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四、洪荒怎么了
    周正道:“他若和我们完全一样,倒就是很麻烦的事了。”

     洪荒道:“不错,这世上正因为有了像他这样的人,我们才能活的更好。但这样的人若要来咬我们,也是很麻烦的事。”

     周正正要说话,只见一人已走了进来,正是苏眉。苏眉看了看周正,又看了看洪荒,然后便一直看着洪荒,洪荒的脸上带上了一丝难以形容的笑意。

     周正起身走了出去,门已关上。这里只剩下苏眉和洪荒。苏眉看着坐着的洪荒道:“我们去里面去?”

     洪荒道:“不必。”

     苏眉道:“就在这里?”

     洪荒道:“就在这里。”

     她已发出了甜腻动人的娇笑,然后就是飞落的纱衣,喘息声,拍打声,笑声,呵斥声,抽泣声……

     突然,洪荒大叫了一声,他倒在了地上,脸上带着难以形容的表情,眼睛也没有了光彩,竟显得有点害怕,道:“你怎么会,怎会有,你?你......”

     苏眉看着地上的洪荒,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身体,道:“我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洪荒缩在地上,蜷伏着,就像一只胆小的小猫,却又开始呕吐,他吐了很久,才大声道:“你给我滚,快滚出去。”

     苏眉已惊惧非常,只听见一阵敲门声,于是伸手拿起了地上的衣服,刚披上衣服,周正已走了进来,道:“主公,你怎么了?”

     洪荒睡在一大摊呕吐物上,指着苏眉道:“让她出去,滚出去,快。”

     周正看着苏眉道:“出去。”苏眉一脸难堪与不解,拉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周正跪倒在地上,道:“主公,你没事吧,我早就说这个女人不该留的,果然就......”

     洪荒又开始呕吐,许久,才慢慢道:“扶我回房,快,扶我回去。”他的面如纸色,眼睛也失去了慑力,这哪里还是昔日的洪荒。

     周正扶起了洪荒,往内室走去,道:“主公,这女人不能留,我这就杀了她,以绝后患。”

     洪荒突然用尽全力,艰难地道:“不许动她一根汗毛,听到了吗?”他似乎已没有一丝力气,伏在了周正的胳膊上。

     苏眉瘫坐在了门外,她实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是洪荒突然对她没有兴趣了,还是洪荒已经不中用了?无论是哪个,都对她极为不利,她该怎么做?她正在苦思中,却感觉有人在看着她。

     她一抬头,周正正在盯着她,两只眼睛带着一种慑人的气息,那两颗眼珠从不会躲闪,将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她竟又开始抽搐起来。

     她没有笑,只因笑不出来,也不敢去笑。

     周正道:“你到底对主公做了什么?”

     苏眉道:“我什么都没有做,他就倒在了地上,也许是他实在已太老了吧。”

     周正道:“他不让我杀你,我却非杀你不可,这事若传出去,洪荒的威名会荡然无存。”他的手已抬起,苏眉身子已开始颤抖,带着极度恐惧与无助的眼神。

     一个声音道:“不要伤她。”这声音苍白无力,但周正的手停在了空中,他回头一看,洪荒已站在门处,但这哪里是昔日的洪荒,他似已苍老了许多,两只眼睛,竟也黯淡无光。但他确实是洪荒。洪荒道:“让她去休息去吧。”

     苏眉看着洪荒,心里带上了难以言说的快意。她轻快地走了出去,在踏出这里最后一步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下洪荒,他仍在看着她,满是慈爱之意,完全就是一个年迈慈祥的老人,但他一看到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低下了头,他不敢看她。她看洪荒的眼睛突然就带上了鄙夷的神色,很快就不再看他。但她的目光很快就停留在了周正的脸上,竟又是含着无限的深情,一看之后,就窜出了出去。

     周正看着洪荒,道:“你还是不是洪荒?”

     洪荒看了看周正的眼睛,竟开始躲闪,道:“我是不是洪荒,我是不是洪荒,我实在已不是洪荒。”

     周正道:“你到底怎么了?我实在想知道,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洪荒露出了痛苦之色,已倒在了地上,哀求道:“你不要问了,求你不要问了,好吗?你真的不要问了。”他已又开始呕吐。

     周正看着痛苦的洪荒,道:“好,我不再问,我扶你回去。”

     苏眉躺在床上,已开始幻想,她在想着她已渴望了很久的事情。

     门开了,进来的是周正。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像一只狼一样扑了上来,她从不拒绝狼。

     他已起身,额头上渗出了汗水,眼神无光地看着苏眉,但很快眼中就恢复了让苏眉害怕的光,道:“你纵然是少有的女人,但你并没有什么可怕之处,而且这世上本就没有能让洪荒害怕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眉道:“这也许是他确实已经老了吧,一个男人一旦老了,自然就不中用了,一旦他越征服不了一个女人,便就越离不开那个女人。哪像你,就像是个铁打的,他那么老了,你为何不除掉他?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周正的手掌狠狠地眶在了苏眉的脸上,眶了有十几下,道:“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会将你碎尸万段。”他的眼睛盯着苏眉,苏眉嘴角流着血,身子已开始抽搐,只因投在她身上的一双眼睛实在太毒辣。但她心里又一次感到了满足,她是不是离那个幻想了很久的愿望很接近了呢?可是她再看向这双眼睛,已带上了从没有过的惊惧,因为她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杀机。

     她颤声道:“你要杀我?”

     周正道:“你若不死,洪荒就会毁在你的手里,我实在没有想到,洪荒竟对你动了心。”

     苏眉道:“你不会对我动心的,绝对不会,是不是?”

     周正道:“所以只有你死了,洪荒才会是洪荒。”

     苏眉道:“那你就动手吧。”她已闭上了眼睛。

     但他没有动手,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离开了这屋子。她终于开心地笑了,没有人能杀的了她,实在没有人。

     周正再去看洪荒,他又在呕吐,他的脸色苍白,眼神无光。周正查得很仔细,洪荒既没有中毒,也没有受伤,只不过他感觉到洪荒的心似已变得软了很多,这个女人真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洪荒看着周正,慢慢道:“让她走吧。”

     周正道:“此时怎能让她走,她若出去,必会引来很多人,但主公现在......”

     洪荒又开始哀求,显得十分痛苦,道:“我从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次我只求你快些送她离开。”

     周正道:“我答应你。”他刚走出了一步,洪荒又道:“你绝不能伤害她。”周正道:“我不伤害她。”

     洪荒瘫软地坐在了地上,只不过是一个可怜苍老的老人。

     她被周正带到了一个房间,她看着周正毒辣的眼睛道:“你要杀我?”

     周正道:“我不杀你。”

     “那你要放我走?”

     “我不杀你,也不会放你走。”

     她已开始笑了,道:“难道你已想通了?”

     周正道:“我已想好了。”

     她笑得更好看了,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周正瞪着她,道:“你说什么?”

     苏眉颤声道:“留着他在,你难道就不觉得碍眼?”

     她的脸上很快就又挨了一个巴掌,而当她反应过来,周正已走了出去,房门也已被关上,发出了剧烈的响声,这门是铁门。她已紧张起来,跑去开门,却哪里能掀动一点点。

     周正不杀他,也不让她走,只不过是要囚禁她。

     这房子的墙壁极厚,敲起来居然没有声音。这房子只有一个小窗子,在离地面很高的地方,这窗子上布满了栅栏,那是精钢所铸。窗子上投进了一点点阳光,让这房子没有完全黑暗。

     她此刻才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恐惧,但她仍然将希望寄在了洪荒的身上,她开始拼命地喊叫,喊了好久,没有一丝动静,终于瘫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