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嫌弃的看了一眼玛格丽特那目瞪口呆的蠢样,丽贝卡继续给她科普,

     “当时医生都下了植物人的诊断了,但是德普依然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甚至推掉了一部片约,每天在医院里窝着给她念诗,当时不知多催泪。有个神通广大的狗仔曾经潜入医院拍下了薇诺娜·赖德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该说她真不愧是360度无死角的美女,躺着床上就像是睡美人一样,当时德普就怒了,不但把那个狗仔揍进了医院,还把那家报社告上了法庭,这事儿当时闹得挺大。然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深情呼唤起了作用,赖德居然真的醒过来了。”丽贝卡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拍电影吧?太科幻了吧?

     “后来就是漫长而又艰难的复健,等到赖德完全康复出院的时候他俩就结婚了。所以我说你真是幸运,赖德的车祸没有出在今年,而且她现在处于事业上升期没有生孩子的打算,要不然这个最佳女配角真的悬。”

     倒不是说这样的话薇诺娜·赖德就稳拿了,但是胜率确实是比玛格丽特高的,毕竟玛格丽特是本身和母亲加持,赖德是完全靠自己。

     就像当年的伊丽莎白·泰勒,在1961年的那次奥斯卡争夺战里面,比利·怀尔德的《桃色公寓》以电影品质出众成为头号热门,女主角雪莉·麦克雷恩也成为了最佳女主角的大热门的奖项竞争者,而且影后竞争主力军中还有《旭日东升》的葛莉亚·嘉逊和《夕阳西下》里的黛博拉·蔻儿。当时无论是在影评人看好的名单中还是学院评委的眼里,伊丽莎白·泰勒的名字都没在其中。

     但是世事难料,伊丽莎白·泰勒在拍摄《青楼艳妓》期间因手术感染肺炎差点送命,米高梅抓住这点大肆宣传,之前那些不看好伊丽莎白·泰勒的所有舆论都倒向了她。

     一时之间,北美各大报纸都开始了对伊丽莎白·泰勒的褒扬,媒体从她的美貌赞美到职业精神。她那些之前曾被媒体诟病的混乱情史和糟糕的婚姻,也被认为是“迷人的多情”和“惊人的魅力”,甚至有媒体还翻出她和前夫迈克·托德的故事,渲染成一段可歌可泣的凄美爱情,这件事情还引发了泰勒当时的丈夫艾迪·费舍尔的不满……这些同情和赞美的声音,在米高梅的大力推波助澜之下不断发酵。

     颁奖典礼当晚,曾经被好莱坞看作是“坏孩子”的泰勒,在众望所归之下含泪拿下了自己的第一座小金人。遗憾落败的雪莉·麦克雷恩都在事后回忆道:“我他妈败给了一场气管开刀手术!”

     而从此之后,演员们在拍戏期间所遭遇的疾病和苦难,成为了其后颁奖季公关中,必定大书特书的“闪光点”,当然如果你在完成电影之后挂掉了的话就更好了,只要电影质量过得去,发行公司够给力,其余所有的人都要为你让路,拿到奖杯只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所以,丽贝卡都在感慨,玛格丽特真是运气好啊。

     本届的竞争者们没有要动手术的也没有挂掉的更没有结婚的和怀孕的,而冲着她妈和她外公以及那超年龄的爆表演技奥斯卡不给她都没天理啊。

     至于另一个奖项就看奥斯卡的那帮白人直男老头子了,看是遵循奥斯卡一向的敬死人原则给莉莉安,还是按惯例给得了“抑郁症”的克鲁斯先生了,亦或者是把这两项奖都颁给《夜访吸血鬼》。

     不过仔细想想克鲁斯先生是有优势的,他毕竟有过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而且拿过金球奖。皮特·波斯特尔斯怀特和拉尔夫·费因斯都是外国人,资历上也不占优势,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年纪太轻,资历更浅,这三个人都构不成威胁。

     但是奥斯卡的最佳男配角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养老院,汤米·李·琼斯年龄够了,资历够了,演的还是他最擅长的警长角色,这可真不好说。现在就看“抑郁症”能够给克鲁斯先生带来多少同情票了,真是辛酸的让人想要为他掬一把同情的眼泪啊。

     废话少说,不管丽贝卡和玛格丽特这边对奥斯卡吐了多少槽,华纳兄弟这边简直要乐疯了。

     这可是五个提名啊,《夜访吸血鬼》已经上映了一个多月了,票房成绩稳中有降,但是奥斯卡的提名一出来票房立马就有了显著的拉升,不但有被奥斯卡名头吸引进影院的观众,还有以前看过一遍现在又来重温的,这可都是钱啊,看来还是要再使使劲儿推一把,争取把几个提名都变成小金人。

     而各路报纸这边依然是接着唱他们的大戏,不同的是,既然奥斯卡的提名出来了,那么有些人的针对政策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了,再这么用力过猛可就不是抹黑对手而是给自己找事儿了。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汤姆·克鲁斯的那点破事儿圈里的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只不过大家都以为他还会是以前那样采取状告这些小报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名誉,万万没想到他这么无耻,居然借力使力,把对方的恶意攻击完全化为了对自己有利的舆论。

     天呐,看看那些家庭主妇们,一边对着电视访谈掉眼泪,一边买票进电影院支持这个心机boy,这样就算他拿不到小金人,有高额的票房也不亏了。一个好的pr真是太重要了。好莱坞的明星们纷纷吐槽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顺便打听着他用的是那家的pr公司。

     此时此刻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心中心心念念的的无耻pr正在被人强行打开另一扇更加无耻的大门。

     “你们以前就是用这种手段公关奥斯卡?”

     玛格丽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怪不得汤姆数十年如一日的拿不到奥斯卡,她真的想要摇醒这帮子人,醒醒啊,宝贝们,奥斯卡没你们想得那么高尚啊,看看人家韦恩斯坦兄弟的做法,看看新世纪那高达千万的公关费用,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

     派特·金丝丽被她看得有些心虚,一个劲儿的安慰自己对方是个小女孩,有些事情她并不知道,但是还是觉得好羞耻怎么办?毕竟从她那里自己学会了很无耻的招数并发扬光大了啊。

     克鲁斯先生也很懵逼,酒会游说,拉票会游说,奥斯卡宴会.....这不是很正常的奥斯卡程序吗?这毕竟是奥斯卡,又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小奖项,有些手段是用不上的。

     “天哪,游说和打电话,你们难道还活在八十年代吗?人人都知道有一半的奥斯卡评委投票的时候根本就没看过那些电影,趁这个机会你们居然不赶紧出手,果然高风亮节!”

     玛格丽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妈哒,这真的是好莱坞的吸血鬼吗?怎么连这种常识都搞不明白呢?

     “你是说.....贿选?”派特·金丝莉迟疑的说。

     “怎么能说是贿选呢?”玛格丽特蹭的一声跳起来,恨不得撬开她那颗顽石脑袋,平时在媒体上覆雨翻云的,怎么到了这块儿就死不开窍呢?

     “想要评委们投票你得保证他们看过电影吧?”

     见两人点了点头,玛格丽特接着说,“你想让他们怎么看?走进电影院?”没等到两人回答她就摇了摇头。

     “拿我自己看到的举例子,阿瑟从来不去电影院看电影,每年投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电话和报纸上的影评来决定的,你们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靠着各种关系来拿到提名的,有时候阿瑟一天能接到几十个电话,这些电话包括了人情关系和公关公司,去年的时候我甚至帮阿瑟接听了一个电话,知道那个人是谁吗?”玛格丽特冷笑。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他和阿瑟是旧友,两个人聊完之后阿瑟自己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为他拉票,你们真的以为什么都不做就能拿到奥斯卡?还是觉得汤米·李·琼斯混好莱坞混了那么多年的人脉是假的?别闹了!就算发行方都是华纳兄弟,可是儿子也分亲的和领养的好吗?他们撑死在敌对的奖项上两不相帮,指望他们帮你打压琼斯是不可能的,你们是不是被最近的好成绩冲昏头脑了,连这个都没想到?”

     玛格丽特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帮子人刚刚掐灭了一场危机就放松了,拜托,到最后一刻翻牌的又不是没有,不盯紧了进程难道等着大奖旁落吗?同时也在感慨现在的好莱坞还不是后来那个完全曝光在群众眼前的好莱坞,有些事情毕竟还是小范围内传播,目前为止还没扯下最后一层遮羞布。

     派特·金丝莉和汤姆·克鲁斯也很无奈,但是他们的人脉确实不如那些扎根好莱坞多年的演艺世家深,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他的长相确实给他拖了不少后腿,这个大家都无法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