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三、谁能想到
    何不知道:“葵园主人的武功,已是武林中少有的高手。”

     夏侯霸惊的不轻,道:“他何曾会有武功?”

     何不知道:“这只因为少林两大绝技金刚伏魔功和龙抓手都已被他习得。”

     夏侯霸道:“他是如何学到这两大绝技的?”

     何不知道:“这只因为一个人。”

     夏侯霸道:“是谁?”

     何不知道:“正是昔日神宫田玉。”

     夏侯霸道:“昔日神宫田玉混入少林寺,成了慧性大师。其盗经两次,第一次乃是在十多年前,第二次乃是不久的事。”

     何不知道:“葵园主人的这两项绝技,正是学自田玉第一次盗取的这两部经书。”

     夏侯霸道:“难道这经书不是给了冷如霜?”

     何不知:“这经书确是郝天存拿给了冷如霜,但是郝天存在交给冷如霜之前,乃是将这书给了葵园主人。葵园主人将这经书重抄了两本。”

     夏侯霸道:“郝天存为何要这样做,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何不知道:“只因葵园主人知道一个秘密。”

     夏侯霸道:“是什么秘密?”

     何不知道:“这个秘密就是那本逍遥秘撰。”

     夏侯霸道:“逍遥秘撰的事葵园主人怎会知道?”

     何不知道:“只因竹林客拜访徐老先生之时,葵园主人就在徐府。”

     夏侯霸道:“他怎会徐府?”

     何不知道:“当年徐府有一管事突然失踪,这事众人皆知。而这失踪的管事,正是今日的葵园主人。”

     夏侯霸惊道:“会是如此?”

     何不知道:“这管事在徐府多年,已对钱庄之经营十分熟悉。于是在隐姓埋名多年后,开始开起了钱庄。而正是他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洪荒,洪荒才对他的生意多有照顾,他才会有今日的地步。”

     夏侯霸道:“他已有了那么多的财富,又要成为武林中的高手,葵园主人的野心实在太大。”

     何不知道:“他这样做,实际也是想摆脱洪荒。他实在不想受洪荒所制。所以他表面上对洪荒毕恭毕敬,暗中却苦练这两项少林绝技,只为有朝一日,可以与洪荒抗衡,只可惜他错了。”

     夏侯霸道:“他错在哪里?”

     何不知道:“即使他练成了这两项绝技,他也不是洪荒的对手。他错就错在不应该跟洪荒作对。”

     夏侯霸道:“那么洪荒为什么不早些杀了他?”

     何不知道:“葵园主人经营钱庄的本事实在很强,洪荒留着他,只不过是想让他替自己赚钱罢了。如今钱已赚了很多,洪荒也到了收拾他的时候了。”

     夏侯霸道:“但洪荒还去了葵园集会,还替葵园主人杀了挡路的人。”

     何不知道:“那只不过是在彰显他自己的权威罢了,只因葵园主人的钱庄生意他将要接手,他当然要杀了这些挡他发财的人。”

     夏侯霸道:“那么他准备何时去杀葵园主人?”

     何不知呵呵一笑,道:“葵园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刚才天机门弟子来报。葵园主人被一戴斗笠的人所杀。”

     夏侯霸道:“司马谷雨?”

     何不知道:“正是。”

     夏侯霸道:“葵园主人自以为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却被洪荒玩弄于股掌,最后落得身死的下场。我还想七日之后拜访他呢。”

     何不知道:“因为什么?”

     夏侯霸道:“因为他该杀。”

     何不知道:“这事洪荒已替你做了。“他看着夏侯霸,道:“你这次来,是不是因为他?”

     夏侯霸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脸上的刀疤看上去竟让他变得十分坚毅,冷静而富有激情。许久他才道:“我对这一战实在已等不了了。”

     夜,一个小楼,小楼上的灯亮着。

     一个戴着斗笠的人,一步一步走向这小楼,然后踏上了这楼梯,他一直走得不快也不慢,上了楼后,站在了这里,静静地站着,似乎长在了这里。他的腰带上斜插着一把很普通的剑,但此刻这剑别在他的身上,却显得耀眼夺目。斗笠将他的脸几乎完全遮住,只能在斗笠下面看到一张嘴,这嘴紧闭成一条线,似乎让人觉得他很冷酷。他正是司马谷雨。

     门开了,他还是没有进去。

     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道:“你为何不进来?”

     司马谷雨道:“你也没用有请我进来。”

     这女子似已笑了,道:“好,我请你进来。”声音婉转清脆。

     司马谷雨走了进去,一句话没有说,就坐到了那一把雕花椅子上。

     这女子道:“你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司马谷雨道:“你出了魔道门不久,我就跟上了你。”

     这女子道:“我本以为你不屑于找我的。”

     司马谷雨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也许是你确实有着过人的魅力。”

     这女子道:“但那天,你根本就未看我一眼。”

     司马谷雨叹息一声道:“我戴着斗笠,就算看你一眼,你也不会知道。”这女子笑了,她未遇到过这样老实的男人。

     她坐在另一把雕花椅子上,正是苏眉。她看着司马谷雨道:“你为什么不把你头上的东西摘下来?”

     司马谷雨道:“你想看我的脸?”

     苏眉笑道:“实在想看的很,我不知道在这东西下面会是一张多么迷人的脸,或许,我一看这脸就会爱上你。”

     司马谷雨道:“你最好不要看。”

     苏眉格格娇笑道:“为什么?你会不好意思,还是不让我爱上你?”

     司马谷雨冷冷地道:“因为看过我的脸的人,通常都会是个死人。”

     苏眉道:“我若不怕死呢?”

     司马谷雨道:“你若看见了我的脸,不想死都会死的。”

     苏眉道:“为什么?”

     司马谷雨道:“你会被吓死。”

     苏眉道:“我的胆子也不小,所以我还是要看。”她已经站了起来,走了过来,她的身体自然地扭动着,带着迷人的微笑。

     司马谷雨一动不动,他的手在腰间的剑柄上按了按,又放下了手,再也不动一下。

     斗笠被取了下来,苏眉发出了一声怪叫,后退了好几步。这是一张恐怖至极的脸,他的头上的头发很稀疏,而额头又很大,几乎将眼睛遮住,那一个鼻子是歪的,距离眼睛又那么远。而那脸上,在嘴上面的地方竟没有一处的皮肤是好的,全是那黑色的僵硬的皮,唯独那一张嘴看起来倒不难看。但这一张嘴长在这么一张脸上,倒更增了几分恐怖之感。

     司马谷雨看着苏眉道:“你怕。”

     苏眉慢慢地站定了身子道:“我,我不怕的。”

     司马谷雨的嘴角裂开,笑了笑,眼睛一时闭住,一个大大的额头下一片空白,更较之前恐怖。道:“无论是谁,见了这样的相貌,都会害怕的。”

     苏眉道:“我刚看到时是有一点害怕,但我现在已经不害怕了,我倒觉得你比那么男人都要好。”

     司马谷雨的眼睛盯着苏眉,竟显得有一点愉快,道:“我有什么好?”

     苏眉道:“其实,一个女人觉得一个男人好不好,并不是仅仅看相貌。”

     司马谷雨道:“还会看什么?”

     苏眉已娇笑道:“比如你,你起码很强壮,这一点对于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有着极大的诱惑的。”

     司马谷雨的眼睛已移到了苏眉的身上,道:“你喜欢强壮的男人?”

     苏眉格格娇笑,已慢慢走了过去......

     终于,她又带上了那征服者的骄傲,司马谷雨已经很快将他的斗笠带上,坐在了那雕花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