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一、初试神力
    肖升还未说话,何不知立道:“肖前辈,常兄弟所言极是,此必然会有危险,前辈重任在身,而柯兄所长者,亦不在武功,如常兄弟在的话,那自然就安全得多了。还有,常兄弟刚顿悟了玄天神力,这正是一次让他一试身手的机会,而且有你们这两位智者,常兄弟这一路也不会出现那不必要的状况。”

     肖升一听,道:“何先生所言极是,让常小兄弟一试身手,实也是必要之事。”他看着一言不发的百事通,道:“百事通,你觉得怎么样?”

     百事通微笑道:“何不知说的话,还会出错?”

     几人开心而笑,常小飞乃转身看向姚轩,只见她脸上又现愁容,似要哭泣,她哀声道:“小飞,你小心些,我,我等你回来。”常小飞对他温柔地笑了一下,道:“不要胡思乱想,我很快就会回来。”他转身对何不知道:“何先生,麻烦你替我照顾姚轩。”

     何不知道:“你放心去就是了,姚姑娘我自会送到安全处等着你,让她跟我在一起,倒就会让人注意了。”他说的这人自然就是幽冥神君。

     冬天的外面实在很冷,三个人都穿上了棉衣,常小飞犹在发抖,在冷得有些受不了的时候,看向肖升和百事通,只见他们两人面无表情,一步步走着,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冷,常小飞心头一横,也迈开大步,却原来真的不再冷了。

     三人绕着长安城几乎走了一圈,终到那秃头岭,但见山秃树秃,荒凉之极。肖升看着这秃山裸树,道:“上山。”

     常小飞奇道:“那幽冥使者会在这山上?”

     肖升微笑道:“正是。”他又对着百事通道:“百事通,这秃头岭哪条路不可走?”

     百事通道:“秃头岭上山之道有七七四十九条,有一条路不可走,便是那两旁柳树最多的一条路。”

     常小飞立问:“这条路为什么不能走?”

     百事通道:“只因这条路满布奇门疑阵,一旦人走进去,便就再也出不来了。”

     常小飞道:“那么我们不走这条路就行了吧?”

     百事通道:“不行,只有走这条路,才能找到幽冥使者。”

     常小飞一惊,突道:“有肖老前辈在,这应该没什么问题。”

     肖升笑着道:“用不着这么麻烦,有百事通在,咱们也就没必要去研究这疑阵了。”

     常小飞一笑,道:“实在没有必要,这疑阵对付眼睛能看见的人确实有用,但对柯先生来说,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而柯先生耳力之强,更能在不受疑阵扰乱的情况下探出正确的路。”

     肖升笑了,道:“那我们走吧。”

     百事通走在前面,常小飞和肖升老人跟在后面,三人上了山,向着那一条柳树极多的路上走去。一进入这路,百事通大步前往,常小飞跟在后面,三人刚走了一步,就发现前面已没有路了,而百事通一言不发,朝着这无路处走去,肖升亦走去,常小飞心里觉得不对,却见他们二人都从容走了过去,亦没有犹豫,一脚踏进这路的尽头。一脚刚踏上去,却见脚下路子又现,于是顺着这路走去,途中又遇到好几处情行危机的路况,但百事通都只是一脚踏入死路,而却都走过了这死路,常小飞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终于,他们上了山。

     一上山,一股寒气袭来,直让常小飞浑身发冷,肖升笑着道:“这山顶空荡无物,在这冬天自是极为寒冷,但这里之所以这么冷,只因为这里满积幽冥神界的阴寒之气,是以冷得骇人。他看着脸已冻得通红,双手发抖的常小飞道:“常兄弟,你以玄天内力御寒,可少一点寒冷。”

     常小飞依言,乃暗自运起内力,到这股力道自腹部上到胸中时,寒意立时少减。他再去看肖升和百事通,两人面无一丝寒色,照常走路。常小飞大奇,道:“肖老前辈,你功力不弱,自是可以御寒,但柯先生却是如何御寒的?”

     肖升看着百事通,呵呵两声,道:“他不用去御寒的,只因他不怕冷。”

     常小飞惊道:“他为何不怕冷?”

     肖升未开口,百事通脸上带着笑意道:“一个在塞外奇寒之地寒冰洲呆了整整两年,常年与冰雪打交道,吃的是雪,喝的是雪,这个人还会怕冷吗?”

     常小飞惊道:“我听说寒冰洲阴冷之极,而且常年冰雪,据说无人敢去寒冰洲,先生居然在那里身处两年,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百事通未开口,肖升道:“这只因为他有一颗不畏严寒的心,一种极其强大的心生发的意念,亦是强大无比的,当他身处寒冷之时,他的意念里便是春天的温暖,是以他能忘却这寒意,而这强大的意念催生的能量也是极大的,自能抵御寒冷。”

     常小飞道:“这意念也是一种内功吗?”

     肖升道:“这是异于常人的内功,属于百事通的内功。”

     常小飞心下大服,却听百事通道:“小心注意,幽冥魔星已然出现。”

     常小飞奇道:“何为幽冥魔星?”

     百事通道:“幽冥魔星为幽冥神界的护界之人,武功也已不弱,共有二十四人。”

     常小飞还未说话,百事通立道:“大家看向正北方,七人已快逼近我们。”

     常小飞和肖升老人一时看向正北方,果见七个赤衣人朝他们而来。常小飞观察片刻,道:“这七人之武功,实已不弱,而身形飘忽,气息不定一看练的就是阴寒的邪功。”

     百事通与肖升心下大奇,原来常小飞的感知能力会有这么厉害。常小飞接着道:“我曾见过那毒功姥姥,身法与这七人极为相似。”

     肖升和百事通都知那毒功姥姥死在常小飞与洪荒的联手之下,而一想到洪荒,才想到常小飞感知能力的来源,洪荒洞悉感知的能力,实在已高深莫测之极。

     这七人已极极近了,常小飞见这七人装饰古怪,面目可憎,但身上散发的阴寒之气,实在骇人之极。只听肖升道:“常兄弟,你试着用玄天神力,看效果如何?但一定以你的玄天九诀的内力相辅。还有,这几人,必是那毒功姥姥的门下之人,是以万不可被他击中。”话刚说完,肖升拽住百事通,一时跃出很远。

     常小飞见他二人已远去,乃暗自提起内力,运起那日悟出的玄天神力法门,击出一掌,只见一道强劲的掌风向着这七人迎身而去,竟慢慢散成一道横墙,将这七人全都覆盖住。

     这七人见势,同时亦挥出一掌,七道黑气同时窜出,冲向这一道气墙,却怎么也冲不破这气墙,反而浅浅消融不见,而这气却已闪电般击向这七人,七人应声而倒。常小飞万没有想到,这玄天神力的威力会如此之强。但一时又感杀死这几人的罪孽。再看向这七人,尸体已开始腐烂,果然是毒功姥姥门下之人,罪恶之感立时减少。

     这时,肖升和百事通已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七具腐尸道:“原来毒功姥姥死后,她门下的七童子便跟了幽冥神君。”他又看着常兄弟道:“常兄弟,看来你的玄天神力已初现威力,实在是好事情。”

     常小飞道:“我也没有想到,这玄天神力会这样厉害,怪不得我父亲是曾让洪荒都忌惮的人。”

     肖升道:“你的玄天神力还只是初现威力,以后多加感悟,自然会更厉害。但对这玄天神力的掌控能力,你还要好好学习,如若不能随意掌控它,如此大的威力,轻易也是不能使用的。”常小飞觉得十分有理,这样的威力,自然不能随意和人交手的,除非能把握住玄天神力出手的力道大小,无一丝差错才可。

     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常小飞立道:“幽冥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