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亚历山大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接了一个电话很快就乘车离开了,凯瑟琳接到威廉和莉莉安死亡的消息承受不住打击昏倒了。

     他的祖父去世的时候凯瑟琳已经跟他离婚很长时间,双方都各自生活的不错,平时也都能心平气和的做朋友,而父亲的过世则是给了她重重一击,但是她的性格远比安妮坚韧,心灵也无比强大,还是挺了过来。现在小孙子也没了,她年纪已经很大了,亚历山大本来不想告诉她这件事情,可是凯瑟琳不是安妮,她没有远离人群和这个社交圈子,而且玛格丽特和她住在一起,这个消息是完全无法瞒过她的,结果现在凯瑟琳也进了医院,简直是雪上加霜。

     坐在车上他忍不住怀疑这个家族是不是遭到什么诅咒?祖父横死,父亲横死,连弟弟都遭到了意外横死,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他了?然后是霍华德,接着是克里斯,也许这个姓氏的本身就是个被诅咒的姓氏………

     玛格丽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抛到了床/上,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无力感。她不知道该对现在的状况说些什么,整个家族里男的一个接一个的死,都快死绝了,换个时代背景都能说一出杨家将了。她自己都怀疑家里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了。此时的玛格丽特和亚历山大的思想产生了共鸣。

     她和现在的父母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感情。威廉不说了,长到十岁大相处的日子连大概还没有她和凯瑟琳相处的日子多,莉莉安也差不多,生下她来就没有奶/水,加上产后抑郁症,基本上都是安妮在照顾她,相处的时间还没有和威廉一起的时间长呢。安妮离开美国后她就直接被塞给了凯瑟琳,最近一次和两夫妻见面还是一年前的圣诞节,要说感情深厚真谈不上,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像是平等的朋友。

     然而没有多少感情不代表她对他们的死亡无动于衷,虽然这对夫妻和她相处时间不多,但是他们爱她。也许他们不够负责任,但是确实是爱她的,只是他们天性热爱自由冒险,家庭绑不住他们而已。换个小孩子也许会怨恨他们,但是玛格丽特从来就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她无法想象那么一对活泼爱笑的夫妻居然就这么没了,感冒?这简直太可笑了!居然就真的这么死掉了。

     想起莉莉安电话里神秘兮兮的跟她说最近捞了一笔钱,给她定制了一个礼物,今天终于知道这份礼物是什么,但是她宁愿等着莉莉安亲口告诉她而不是现在从律师口中得知………

     玛格丽特突然觉得眼睛涩涩的,真是的,为什么要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呢?笨蛋莉莉安和威廉……….

     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许多事情却正在发生变化,有人伤心,有人愤怒,也有人焦虑,太多不可控的因素开始弥漫。

     丽贝卡放下雨伞,把怀里的鲜花插/进花瓶里,花上还带着水珠,晶莹剔透的水珠衬得红色的郁金香愈发的娇艳,然而却没人知道那是清晨的露珠还是雨水。

     “笃——笃——”手杖敲击楼梯的声音响起,丽贝卡知道是阿瑟下来了。这几天他总是这样,待在莉莉安出嫁前的屋子里,似乎这样就能够忘记她已离家人而去的事实。

     丽贝卡快步走到楼梯边伸手去扶他,阿瑟已经78岁了,不再年轻,身体也有些佝偻,平时的时候也许没这么严重,但是莉莉安的死亡给了他太大的打击,现在爬到二楼也需要拐杖了。

     阿瑟摆了摆手,拒绝了丽贝卡的搀扶,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来。

     “买了新的花朵。”阿瑟很平淡的说,轻轻的抚摸着郁金香的花瓣。

     “是的,我想也许新鲜的花会让你心情好一些。”从简开始,米勒家的女人都爱郁金香,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从无例外。家里的客厅里总会摆着一束郁金香。

     沉默了一会儿,阿瑟开口,“最近的工作还顺利吗?”

     “还好,一切照旧,大多数时间我还在构思自己的剧本。”

     丽贝卡有些奇怪,阿瑟平时并不怎么关心她的工作,他们聊天的时候话题更多的是聚集在创作上面,至于工作,阿瑟从不在意,那些东西无论是在阿瑟还是丽贝卡的眼里都不重要。

     “辞掉它。”阿瑟直接命令丽贝卡。

     “为什么?”

     丽贝卡并没有对父亲的在她的工作上的指手画脚感到愤怒,只是略微感到奇怪。毕竟阿瑟从不干预她的工作,从某个方面来说甚至是鼓励她的,这么直接的让他辞掉工作还是第一次。然而丽贝卡并不打算反抗父亲的命令。诚然她已经成年很久,但是她一直知道父亲是个控制欲多么强大的男人。

     她和莉莉安不一样,莉莉安身上充满了叛逆精神和洋溢的才华,她敢于向阿瑟发出攻击并在这场战争中取得胜利。而丽贝卡,她更习惯被阿瑟掌控生活。而事实也证明了这对她更好。

     虽然是双胞胎,但是丽贝卡的长相更多的随了父亲,而莉莉安则是像母亲多一些。如同相貌一样,两个人选择的职业路途也截然不同。

     莉莉安成为了一名作家,而且是很有名气的作家。也许开始的时候还不能跟阿瑟相提并论,但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瑞贝卡,和大多数美国女孩一样,心中有那么一个明星梦,她的家庭也给他的梦想创造了条件,可惜她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无论是阿瑟还是莉莉安都对此付出了很多,但结果告诉他们,让她去做一名演员简直就是灾难,最好的方法是停止这场灾难,走正确的路线。

     是的,正确的路线,她的父亲和姐姐已经为她扫平了前方的障碍,只要顺着这条路走下去,成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但今天,阿瑟突然要求她辞掉平时并不关心的工作,那么一定是有些事情发生了。

     “大卫今早跟我通过电话。”

     阿瑟没有说的太多,但是丽贝卡已经明白了,是的,还会是哪个大卫呢?好莱坞那么多的大卫,芬奇现在的高度还不够也没有资格和阿瑟直接对话,而林奇,也没有资本来跟阿瑟博弈,联系莉莉安生前的事情,只有格芬,大卫·格芬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只有他才会一个电话就搞定阿瑟。

     “你的意思是大卫属意玛格丽特?”丽贝卡瞬间明白了阿瑟言语中未尽的含义。皱了皱眉,莉莉安才刚刚过世,连葬礼都没有举行,甚至消息都被封锁着,格芬的嗅觉也太灵敏了。

     “应该说大卫和华纳都属意玛格丽特。”

     阿瑟赞赏的看了丽贝卡一眼,聪明的人更好沟通。

     “为什么?他们不是已经决定了邓斯特来演这个角色了吗?”

     丽贝卡很疑惑,她得到的消息是格芬的公司正在跟克尔斯滕·邓斯特的经济人在进行拉锯战,已经快要签约了。

     “她的经纪人胃口太大了,而且她父母也对剧本有疑虑,克劳迪娅和路易的吻戏让他们很犹豫,他们要求删掉这场戏。而现在,莉莉安不在了,有什么能够比原作者的女儿出演她的作品更好呢?”

     阿瑟冷笑,这是个太好算的账了,莉莉安·米勒的女儿出演莉莉安·米勒的遗作,甚至可以炒作出来克劳迪娅这个角色就是莉莉安为自己的女儿量身定做的,看啊,连头发的颜色都一样,而且莉莉安的女儿已经为这个角色在百老汇磨练了两年,要不然为什么早不怕晚不拍,偏偏等到自己的女儿十岁了才开始拍呢?

     丽贝卡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老狐狸!丽贝卡暗骂。格芬的算盘打得太精了,不但可以借着莉莉安死去的东风来炒作还能把莉莉安的女儿拉来当旗帜,即使玛格丽特是个花瓶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也能够应付了,毕竟只是个女配角而已,戏份更多的是两个男主角,玛格丽特只要不难看就没问题。更何况玛格丽特不是花瓶,她在百老汇的两年得到的从来只有赞美和嫉妒而没有对她演技的攻击。

     当然,这和她的背景有关,可是如果她本身没有能力,也不会得到这么高的赞誉,这里不是外外百老汇,也不是外百老汇,而是百老汇的中心,即使能够演的角色寥寥可数,但她的天赋仍然让人惊叹。

     “但是梅格会同意吗?”

     丽贝卡还是有疑问,她从没听玛格丽特说过自己想要成为明星,百老汇的戏剧和好莱坞的电影从来不是一回事。

     “她会同意的。”阿瑟说的意味深长。

     丽贝卡没有说话,莉莉安的过世给了阿瑟太大的打击,她是阿瑟人生中最大的叛逆,但也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骄傲。她拒绝阿瑟去走阿瑟为她安排好的道路,甚至对正统的文学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她先是去写了被阿瑟斥为垃圾的爱情小说,并且套上了一层在阿瑟看来莫名其妙的吸血鬼壳子,然后逐渐的给自己的作品升级,到了最后,她创立了一个新的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