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四、茅屋的新主人
    现在在茅屋的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看见这个人走进茅屋,也没有人看见这个人出来过,更没有人看见这个人是如何修葺这茅屋的。但总的来说,人们都已知道,这茅屋里已又有了一个人。谁都知道,能坐在这个茅屋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身为江湖人,谁都不会相信这茅屋里会进去一个乞丐,或者一个躲避风雨的普通人,这是绝不会发生的事。这个茅屋所代表的已是一代剑客的剑道胜地,就算这屋子里没有弥漫出剑气,人们也绝不相信这屋子里的人,会是一个普通人。这绝不是思维定势,也绝不是死脑筋,这是富含着武林中的大智慧,这智慧只有武林中人才会懂,而在武林人的地方,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绝不会十分的活跃,更不会贸然去闯进那些看起来似乎神奇的地方。但就算有一个普通人一时进入了这茅草屋,他也绝不会在里面呆的太久,只因为这屋子里的一些属于武林人能看懂的东西他们看不懂,他们眼里,这自然只是一个茅屋而已。

     这茅屋远处已有三个人,这三个人看起来都不是普通人,只因在这样的时候,绝不敢有一个普通人会来这里,就算经过了这里,他们也会很快就离开,绝不会逗留,除非是傻子,就算傻子,也有害怕的时候。神秘是一个十分奇妙的东西,正因为神秘,才会有许多的好奇,也会给一些人带来顾忌。这茅屋自然是个神秘的地方,当然也是在重新有了人的这一刻开始才变成了神秘的地方。之前邵荣雁在的时候,这只是一个让人忌惮的地方,但现在,它既让外面的人忌惮,也让一部分人感到好奇。

     这三个人都是属于好奇的人。这三个好奇的人看起来也会让别人产生好奇。一个癞头的胖汉子,一双小眼睛眨个不停,那眼睛上面没有眉毛,或者说眉毛太淡了,这一对小眼睛距那宽宽的额头很远,几乎有多半只手掌那么远。他的鼻子就像一个完整的圆蒜头,红红的,十分滑稽。这红鼻子下面是一张比较大的嘴,就算紧闭嘴唇,这嘴也快要通到耳朵,他的耳朵似乎是他最好看的地方,但仔细一看,你会发现,他的耳朵一只大,一只小。

     这癞头人的右边站着的,是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这汉子长着一嘴八字胡,圆脸,浓眉大眼,鼻子高挺,嘴唇很薄,他的左手垂了下去,胳膊袒露着,看起来很粗很长,就像个长臂猿,他的右手里拿着一把满是尖刺的狼牙棒,手捉在棒刺后的杆子上,屈着胳膊将这棒扛在肩上,这棒绝不轻,但他一只手扛着这棒子,站的十分笔直,眼睛看着前方,呼吸均匀。

     这大力汉子右边站着一个青年的女子,这女子很瘦小,但身材却也很好看,乃是小家碧玉那种,她的脸不漂亮但也不丑,就是那种不会让人讨厌的女子。她的手指纤细修长,她站的也很笔直,脸上带着冷峻之色,让人感觉倒不像一个女人,她的右手拿着一把不长也不短的剑,剑上吊着红色的剑穗,剑穗和她的衣服是一样的颜色。

     这癞头人嬉皮笑脸,看了看这大力汉子,又看了看这女子,道:“既已来此,不入此屋,实在是遗憾的事,你俩敢不敢进去?”

     大力汉子哼了一声,道:“我赶山狼长了这么大,也真还没有怕过什么,要进此屋,我自然敢。”

     青年女子冷笑一声,道:“你们是不是都很胆大,那么就请你们快进去看看吧,邵荣雁在的时候,你们不去找他算账,如今他已不在,你俩就要逞能了,但此屋里的人,亦不是等闲之辈,我看其武功还在邵荣雁之上。”

     癞头汉子一听,又笑了两声道:“李娇娇,你莫要说我俩,那邵荣雁在的时候,你不也不敢找他去么?但今天我们必须进这屋子,邵荣雁破坏了我们发财,他虽已不在,但既然这屋里又来了人,那么如今他便就代表着邵荣雁,邵荣雁的那笔账,自然也要算到他的头上。”

     李娇娇道:“癞头鬼,你那伏虎神拳到底有没有用?我记得那次邵荣雁只出了一剑,你的拳就不见了,此刻,你还有胆量进去?”

     癞头鬼呸了一口,瞪着李娇娇道:“好,今天我进去,完完整整地出来,你就将前日劫的太原官车的银子分我一半。”

     李娇娇笑着道:“一言为定。”

     癞头鬼激动非常,道:“好。”他大步走了出去。那赶山狼道:“当真要钱不要命?”

     癞头鬼边走边道:“要谁的命还不好说。”他已走出去很远,终到那茅屋门前,略有迟疑,一抬头叹了一声,似是下定了主意,一把拉开木门,走了进去,门又闭上。

     屋里没有传出声音,这两个人脸上已带着异样的神色,她们都很快朝着这屋子迈去,瞬间就已在这房子两米不到的地方,屏住呼吸,仔细听着,房子里传来了惊呼声,他二人一听就听出来正是那癞头鬼的声音。她们还要再听,只见门砰的一声开了,一个人跑了出来,身上没有衣服,只有一条短底裤,他的胸前划满了剑痕,仔细一看,乃是写着四个字:莫再做盗。这赶山狼和李娇娇都惊恐非常。赶山狼立问癞头鬼:“屋里到底是何人?”

     癞头鬼忽然瞅了瞅身上,一时大叫一声,弯曲起身体,双手护着腹下,不让他的某一位置暴露出形状,道:“我没有,没有看清他。”

     李娇娇大惊,道:“你已和他交手,怎会没有看清他?”

     癞头鬼满脸狼狈,道:“我刚进去,就见一把剑朝我飞快而来,快得出奇,我根本没法出手,哪还会看这人的样子?我见他的剑如此快,便急忙退了出来。”

     李娇娇哼了一声,道:“那么你在屋里时还尚不知道你的衣服已不在了?”

     癞头鬼满是愧色,道:“是。”

     李娇娇道:“人家挑去了你的衣服,在你胸前刻了字,你居然都不知道。那么你觉得是你逃出来的,还是人家放你出来的呢?”

     癞头鬼羞愧更深,默不做声,突然似已怒极,瞪着李娇娇,吼道:“你说呢?”

     李娇娇看着赶山狼,道:“走吧,他放过了癞头鬼,已对我们手下留情了,莫要在这里无趣了。”

     赶山狼苦笑,道:“走吧。”他转身就走,李娇娇也转身,那癞头鬼弯着腿跟在了后面,狼狈滑稽之极。

     这三人乃HN名盗,齐称“盗天三圣“,常年混迹大江南北,专干劫镖车,抢民财的营生,但这三人的武功实在不俗,这癞头鬼一手伏虎神拳自是少有敌手,赶山狼的一条百斤狼牙棒亦是凶猛无比,李娇娇的越女剑更是精妙非常。但就在这茅屋中,癞头鬼连屋里之人的人看都没看清,就被人家用剑削光了衣服,还在身上刻了四个字,这实在是很让人惊骇的事。

     这事情一时传开,这小屋一时又成了那些江湖人猜疑谈论的地方,另一个邵荣雁又回来了,他又在里面研究着高深的剑术,钻研着武学。他像邵荣雁一样,深居简出,能耐得住寂寞,将这木门紧急地闭着,隔绝着外面的喧嚣与俗尘,这本就是真正的剑客之道。

     但一个这样的人,自然能招来更多的剑客、刀客、武夫,只因为,一个神秘高深的剑客,总会有人来找他决斗,这决斗自然也是武者的一部分,这茅屋的新主人和邵荣雁一样,自然也要接受这来客的挑战。这简陋的茅屋,只因为一个人,一把剑,就能变得如此招人注目,变成一个非凡的武者圣地。这就是武者的力量,武者的那种异于常人的特性。

     但最重要的是,这茅草屋又有了新主人,这个新主人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