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事发!
    “姐姐,那个徐什么的,到底是什么人啊?”送走了许仙,小青关上了大门,那些仆役,又都变成了蛤蟆和鱼虾。

     “不知道!”白娘子摇了摇头:“我也看不出来,他身上明明一点法力都没有,却对我们的事了如指掌,连观音菩萨说的话都知道。

     “难道是哪方大能?”小青歪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什么头绪:“不想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人就好!”

     “也只能这么想了”白娘子也想了半天,想不出来有什么人能和徐勇的形象对得上号的:“下次,遇见菩萨,我再去问问吧,或许菩萨知道。”

     “对,还是问菩萨吧”虽然觉得徐勇说得有一些道理,可是在她内心里,仍然觉得还是菩萨更值得信赖一些。

     从白娘子处出来,徐勇知道自己想加快速度的想法,基本就是一个空想了,自己只能按部就班的等着剧情发展了,每天都是按时上班下班,晚上约上几个同僚喝上几杯小酒,赌上几局骰子,顺便再破了个处,徐勇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困在了这里,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毕竟这里条件再差,自己也算是半个统治阶级,只要不是自己做大死,还是可以混得风声水起的。连讨厌的刘秀才,也不再在徐勇面前出现,偶尔看到,也是掩面而走,徐勇也懒得在计较这些小事,只是每天寻欢作乐。

     一年,两年过去了,除了没有结婚生子,徐勇已经跟钱塘本土人无异,徐勇已经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只是看着他们结婚,然后搬走。直到一天,一个雷雨之夜,徐勇的平静生活,才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

     “谁啊!”下班后,徐勇和朱三他们,一起又喝了几杯,虽然没有大醉,但是也是有点头疼,正在做着左拥右抱的美梦。

     “徐公子,是我!”一个陌生女子的嗓音,但是却有着一丝熟悉。

     “我是谁啊!”徐勇嘟囔着,披了一件大衣,磨磨蹭蹭的拉开了大门,还是头一回遇到喊公子的呢,莫不是上次青楼怀孕了?可是不是说肯定不可能的么,宋代不是已经有成熟的那方面的措施了么:“要债的等几天,老子还没发饷呢。怀孕的自己找你家妈妈去!啊!是你啊!怎么了?”门外一青一白,可不是白娘子和小青么。“徐兄”门外的,是许久不见的小青,没有打伞的她。浑身被雨水淋的透湿,显得非常狼狈,虽然按照设定什么的来说,蛇妖应该是不怕水的。

     徐勇连忙将大门让开,招手让小青赶快进去:“进去说吧,里面暖和一些”待她进去,立刻把门关上锁死,如果自己所料不差,那件事应该快要发生了,自己需要极力阻止的事,只是这时候才找,是不是太迟了。

     “说吧,怎么了?”徐勇单刀直入,倒了一杯热茶,还没等小青坐下来,就问道。

     小青咕噜咕噜,一下子将茶全部喝完了,茶水很烫,她却完全没有感觉一样,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徐公子,被抓走了!”

     徐勇一听,果然到戏肉了,忍不住想振臂欢呼,最后只是挥了挥拳头,想兴奋却兴奋不起来:“是不是一个老秃驴,法号法海的,现在关在金山寺!”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小青震惊道,以一种看到妖怪似的眼神,看着徐勇,却忘记了其实自己也是妖怪:“难怪姐姐说让我找你,你有办法!”

     “你姐姐让你找我?”徐勇有点怀疑,都快两年了才想起我来,山穷水尽了才想起我来,早干嘛去了!真当我是最后保险,还是死马当活马医,两年前开始帮忙和现在帮忙,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现在肯定明天天一亮,就是水淹金山的戏码,自己可也没太大把握啊,徐勇心里暗暗吐槽道,一边系好了上衣的扣子,抓起一把雨伞,又放了下来:“走吧,边走边说。”

     小青看到徐勇的动作,奇怪了起来:“你不带把伞么?”

     “不需要”徐勇拉开了大门,径直走进雨水中:“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倾盆的雨水,自天空滴下,却在离徐勇头顶一尺左右的地方,仿佛撞上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罩一般弹了开来。最后在徐勇的周围,留下了一个一米左右直径的圆圈。圈外,大雨如注,圈内,滴水不沾。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装逼到了极点,要不是情况不合适,徐勇甚至想模仿一下肖申克,张开双臂大大狠狠的装一下,或者冒牌天神里面的上帝也不错,这个避水珠果然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摩西劈开红海的那个。

     虽然用法力,也能做到这个,但是小青却在徐勇身上,没有发现一丝法力波动,原本因为毫无胜算而踹踹不安的小心脏,好歹放下去了那么一点,楞了有五六秒,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好,好,你,会飞么?”

     这可难住徐勇了,和西方神话不同,东方的神怪故事里面,飞行,仿佛就是标配,神仙会飞,妖怪会飞,鬼魂也会,哪怕一个凡人,只要学法术,飞行术不放在第一,也在第二。而西方则不同,飞行是天神的专利,除了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没有几个会飞,当然龙不算,那是种族天赋,人家有翅膀。徐勇没学过法术,也没多大耐心和毅力去某个仙家门口跪个三天三夜,只能实话实话:“不会!”

     “那你?”这可让小青有些迷糊了,这年头还有不会飞的!这可真稀奇,难道之前那样,只是装的?还是说,他有什么宝物?偷出来了?只能躲雨什么的?来都来了,为今,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我带你可好?”

     “行!”徐勇一听,有免费的飞机坐,当然是完全没意见了:“你等会,我去拿个筐。”

     “找筐干嘛?”小青疑惑的问道,第一次听说带筐的

     “把我装里面啊,然后你一手提着我就好,筐里面也风小一些,不会那么冷”说话间,徐勇已经跑回了院子里,找了一个看起来最结实,也最密的,直接将身体蜷缩在了里面,只有头露在了外面:“快走吧,路上出现什么幺蛾子就不好了。”

     小青围了筐,转了两圈,在她有生之涯,或者说自从开了灵智以来,从未见过这么“清新脱俗”之人:“这筐,我可没法抓。”

     “这不是有把手么?”徐勇艰难的从筐里,掏出一只手,指着筐上沿的两个把手:“你抓着就好,双手不行的话,可以单手,实在不行,我再找个绳子!”徐勇很为难,这单手抓着,肯定没有单手舒服,挂着什么的,比单手还不如呢。

     小青一听,他越说越离谱了,看他委屈的样子,好像自己还吃了多大亏一般,连忙打住他的话头:“我只能背你。”

     “那,也好!”徐勇心中一阵暗喜,嘴角不住的抽动,那是再强压着心中的欢喜,这女妖怪就是女妖怪啊,动不动就背啊抱啊的,这次可赚到了,回头万一要我负责可怎么办,难道她暗恋我已久了,不行,蛇一次长的可要十几个小时呢,自己可没有那么好的体力,吃了X哥也没有。万一X求不满,咬死我可怎么办,安全起见,还是拒绝了先:“事先声明啊,只是单纯的背我而已啊,没有任何肉体和灵魂的关系啊

     可能是感觉到了徐勇肮脏的想法,小青秀眉微皱:“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走吧”徐勇可不敢露出任何一丝猥琐的想法,这要是被她知道了,是咬死自己呢,还是咬死自己呢。

     巨大的鳞片,从皮肤下慢慢的钻出,接着双腿渐渐合拢起来,从腿根开始,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尾巴,双手和头发,却如同空气中的幻影,渐渐的变为虚无。身躯节节膨大,院子里到处都是落叶一般的衣物碎片,最后,是一条大约二十余米的青花大蟒蛇盘在了徐勇院子里,将院子挤得满满当当,饶是知道她的真是面目,徐勇仍然是吓了一大跳。

     “上来吧!”因为变化的关系,原先银铃般的嗓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中性一般的低沉。

     “怎,怎么上去?”吓了一大跳的徐勇,如梦初醒:“你身上,没有马鞍什么的么?”

     小青转过头,从鼻子里,呲出来一股气:“做我脖子上面,抱着我脖子!”

     心惊胆战的徐勇,小心翼翼的,跨上了小青可能是脖子的位置,接着,又手足无措起来,脖子太粗了,自己抱不过来:“小青姑娘,我抱不过来,能不能变细一些?”这次徐勇非常恭敬,语言的描述,远比现实的震撼,苍白无力很多。

     “那你抓着我鳞片把,就是那块最大的!”小青有些不耐烦起来,变回了原形,她的脾气也大了很多,人性的部分在减少,兽性的部分在苏醒。

     “行!行行!”徐勇忙不迭的答应着,挑了一块,然后死死的抓住了,直疼得小青,嘶的长吸了一口气:“不要这么用力,轻一些!”

     “好,好好!”徐勇连忙把手松开,擦了擦手心的汗,轻轻的,用手指头捏住了鳞片的边缘:“小青姑娘,能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