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四二
    苏英华把碗放在陈阿婆面前,平静地看向陈阿婆,陈阿婆舔了舔她干裂的嘴唇,“大闺女,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孙女卫红她……”

     “妈!”李桂花尖叫,不用听她婆婆接下来的话,她就猜到婆婆是要把卫红的事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这怎么行?

     万一这个苏英华把事给说了出去,岂不是害了卫红?

     她激动地站了起来,腿用力地撞上桌子,桌子上放着的碗溅出水来,她惊慌失措地说,“妈,我来说,你让我跟英华说。”

     陈阿婆抿了下嘴,见儿媳妇哀求地看着自己,无力地叹了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

     苏英华垂下头继续倒水,一一放到李桂花夫妻和张春兰面前。

     李桂花看了一眼张春兰,张春兰别开了头,她不是没看懂李桂花的眼色,但既然让她牵了线,搭上了她的人情,最后却不让她听,李桂花想过河拆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张春兰端起碗喝了口热水,一路顶着寒风过来,可冻死她了!

     李桂花一阵气闷。找上张春兰做中间人是无奈之举,她家跟苏英华没有多大的交情,按说冯春苗这个当妈的更合适,但都是一个村的,谁不知她们母女关系也就那么回事。苏英华往来的就这么几家,相较于其他不知情的人,张春兰这个多少晓得内里的媒人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她等会要在小辈面前说软化,实在不想有个外人在场。

     见张春兰一副不配合的样子,李桂花也拿她没法子,收回目光,脸上挤出个笑容,“英华,你许久没到家里坐坐,你卫红妹子好几次念叨英华姐,英华姐,那劲比我这当妈还要亲。”

     李桂花走过来,伸手去握苏英华的手,苏英华抓着竹编热水瓶弯下腰躲过李桂花的手,把竹编热水瓶放到地上,后退一步,漫不经心地回了句,“是吗?”

     张卫红会念叨她?是在骂她吧!

     不要欺负她没有原主的记忆,张卫红和苏英秀联手欺负原主的事陈爱玲不知跟她讲了多少回,回回不带重样的。

     李桂花尴尬地收回手,干巴巴笑的很大声,“哈哈哈,你们从小一起玩大,说来卫红还是你看着长大的,感情就跟亲姐妹似的。你看你卫红妹子上次见了你绣的双面绣,回来跟我一直夸你……”

     苏英华听到这里心里有数,眼睛看向窗外,天阴阴的,空中飘着鹅毛般的大雪。

     下雪了!

     志军说今天会下雪,还真的下雪了。也不知他们赶不赶得及地上结冰之前回来。

     她抬手看了一下表,不客气地打断说:“婶子,你有啥话就直说,我家志军他们过会就回来。”往日这个时候志军快回来了,她得去做饭烧水,他们回来吃口热乎的驱驱寒,没那个时间听李桂花在这里信口雌黄。

     李桂花神情僵硬,感觉脑门子一抽抽疼,运了运气,声音有些尖锐,“那婶子托大求你一求,你卫红妹子自那日见了双面绣就心心念着,一天到晚针线不离手,说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学会双面绣,我看着心疼,今儿来想让你教教她,你从小懂事乖巧,想来不忍心看你卫红妹子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教张卫红就是乖巧懂事。不教是不是十恶不赦?

     苏英华的视线从窗外移向李桂花,李桂花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咬咬牙说:“也不要你白教,我们给你点钱。”

     “哦?婶子你打算给我多少?”苏英华感兴趣地问。

     李桂花一听有戏,声音高昂,“婶子也不占你便宜,十块。”听说苏英华连个陪嫁都没有,她不信苏英华在听到十块不动心。

     “那我给你们二十块,你们把陈阿婆的手艺教给村里人。”双面绣的技艺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换个人让她教,她会教,但张卫红是想都不要想。

     双面绣的技艺在李桂花口里只值十块,陈阿婆的更不值,只是陈阿婆要教的人多,多出的算是她的辛苦费。

     这么一想,苏英华觉得自己挺通情达理的。

     李桂花板下脸,睁大眼怒视苏英华,不想教就说,何必想着断人财路。她家日子过得比村里其他人好,能轻易拿出十块钱,靠的就是她婆婆的手艺,如果整村的人都会了,哪还有她家的事。

     “你……”李桂花刚张嘴,陈阿婆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桂花。”

     陈阿婆警告地看了眼李桂花,李桂花了解陈阿婆,陈阿婆也同样了解她,看她呲牙咧嘴的模样就晓得要说的不是什么好话,赶紧出声制止。

     她就不该让李桂花讲,那些个话她听得都臊,卫红在家只说过苏英华的不是,压根没夸过人。她们感情如何,孩子自己难道不清楚?

     她知道李桂花是不想家丑外扬,但既然是来求人的,起码摆出求人的态度,说话诚恳,一嘴瞎话谁会理。

     陈阿婆头隐隐作痛,苏英华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愿意教,这个自己也能理解,就像她刚才说的,自己也不把手艺教给别人,可是想到卫红,唉!儿孙都是债!

     张卫红心里没有中意的对象,张家的人又失望又庆幸,紧跟着再次发愁。

     给许家交代的日子一天推过一天,张家上下围着张卫红说啊劝啊,把道理扳断揉碎讲给她听。一个李桂花说她毁亲后嫁不出,张卫红不当真,但当全家的人都如此说,她终于晓得怕了。

     面对陈阿婆又一次的逼问,张卫红知道不能说许卫星比不上陈志军,脱口说:“没学会双面绣我不想嫁。”既然非嫁许卫星不可,她就要学双面绣,等她会了,她绣得肯定比苏英华好。

     张家的人呆了,没想到张卫红就为了个双面绣不加嫁人,都觉得她魔怔了,可这回他们怎么说张卫红就是不改口。眼看就要到了第二次和许家说好的时间,张家人没法子,只得来找苏英华。

     “大闺女,你大概不知道卫红说婆家了,”陈阿婆横了一眼张着嘴要说话的李桂花,都到这份上了,还想瞒,“但她说学不会双面绣她不嫁。”

     苏英华和张春兰也愣了,一直竖着耳朵听的张春兰更是被水给呛住了,咳得眼泪都出来。

     “我老婆子这辈子很少求人,求你看在我的面上教教卫红吧。我保证卫红不私下把双面绣给传出去。”陈阿婆说得很缓慢,一字一句,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一向是别人求她,就是当初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回来也没求过来人,没想过临到老了却要向个晚辈低头。

     她眼角泛着泪花。

     苏英华想了想摇了摇头,“阿婆,如果是别的事,我一定会应下,但张卫红的事,恕我无能为力。”岁数这么大的老人开口说求,她是有些犹豫,只是一想到原主在张卫红手里吃过的亏,她的心就硬了。

     “你有没有良心?卫红都这样了,你还不愿意教,你是想看卫红嫁不出。”李桂花原来就不满,婆婆把卫红的事说出去,听了苏英华的话,怒气冲冲地说。

     苏英华嗤笑一声,“张卫红嫁不嫁管我何事,我不想教就不想教。”

     陈阿婆脸色变得难看,她没想到自己腼着老脸说到这个份上,苏英华竟然拒绝了,她欲要再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喊声。

     “张嫂子,张嫂子?”

     张春兰一听是叫自己,快速走了出去开了后门,见许菊站在自己院子里叫,“哎,来了。”转过身跟苏英华他们打了声招呼匆匆离去。

     张春兰前脚刚走,后脚李桂花的大儿子跑来了,神色焦急,“奶,爸妈,许家来人了!”

     “英华,我回来了。”陈志军提着四个大坛子推门进来,见苏英华正擦桌子,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抹布,瞥了眼四只上下叠起来的碗,“陈阿婆他们来过?”在路上的时候碰上陈阿婆一行四人,行色匆匆。

     苏英华简单地把事给学了一遍,问:“你说我该不该拒绝?”她觉得自己没做错,但是还是想听听陈志军的意见。

     陈志军想起他们现在枕的整套,清晰地记得当初看到时的惊艳,“不教最好,我还不想你累着呢!”教的好是应该,教不好会被说是藏私,劳心劳力又不讨好,他可舍不得媳妇受这苦与罪。

     “他们要是再来找你,你就推到我身上,说我不让你教。”到时候看他们有没有胆子到自己面前说三道四。

     听了这话,苏英华笑了,看到进门的陈志党胸前东西放到老高挡住了视线,快速把门完全敞开,“你们拿回来什么东西,这么多?”整张桌子都给堆满了,地上还有五个大小不一的坛子。

     陈志党指着五个坛子说:“酱油、老酒、盐、醋、油,”手指点点桌子上的大包小包,“罐头、点心、饼干、糖果、香烟,火柴……”

     苏英华惊呆,这得吃到用到啥时候?他们两个该不会把供销社给搬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