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九、敌人的劝告
    但他马上清醒过来,乃想到:“既然这轻功乃逍遥秘撰上的,便也就不是邪门歪道的功夫,好,为了救出姚轩,那就试着练一下。”他立时就向着正文看去,每读一句,便觉得极有道理,而且和他对轻功的理解完全一致,甚至很多要诀竟和那玄天九诀中的武功要义暗暗相合,一时心下大喜,读到最后,这一篇要诀竟能完全理解,于是正襟端坐,调息运气,便觉比往日更为顺畅。世上轻功,自然亦是一种武功,不过属于武功中的身法,而对身法的练习,自然需要调息运气,以气为辅,身法才会精进。常小飞此时感觉心气较往日匀畅,自是在身法上有了提高。常小飞调息运气之后,便收起了布帕,重放于盒中,起身一看外面,已然天又黑下来,即欲准备就寝,只听嗤的一声,一个小块自窗外射了进来,在常小飞眼前飞过,十分之快,带着风声,击打到对面的墙上,撞在墙上发出咚得一声,掉在了地上。常小飞大奇,即刻走了过去,俯身拾起这小块,却是一个纸团。常小飞打开纸团,只见上面写着:柳树林中,要事相商。常小飞沉思片刻,亦想不出此纸团是何人所掷。而见其将这一纸团掷的如此有力,则此人的武功实在极高。

     常小飞思忖良久,乃决定前往这客店不远处的柳树林,终要知道到底是何人。

     柳树林里静的出奇,秃枝斜干在这黑夜里如同鬼魅,可怖且狰狞。在寒风的嚎叫下,再加上极低的温度,让这里冷的骇人。常小飞一步步走过这一棵棵干枯的树,终于,他停下了脚步,道:“既约我到此,为何隐身不见?”

     这一声之后,一个人果然自那一棵粗壮的树干背后走了出来,道:“你能前来,足见我没有看错你。”这一声之后,他已站在了常小飞跟前。

     常小飞一看此人,大吃一惊,只见此人一身蓝衣,手拿长剑,正是那日围斗邵荣雁的三人中的一位。

     这人看着常小飞,瘦削的脸上带着几分威仪之态,道:“在下江寻。”

     他不用说,常小飞也已猜出了是他,乃道:“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江寻正色道:“自然是为了后天的事情。”

     常小飞一惊,道:“后天会有什么事?”

     江寻道:“后天本是别人的喜事,可你却是破坏这好事的。”

     常小飞大惊,心想:“这计划居然已被他知道了,那么剑尊或已做好了准备,看来要救出姚轩,已成了极难之事,或者说已是不可能的事。”

     江寻看着沉思的常小飞,道:“我此次来,只是要告诫你一件事。”

     常小飞急道:“是什么事?”

     江寻郑重说道:“后天你若去,万不可和我家主公正面相斗。”

     常小飞立道:“我的计划既已被剑尊知道,明天我还有没有必要去?”

     江寻呵呵一笑,道:“我之所以这样说,正是因为我家主公并不知道这事。”

     常小飞奇道:“他不知道?”

     江寻道:“是的,因为我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我家主公。”

     常小飞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你对你家主公不忠?”

     江寻道:“我之所以不告诉我家主公,只因为我本就希望你明天去的。”

     常小飞奇道:“为什么?”

     江寻正色道:“只因为我不希望那个女孩嫁给我家二公子,这本就是一次荒唐的婚姻。”

     常小飞看着江寻,道:“如此看来,你和我想象中的实在不一样。”

     江寻笑道:“你想象中的我是怎样的?”

     常小飞道:“我本以为你只不过是个纯粹的杀手。”

     江寻又笑,道:“我不来不过是个杀手,但我这个杀手实在和别的不一样,我杀人的时候确实是一个真正的杀手,但我想问题的时候却是一个普通人。”

     常小飞道:“我却知道,一个杀手一旦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想事情,顾及便会多起来,也就做不了一个杀手了。”

     江寻道:“我正是一个有情的杀手,充满世情的杀手。好了,言归正传,你只要听了我的话,后天去救人就是了。”

     常小飞道:“既去救人,剑尊交手自然在所难免。”

     江寻道:“不然,我家主公已可驾驭青冥剑的威力,而他亦知道你那玄天神力的威力亦不在青冥剑之下,是以在后天,我家主公若遇到你,绝不会与你正面交手,只因一旦交手,或就是两败俱伤,而最后可能会让别人得利。所以我才会来找你,只因你不知此理,若贸然和我家主人交手,则就极为不妙了。”

     常小飞道:“我与你家主人交手会如何?”

     江寻道:“渔翁得利之事你自然知道吧?”

     常小飞道:“谁为渔翁?”

     江寻道:“幽冥神君、铁公子都会是。”

     常小飞还未开口,江寻又道:“我家主公手下三大高手,我只能排第三,那飞天雕和双刀圣的武功犹在我上,但我们三人,最厉害的,自然是那联手一击,这本就是一种困兽之斗。是以后台我三人必会用这一招,你们若进入此阵,绝不可恋战,突出此阵,救人才是要务。”

     常小飞奇道:“你如此的人,为何会追随剑宗呢?”

     江寻道:“你又怎会知道我家主公?”

     常小飞叹道:“人各为主,本就是这样,你我实为敌人,我又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企图?”

     江寻道:“我不过是对你一个劝告,青冥剑的威力遇上玄天神力,自然是极难见到的场面,但那后果恐怕难以想象。”他已转身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于夜色中。

     天亮,后天便是剑宗的二儿子与姚轩的大婚之日,常小飞正准备离开,门却开了,只见一个人站在门口,是一个老者,但见这老者尖嘴猴腮,颔下稀疏的两根胡子,颇让人厌。

     这老者一声不吭,走了进来,随手将门掩住,便就到了常小飞身前,面无表情,冷漠至极。

     常小飞见这奇怪的老者,立问道:“前辈可是有事?”

     这老人哼了一声,道:“自然有事。”

     常小飞心下大为疑惑,乃道:“不知前辈所为何事?”

     这老者道:“你可知道“妙林二仙”?”

     常小飞道:“自然听过的。”

     老者道:“我正是这二仙中的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