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老套
    Flag已经树了起来,就不是你想跑就跑得了的,如果这次输了倒还好,要是跑了,可成了一辈子的笑柄了,徐勇穷尽额腹中的知识,却发觉还是空空如也,仅有的几首,却不记得年代了。

     “徐老弟!我们就以这春日西湖,各做一首词,你看如何?”看见徐勇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方面大耳笑了起来。

     “好好好。”徐勇点了点头,反正都是一死,怎么死都是一样的,答应了,回头就已时间来不及推脱一下,明天查一查哪首没有出现,然后再说。

     “哈哈哈,那我就献丑了!”方面大耳说完,往前迈了一步,张嘴便准备吟诵起来,方面大耳姓陈名顺字子实,是县学里面的老资历了,因为年年没考上,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新人的挑战,这次清明,他早就准备好了一首词,原本便准备在今日用来出出风头,稳固一下地位。而出风头最好的方法,就是踩着别人的脸上去,这捕快一看就是一个不通文墨的,自己踩上去,第一十拿九稳,第二又给同学出了气,可谓一举两得。

     “慢着!”徐勇脑子没坏掉,知道这家伙早有准备,怎么还会让他出这个风头,连声喝住:“和我有恩怨得是刘秀才,你又是哪根葱!刘秀才,你莫不是怕了吧?躲在后面,算什么男人”

     “就是就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堆正因为春日暖阳,晒得浑身发痒的闲汉,围在外面起哄起来。

     “来就来,怕什么?”刘秀才被徐勇一激,也受不了了,往前一步,跨了出来:“小子,你且等着!”显然刘秀才没有准备,一会目视远方,一会在原地打转,转了良久,方才一拍大腿:“有了!”

     这一拍大腿,吓得徐勇得心肝儿都颤了一下,这家伙怎么有了呢,要是都没有,可不就能混过去了呢,这时候得徐勇,打死他得心都有了。

     “西湖好,好在山水间。几点白鸥浮青天,一泓春水淡远山。人是画中仙。”刘秀才跟徐勇是有仇得,可不会照顾徐勇的面子:“鄙人只得半阙词而已,徐老弟,到你了!”

     看来这一关,是过不去了,徐勇心想。许仙也一样,看着徐勇,自己也急得团团转:“徐兄,要不,咱们认输得了!”

     “不能”徐勇摆了摆手:“认输了,以后我见到他们就得矮三寸了!”这一刻,徐勇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白娘子啊,白娘子,快点看中许仙,然后下雨吧!”可惜,天不遂人愿,暖暖的阳光下,一点也没有下雨的意思。

     “徐老弟,认输了吧!”刘秀才半笑不笑的:“只要你从我的裤裆下面钻过去,我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你!”

     “你也太过分了吧!”徐勇还没有说什么,许仙已经怒了起来:“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嘛要赶尽杀绝呢!”

     “又关你什么事?”刘秀才一行人,见胜券在握,嚣张起来:“快跳啊,跳啊!”围观的闲汉,也越来越多,有认识徐勇和刘秀才的,都指指点点着,告诉周围人两人之间的恩怨起来。

     “着什么急啊!”徐勇火烧眉毛了,但是倒人不倒架,依然在强自苦撑:“等会,我这马上就有了!”

     “就是等到天黑,你也没有!”众人嬉笑倒,已经有好事的人在讨论,跳下去是去半条命还是一条命了。

     “有了!有了!”徐勇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一首后世清人的一首诗句:“短长条拂短长堤,上有黄莺恰恰啼。翠幕烟绡藏不得,一声声在画桥西。”这是清代田庶所做的一首诗,描述的正式这西湖春景,虽说清代诗词名声不显,可这么一首,也不是几个县学学生所能超越的。

     “刘兄!”这次轮到徐勇得意了:“怎么,春水太凉,要不钻裤裆得了!”

     洋洋得意的徐勇,却没有发现,他等着的正主,已经出现很久了。

     按照观世音菩萨指点,沿着西湖找了一上午的白娘子和小青,已经走得满头大汗了,两个人走到了一处亭子前,决定先休息一下,擦一擦汗。

     刚一坐下来,小青就用拳头,轻轻敲着石桌,一边摇头晃脑:“我看这观音菩萨,一定是老糊涂了,要不然他怎么说这两句,不明不白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须往西湖高处寻’我们寻了多久了,寻来寻去,这西湖哪有什么高人!根本就是整人嘛,以我看嘛!姐姐,你看什么?”这才发现,白娘子对着断桥愣神了。

     “小青你看,在桥上那人!”白娘子指着断桥说道

     “哪里啊?好多人啊!”小青一看,注意到断桥上面正在斗法的一群人,这时候徐勇刚刚吟完诗,正在痛打落水狗呢。

     “那个?正在指着骂人那个?”小青指了指徐勇。

     “不是,旁边那个!”白娘子指了指许仙。

     “他啊”小青恍然大悟:“姐姐看到他,觉得他是高人了啊!”

     “他怎么会是高人了”白娘子说道。

     “他在桥上,我们在亭子里,他比我们高,自然就是高人了”

     “其实高不高的并不重要!”白娘子口不对心,有点害羞的说道。

     “重要的是人,对吧!”小青取消道:“怎么人不见了!”

     见刘秀才几个人,肯定不可能跳水了,徐勇在许仙的劝解下,见好就收,也不要钻裤裆了,刘秀才一行人低头认输,就放过了他们,毕竟上次是自己理亏,将那群书生,甩在身后,更没有理会那群人的抄袭言论,两人下了断桥,准备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祭一下五脏庙先。

     刚一下断桥,迎面就看到一白一青两个人,女的跟赵雅芝长得差不离,一身雪白,连头上得两个发带都一模一样,

     “许老弟!我先去小解一下!”徐勇一看,正主终于出现了,为了不打扰,还是假装离开一下。

     “好得”许仙不虞有他,停在远处,四处张望起来,徐勇没有走远,不出十米有个树林,钻了进去,然后偷偷观望起来。

     “哎哟!”小青故意往许仙肩膀,撞了一把,许仙连忙弯腰,做了一个深揖:“对不起!”看得不远处的徐勇都差点笑了出来:这许仙比自己还雏……

     “你怎么这样子呢!”白娘子轻声责怪着小青,但是话里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你眼光真不错嘞,我看清楚了,我看那个人头是头,脚是脚,一派斯文的,像个念书的。”小青的话,让白娘子都害羞了起来,不住的盘着两耳旁的鬓发:“你知道什么……”小青却没有发现,撞的时候,自己的发簪掉了,许仙走了一步,差点踩到,连忙捡了起来。

     “许老弟!”见两个人走了,徐勇也钻了出来:“桃花运不错啊,这是哪个姑娘的发簪啊?”

     “徐兄,你可别取消我了!”许仙有些不好意思,对于这时候的人而言,这种话显然非常轻浮了:“刚才有位姑娘撞到了我,掉的”

     “哦……”徐勇意味声长的说:“撞掉的啊?那咱们卖了吧!”

     “不可!不可!”许仙明显是正人君子:“我们还是等那位姑娘来找吧”

     “行!”徐勇也不逗他了,毕竟自己也算公务员一名,不能抹黑公务员形象:“我陪你等会吧”刚才远远的,看不真切,徐勇还想仔细看看,到底还原度有多高,是不是和许仙一样接近100%了。

     不一会,主仆二人,又转了回来,前面的小青慌慌张张,嘴里念叨着什么,后面的白娘子却不急不忙的跟着。

     “敢问大姐,可是在寻找这根金钗?”许仙一看到他们,立刻捧着钗子,迎了上去,在后面跟着的徐勇,几乎要笑了出来,大姐确实没叫错,小青也几百年了,叫大娘都合适。

     “原来是相公你捡到了!”小青见到钗子,轻轻跳了一下,开心的笑了出来,后面的白娘子也以袖捂脸,笑了起来。

     “原物奉还!”许仙低着头,将钗子捧在手上,递了过去。

     “且慢!”后面看戏的徐勇觉得好没有意思,决定增加点,一把抢过钗子:“你们怎么证明这钗子,是你的?”

     “这钗子本来就是我的,刚才撞到这位相公掉了的”小青说道。

     “可是你没有证明啊,也可能是前面人掉了的,对吧!”徐勇将钗子在手上把玩,虽然金光闪闪,但是却有显得师范轻巧,显然不是表面的那样,只是个钗子而已:“要不你叫一下,它答应你,就是你的”

     “徐兄!”许仙一把抢过钗子:“这就是这位大姐掉的,我看到的”说着,将钗子递了过去:“二位大姐莫怪,我这位兄弟生性促狭,跟你们开玩笑的”

     “我记得你,你就是在那个桥上,和人对骂的!”小青仔细看了徐勇几眼,认了出来。

     “那叫探讨文学!”徐勇纠正道:“他们文采不如我,输急了眼而已!”

     “就你这样,还探讨文学!”跟白娘子比起来,徐勇更喜欢小青一些,小青的心思更单纯,也更跳脱一些。就像现在,白娘子一直在后面,只是在温婉的笑着。

     “走喽,走喽!”徐勇一看,和这么个丫头片子吵架没意思,打又肯定打不过。毕竟道行再浅,也是相对而言:“许老弟,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许仙又捡了纹银两锭,发钗一个,还有各做贵重物品,都物归原主了,徐勇知道,这是那两个家伙在搞鬼,看都不看一眼,上了年纪得家伙试探人就收麻烦,只是忙得许仙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