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凡人
    两个小时前,如果说有人问徐勇:“你想成为一名龙骑士么?”他的回答肯定只会有一个字,那就是想,但是现在,如果还有人问的话,徐勇就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当你坐在一个没有座椅,没有安全带,连一个可靠的抓的地方都没有的飞行器上,以一百公里左右的时速在五百米左右的高空众飞行,挡风完全靠着自己的身体硬抗,你也会发觉,原来所谓的龙骑士,不但要靠运气勇气,还要是一个技术和体力活。更可悲的是,比起龙身上鳞片的凸起,小青的后背显然光滑很多,两个小时的飞行旅程,每一秒,徐勇都觉得自己在摔成肉饼的边缘。

     万幸的是,钱塘离镇江,并不是太远,在徐勇完全冻成冰碴子之前,他们终于安全降落了,准确的说,是小青安全降落了,徐勇离地面还有半米高的时候,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直接掉了下来,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徐公子?徐公子?……”似乎是这么长时间的飞行,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负担,小青落地之后,也休息了良久,才发觉到徐勇的昏迷,也顾不上变回人形,用舌头一边舔着徐勇的脸,一边焦急的呼喊着。徐勇已经是最后的一丝希望了,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就只能走最后一条路了,那就是去强抢了,还好,半米的高度不是太高,起码徐勇没有摔出个颈椎骨折,只是昏迷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连脑震荡都没有。

     “啊!!!!”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在徐勇的面前,好似要择人而噬,一股一股的腥臭味,从张开的喉咙里面,喷在了徐勇的脸上。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想起来童年看过的那部电影“狂蟒之灾”,而自己,真真实实的,置身在蛇口之下,下一刻,自己就要变成蛇口之食了:“救命啊,救命啊!”

     大蛇也被徐勇高亢的呼救声,吓了一大跳,张开的大嘴一下子被吓得紧闭,硕大的蛇头,也几乎后仰了接近半米,方才回过神来:“徐公子,是我,我是小青啊!”

     “哦,是你啊,是你啊!”徐勇这才回过神来:“是小青啊,吓死我了,呕……”那是被刚才的臭气熏的,吐了半晌,直到把黄胆水都吐了出来,烧得喉咙发疼,这才好受了一点,心中将最后一丝,对于蛇妖的渴望给掐灭了,一想起这种味道,徐勇顿时对许大公子的勇气,感到由衷的敬佩,虽然他被吓死过,可人家活过来了,还是照样该干嘛干嘛不是嘛,最后连孩子都生了出来一个:“小青啊,你还是变成人形把,这样子,太吓人了,你家许仙徐公子,可不就是这样被吓死的!”

     小青一听,一个转身,瞬间变成了人形,比变成蛇形的艰难,快了很多,也轻松了很多:“徐公子也知道我家公子被吓死的事?”

     “本公子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变成人形的小青,因为衣服之前被崩碎了,现在是赤身裸体的状态,转过来的时候,几乎亮瞎了徐勇的眼睛,难怪许仙知道了是蛇,还愿意同床共枕,这身材,穿着衣服的时候没觉得,现在才发现这么匀称。是匀称,而不是劲爆,长长的脖子,B+的CUP,水蛇一般的妖,匀称的大白腿,以及那如同玉笋一般的脚趾头。简直是多一两嫌胖,少一两嫌瘦。徐勇虽然不是个道德君子,但是也还是明白非礼勿视的原则,飞快的瞟了三四眼,连忙将头低了下来:“小青姑娘,麻烦把衣服穿上!”义正言辞得,徐勇自己都觉得脸红。

     “啊……”,这次轮到她尖叫了,她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是裸体状态跟徐勇说话,也难怪,和她的姐姐白娘子不同,小青一向天真烂漫,也粗心大意得多。这是她的第一次来到凡间,所有事情,都是她的姐姐教她的,包括穿衣服吃饭等等等等,这一次变化,她一时间没有注意,闹出了这么个尴尬的情况,也在所难免,不过对于妖怪来说,羞耻比人类也少很多,划破长空的尖叫之后,她直接变出了一套衣裳,罩住了身体,和之前崩碎的那件,几乎一模一样。然后也没有像通常人类一般,寻死觅活,甚至要徐勇娶她,只是态度冷了几分,如果说之前的他,如同夏日的暖阳一般,那现在,就是秋日的寒风了,显然心中已经非常不爽了:“走吧,我们快走吧,天就快亮了。”

     大饱了一顿眼福的徐勇,为了不刺激她,连忙拔起虚浮的双腿:“今天是不是法海要给许公子剃度?”

     “不知道!”小青匆匆的脚步顿了一下:“这个我也不清楚,公子已经被抓了接近十天了,姐姐去求了好多次,那老秃驴也不肯将公子放回来。”

     徐勇点了点头,法海这种人,你要能要回来才怪:“你们是不是准备水淹金山寺?”

     小青又顿了一下,脚步慢了下来:“是的,姐姐不同意,说明天再去求一下他,我觉得干脆淹了那破庙,直接救出相公就好。”

     “那你有没有想过两岸的百姓?”徐勇紧跟着小青,追问道:“大水一起,要是法海直接交人还好,要是不交人,你们三个斗法起来,两岸的百姓可怎么办?你们想过没有?”

     “没想过,也不想想!”小青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瞪着徐勇的双眼:“凡人如何,和我无关,我只关心的是姐姐,姐姐爱上许仙,许仙被老秃驴抓走了,姐姐整日以泪洗面,我只关心这个,那些凡人,死也好,活也罢,和我无关。”

     虽然早已知道答案,但是徐勇仍然忍不住生气起来,这种想法,和后世的某些极端主义者,完全没有两样,他们只关心自己关心的,却从不关心自己的关心有没有妨碍到别人,当他们是弱者的时候,他们问强者要平等,当他们是强者的时候,他们却忘记了平等,和这种人讲理,是完全没用的,你要么用拳头将他打倒,要么你就只能敬而远之,但是现在他不能,他反而必须要贴上去:“小青,许仙也是凡人,我也是凡人,法海曾经,也是凡人,就让我用凡人的方法去试试,可以么?”

     “我不知道”许是自己下不了决定,也或许是白娘子吩咐了什么,小青再也没说话,两人只是在夜色中,一前一后的匆匆走着,不一会,一对大红灯笼,高高的挂在门檐之下。白娘子暂住的客栈,已经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