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在莉莉安还没有过世的时候她就跟着凯瑟琳一起去百老汇,甚至凯瑟琳对她的演技和舞台技巧也多加指导,她九岁的时候就能完整流畅的完成“猫”的主题曲《memory》,虽然声音稚嫩青涩,然而其中蕴含的感情却让他们震惊,那种悲伤痛苦却又饱含希望的声音不该是由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口中发出。

     阿瑟·米勒可以毫不迟疑的说他的小外孙女是一个天才,这样的才能不该浪费,从那时候起他就打着把玛格丽特送上大荧幕的主意。

     当然,他是戏剧界的大拿,玩电视剧的瞧不起玩歌的,玩电影的瞧不起玩电视剧的,同样,玩戏剧的也瞧不起玩电影的,但是他心里很清楚,想要造就一个传奇巨星还是得靠电影,戏剧的受众还是太窄了,托不起明星。那些后来回到百老汇的明星们要么是为了磨练演技,要么是因为年纪大了能演的角色少了想要保持自己的影响力,有美貌,有演技的演员们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往好莱坞挤?

     那么,又何必让玛格丽特走一段弯路呢?直接在好莱坞成名不是更好?就算是没有莉莉安的过世,格芬找上门,他也会去说服莉莉安启用玛格丽特来演克劳迪娅的。这个机会太好太难得,为什么要便宜一个外人,格芬也不会拒绝这个要求的,谁演不是演?《夜访吸血鬼》名义上是文艺片,可是拥有了汤姆·克鲁斯又怎么会是单纯的文艺片呢?到时候有票房有口碑又有谁能够阻止玛格丽特一飞冲天呢?

     *

     路易斯·肯特女士是一位温柔和蔼的漂亮女人,深棕色的头发松松的挽在头上,面部妆容浅淡,只画了眼妆和涂了淡色的唇膏,显得整个人十分知性优雅。

     见面的时候她穿了一条长及脚踝的裙子,裙子的收腰设计显得她的腰线流畅纤细,线条美好的感人,让人不禁赞叹这位女士不但真的是身材和脸一样美好,品味也一样的好,整体的服装和妆容都很贴合气质,除了她走路时略微摇摆的身姿和过慢的速度,真的挑不出什么毛病了。安德莉亚在心里面赞叹着。

     是的,这个姑娘没有在《夜访吸血鬼》杀青后离开而是继续留下来成为玛格丽特的私人助理,帮她处理一些琐事,包括接送她来往百老汇和平时的工作事项,以前接送玛格丽特的工作都是由南希来做的,但是很显然学校和百老汇是两码子事,专业的事情还是由专业的人来处理好了。当然,这段时间的工资是由玛格丽特来支付。

     相对于大条的安德莉亚来说,作为一个对人体了解十分深刻的人,玛格丽特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位女士的腿部有问题,要么是膝盖,要么是胫骨,还有一种可能是她截肢过。联想到之前得到的信息,玛格丽特心中确定了有问题的方向,当然出于礼貌她并没有对此有过多注视。

     “阿瑟和我说过你的事情,你有很好的天赋和学习能力,《安妮日记》是舞台剧,并不需要演唱和舞蹈,但是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舞台剧更注重演员本身的感染力,所以虽然《安妮的日记》并不是音乐剧,但我还是想要听一下你的声音,这样能够让我更好的了解你,制定学习计划。”

     路易斯·肯特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要求,即使是舞台剧,也是要看人的表现能力的,这和电影不同,也不是音乐剧,电影可以靠着不断的ng调整到最好的镜头,音乐剧也可以靠着唱功和舞蹈功底遮盖表现力的不足,然而舞台剧,这需要足够的感情渲染力才能让观众入戏并且拽着他们的神经不放直到结束。如果本身素质不合格,对于戏剧来说就是灾难。

     她自己本身就曾经是百老汇有名的演员,当然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给剧场带来成功。眼前的小姑娘的长相算得上是一流了,不像是大多数的美国小女孩,她更欧洲一些,气质也收敛得多,并不幼稚鲁莽,外形上佳,剩下的就是内涵了,没内涵什么都是白搭。

     啊.....玛格丽特面色古怪,微微张大了眼睛,她可真没想到还要先唱一段,她大致了解路易斯·肯特的想法,也知道她想要她唱的是什么,绝对不是什么大众的流行歌曲,最好是歌剧选段,音乐剧曲目也行,可是她最喜欢的歌曲片段现在电影还没上映呢,怎么唱?惊声尖叫吗

     路易斯·肯特带着玛格丽特和安德莉亚出了小会客室来到后面的练歌房。她的学生大多数都是混的戏剧圈和音乐圈,工作室里有很完善的音乐设施。

     路易斯直接拉开那堵唱片墙,“选一个你擅长的,我听阿瑟说过你的‘memory’完成得很不错,今天不要选这首,那不适合安妮的心情,选一首情感爆发力更强的,不要炫技。”

     玛格丽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安妮·弗兰克本来就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她需要一种让观众感同身受的痛苦感,那简直都不用选了,除了亨德尔的lasciach'iopianga还有谁能胜任这个要求?抡起催泪大弹,自然是咏叹调,而这首“让我痛哭吧”在咏叹调里渲染悲伤情绪的能力真是当仁不让,没见那么多的大拿都演绎过吗?

     “亨德尔的lasciach'iopianga,谢谢。”玛格丽特开口。

     路易斯·肯特一挑眉,居然是这首,“你会意大利语?”

     “懂一些。”当一个人的时间里只剩下等死,别的都不用去做的时候往往会有大量的时间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情,为了啃那些意大利电影和电视剧她当年也是很尽心尽力啊,专门找了意大利语教授来指导她呢。

     路易斯没有说话,手指滑过唱片墙,抽出这张唱片,放到唱片机上。

     唱针缓缓的滑过胶片,忧伤的音乐声响起,玛格丽特心中默数着节拍,随即开口:

     “lasciach'iopianga

     ,

     echesospirilalibertà!....”

     路易斯直接打了个激灵,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oh,*,这声音太有穿透力了!玛格丽特还没有变声,虽然音域够广,可声音还是少女的青涩与稚嫩,但是这种歌声里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女孩哪来那么多苦大仇深?

     “echesospiri,

     echesospirilalibertà!

     lasciach'iopianga

     ,

     echesospirila.......”

     玛格丽特好像又回到了那张冰冷的病床上,家人握着她的手,焦急痛苦,而她却只能在呼吸机下苟延残喘,她得为了爱她的家人努力活下去,即使死亡是对她最好的解脱......

     “ilduoloinfranga

     demieimartiri

     à,

     demieimartiri

     à.

     echesospirilalibertà.....”

     一曲唱完,玛格丽特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以眼神向路易斯·肯特询问自己是否让她满意。

     路易斯·肯特的心中布满了不可思议,当时听阿瑟·米勒说自己的小外孙女完美的诠释了‘memory’的时候还以为是他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一个九岁的小女孩?人生才刚刚开始,能有什么阅历,又怎么能唱出老猫心中的感情?

     可是现在她相信了,这个孩子的天赋太好,表现能力也太好,如果不是亲耳听见,她真的不敢想象这充满了痛苦和呐喊的动人心魄的歌声是从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口中发出的。刨去她的年龄和经历,只能用天才来形容。

     她应该去唱歌剧,路易斯脑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随即又把这个想法给掐灭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孩子连到百老汇发展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她已经演了一部电影,莉莉安·米勒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眼前的小女孩很可能拿到一个奥斯卡提名,又怎么会回到百老汇当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小演员呢?

     *

     顺利的搞定了路易斯·肯特的下马威,约好了上课的时间,玛格丽特就和安德莉亚离开了。

     走出路易斯·肯特的工作室,玛格丽特突然叹了一口气,安德莉亚奇怪的看着她,搞不明白她干嘛叹气,连她这个不看百老汇戏剧的外行人都觉得她唱的太好了,感情渲染力maxmax的,为什么本人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玛格丽特忧伤的看了安德莉亚一眼,冒出了一句中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宝贝儿。”还是太年轻啊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勾心斗角。

     想要看一下一个人的台词基础,让她念两段台词不就完了,干嘛大费周章的非要来一段音乐选段?这跟舞台剧的台词功力有个毛线的关系啊,又不是唱音乐剧。还有那个唱片机,当她眼瞎看不到屋子里面的cd机吗?非要用这种古董机来镇场子,还不是想要压一下她吗!

     她在来见这位女士之前有了解过这位女士的过往。

     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出身于歌剧世家,但是她本人却投身于百老汇。短短几年的功夫就从百老汇的一个小配角成为了能够独自单杠的主角,可惜被酗酒的未婚夫坑死了,一场车祸毁掉了她的前途。消防员把她从车里面拖出来的时候,她的左小腿已经没救了,只能截肢,她的那个醉鬼未婚夫也当场死亡。本来两天后就要公演的《歌剧魅影》也被换掉了角色。老天保佑,克里斯汀即使能把魅影和夏尔迷得神魂颠倒也没办法拖着半条腿又唱又跳,更何况那会儿她还躺在病床上呢。这可比朱迪·丹奇因为排练而骨折失去老猫的角色那事儿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