,苏英华迷迷糊糊地想,她在临睡前庆幸没把怀孕的猜测告诉陈志军,要不然这会儿陈志军指不定得多失落。

     “国强叔,国强叔~”

     苏英华坐在屋里缝着鞋垫,听到喊声,忙放下手头的针线出去。

     “志军媳妇,你在家呀,国强叔呢?家里酱油没了,我来打个半斤。”

     苏英华快速推开小屋的门进去,“四嫂,你叔出去了,”陈志军父子一早就去看小平安了,接过陈四嫂手里的酱油瓶,手脚麻利打了一斤酱油。

     陈四嫂打了酱油也不急着走,她拉了张椅子坐下,神秘兮兮地问:“听说你嫂子是你妹子推的?”

     苏英华垂眸,不吭声,这是事实,但也不是啥好事,她是看不惯苏德富一张,但也没有想象把家里的丑事宣扬出去,说出去苏英秀讨不了好,她也躲不开,毕竟在大伙眼里,她也姓苏,便是嫁了出去也是那家子的女儿。

     可要她为苏英秀的事扯谎,她又不愿意,索性闭嘴不说。

     陈四嫂瞅了瞅苏英华,压低声音继续说:“你嫂子出事那天,不少人看到你妹子慌张地从家里跑出来,没多久就传出你嫂子出事了。”苏家附近就是溪,那天不少人在那洗衣服,苏英秀的举动被她们看在眼里,前后一联想,还有什么猜不到。“当天晚上你爸妈动手打你妹子了,差点没把扫帚给打断。”

     她心里唏嘘不已,苏德富两口子向来把苏英秀捧在手心里疼,她们这伙人何时见过两人动手打她,可这次要不是她们在外听着声音不对冲进去把苏德富劝下,苏英秀不死也半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