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救援(上)
    这次危机,是许仙和白娘子所经历的所有危机中,最难以预料的。如同唐僧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一样,自从白娘子和许仙相识,到相知,再到成亲之后。两个可怜的人,仿佛中了诅咒一般,经历了重重磨难先是蛤蟆精的威胁,接着雄黄酒让白娘子现出了原型,吓死了许仙,也害掉了肚中的孩儿,接着又是小青盗宝,让许仙,有了牢狱之灾,双臂琵琶骨都被穿进了铁链。两人一路扶持,靠着修炼的神通以和一些运气,一路闯了过来,结果遇到了法海,论神通,比不过,运气就更没有什么用了,最后只得服软,却怎么也求不动。如果徐勇没有记错的话,这次,虽然他们将许仙救了出来,可是造就的杀孽太重,最终还是免不了走向悲剧结尾。最后靠着自己的儿子,方才将白娘子从雷峰塔救了出来,只是许仙却已经遁入空门,青灯古佛了此余生了。徐勇心中,默默想着自己准备的应对之法,考虑了两年的计划,却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纰漏。

     虽然是一个妖怪,但是白娘子毕竟久在人间,知道人言可畏,也知道男女大防,一直坐在大堂里,等着徐勇,而不是在客房里。

     一进门,徐勇就看到了正在昏暗的油灯下,撑着隔壁,打着瞌睡的白娘子,和往常一样,白娘子仍然是那么一身白衣,似乎她也从来不会换下,徐勇拉了一条长凳,径直坐到了了白娘子对面,仔细了观察了一眼,比起之前,她变瘦了一些,也憔悴了一点,显然长久的劳心劳力,对她来说,还是有一些伤害的。只是这伤害,太微小了,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会变得憔悴不堪,但是在白娘子身上,似乎只是增加了一点岁月的痕迹,反而让她的魅力,增加了几分,如果说两年前看到的,只是一颗半红的苹果的话,那现在,这颗苹果已经全红了,徐勇不由得有些羡慕起许仙来。

     “啊,徐公子!”正在一点一点头的白娘子,在徐勇拿凳子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看见了徐勇,连忙站了起来,微微福了一礼,强撑着,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来了,路上还顺利么?”

     徐勇看了看,小青也自找了个座位,正在趴着休息,她在白娘子面前,一向乖巧得不行,也微微笑了一下,自己取了一个茶杯,也不管茶壶里面的水已经凉了,倒了一杯,一口吞下:“还好,一路顺利,小青挺稳得,路上也没遇到什么情况。”

     “那就好!”白娘子手抚胸口,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让徐勇几乎想起了捧心的西施:“原本是不想麻烦公子得,只是小青说明天要是法海禅师还不交人,她就要淹了金山寺,小女子也没什么办法了,这才想起公子之前所言,没想到公子果真来了,实在麻烦公子了,不知公子可有对策?”

     “没事,没事。”徐勇摇了摇手,定了定神,刚才自己的魂儿都几乎被勾走了,难怪许仙敢日蛇。自己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要是她们再不找他,那才是真的麻烦了,这次完不成任务,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扣工资,或者没有完成就一直将自己困在这里,甚至像一些小说里面说得那样,失败了直接抹杀:“对策有的,等这边天亮了,我去试一试,你们在客栈等着我就好。”

     “公子可有把握!”白娘子有些不信,自己先是想用神通,偷偷将许仙救出来,可是却因为法力不如,没有成功,后来又在金山寺门口求了十天,连寺门都没能进去,那法海没有一丝一毫得松口,难道他有什么好办法?

     “不敢说完全吧,但是,总有七八分把握”徐勇也不敢把话说满了,要是说满了,结果最后没戏,万一被迁怒就不好了:“明日你准备点银子,多多益善,但是不能少于两百两,最好是碎银!”两百两,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白娘子他们在苏州行医两年,靠着白娘子修炼出来的神通给达官贵人看病,本赚了不少,可是许仙心善,又布施了不少给那些穷苦百姓,因此也才攒了差不多这么多,这一下子花出去,却一点也没有肉疼:“两百两倒是有,可是出来得时候,都换成了银票,银票可以么?”

     “银票也行。”徐勇点了点头,银票相比银子来说,方便得得多,只是要去兑一下而已:“明天早上拿来就好,我先休息一下!帮我开一间房间吧,来得匆忙,身上分文未带”

     “多谢公子了!”白娘子也不虞有他,对她来说,也不怕被徐勇骗。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就将徐勇,从梦乡中拉醒。

     “两百两银票,一共十张,每张二十两!”小青睡了一觉,也回过神来,看上去就比顶着两个黑眼圈得徐勇精神得多。

     仔细得将银票叠好,放在衣袖里面,再捏了两下,徐勇又伸出了右手。

     “干嘛?”小青有点莫名其妙。

     “钱啊,再拿点!”

     “刚不是给了你了么,两百两呢。”

     “那是办事得钱,我总不能穿这么一身,饿着肚子去吧。”之前雨中赶路,又摔在了地上,一块一块的泥斑挂在衣服上,显得分外醒目和落魄,但是言语却分外可恶:“五两就够了!快点,吃饱了好办事,要不,我问你姐姐要?”一想到今天说不定就能完成这个任务,徐勇忍不住得意起来,原本惫懒猥琐的性子,也显露出来。

     “你吃什么龙肝凤胆,要五两银子这么多!”九十九拜都磕了,也就不差那一哆嗦了,两百两都给了,小青也不在乎这最后的五两了:“不过,我要跟你一起去!”

     “你姐姐的主意?”

     “不是,我自己的。”

     “为什么?”徐勇奇怪了,从来没有自己主意的小青,竟然有了自己打算了,这可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遭啊,自己是去救人的,可不能带个拖油瓶:“你们在客栈等着我就好,带着你们,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小青倒是想知道,所谓的凡人的解决方法,是什么方法,难道还有什么比神通更好用么?

     “哪里都不方便!”徐勇摇头道,带着一个女流之辈,还不知道怎么跟人说,而且有些事,不是人多就好的:“你们在客栈等着,少则半日,多则天黑前,我一定把许公子给你们全须全尾的带来。”说完,徐勇甩开大步,走了出去,唯恐她再来求他,以前没觉得,看过了她的胴体之后,现在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的,再求下去,自己恐怕真得答应,徐勇光顾着跑路了,却没发现,后面不知不觉多了一个小尾巴,一直跟着他吃早饭,买新衣服,去银铺换银子,去武馆雇了四个保镖,正当小青以为他要带着几个保镖杀上金山寺的时候,他却带人走进了一座污水横流的破庙。不一会儿,又去了趟县衙,一直到中午时分,方才雇了辆马车,五个人往金山寺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