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三、又一个棋子
    周正道:“这铁铮必须除去,此人留着遗祸无穷,他将青冥剑交给剑尊,就是为了对付你。”

     洪荒笑着道:“铁铮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虽然比柳惊魂要厉害得多,但也不足为虑,他这个人,总是能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有时候,竟然对咱们也是有利的。”

     周正也笑了,道:“他总是能为徐青山带去麻烦。”

     洪荒道:“不错,但他若不死在徐青山手里,倒就成了怪事了。”

     周正道:“徐青山会杀铁铮?”

     洪荒道:“徐青山本就嫉恶如仇,而这铁铮更是做下徐青山师门灭门惨案,最可能杀铁铮的,正是徐青山。”

     周正道:“你是想借徐青山之手杀了铁铮?”

     洪荒道:“我只是说了一种可能,对于铁铮,我从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就算翻天覆地,我也只当他是个孩子,对于孩子,我只是一笑了之。”

     周正道:“但是铁铮够狠,也还是有着他的企图。”

     洪荒道:“这就好比一只猴子,有着撼动泰山的野心,但他的本身已决定了他做不到。”

     周正笑着道:“你将他比作猴子,没有比作蚂蚁,看来你对你这个弟子还是较为满意的。”

     洪荒道:“是的,他总算也学到了我的一些东西。”

     周正道:“那么,这位幽冥神君如何?”

     洪荒沉默片刻,道:“这老婆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她心思慎密,善于迷惑人,却又深藏不露,一开始,我也以为她不会武功,但渐渐地,我发现其武功之高深,已或不下于我。”

     周正道:“幽冥神君本就是神秘人物,其武功自是无人知道。但我见了这老婆子,实在没看出她会武功,我自认为我的眼里不差,而一个是否有无武功,我也绝对能看得出来。”

     洪荒道:“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在她之前,我也从没有见过将武功隐藏得这么好的人。”

     周正道:“你如何看出她是身负高深武功的?”

     洪荒道:“武林中人,要看一个人会不会武功,往往是从其步伐、神态、呼吸、中气、天庭、气色、举止这些方面去看,但这老婆子在这几方面都看不出任何负有武功的迹象,但我却还是看出了她身怀高深武功,便是她说话时的语速,她说话的语速要比她的嘴皮动的慢,这个是我仔细观察后的,我第一次见她只以为那没有什么,但我后来慢慢想明白了,这正是她掩饰自己武功的方法。”

     周正道:“我已明白,一个会武功的人,在呼吸时就已和常人有些不一样,所以,只要用心去感受一个人的呼吸,自然就能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武功,而这老婆子正是将她异于常人的呼吸控制了下来,让人难以从她的呼吸中发现什么,这正是用了龟息中的减息,而她长时间这样,自然会有些受不了,所以,她便在说话的时候,增加了呼吸,这本是一种难以办到的事,但对于她,便是能做到的,而一般不会有人会在她说话时去留心她的说话的语速,可是遇到了你,你也就看出来了。这让我想到了那葵园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