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狗大人
    黑暗褪去,光明归来,来的不仅仅是光明,还有那张大脸,如同悬浮的UFO一样,停徐勇的面前。许久不见,徐勇忽然觉得,那张大脸还是蛮可爱的,起码比法海那张老脸可爱得多,起码皱纹少很多:“大脸兄!我这,算工伤么?”徐勇首先想起的,不是其他,而是自己身上的伤,受了这么大的罪,可得好好要点赔偿。

     “什么伤?”大脸揣着明白装糊涂:“哪有什么伤?你不是没有受伤么?”

     这可不在徐勇的预料里面,一把跳了起来:“什么伤,就是那个法海,法海在我胸口开了一个洞……洞?洞哪去了?”徐勇摸了摸胸口,皮肤完好无损,连汗毛都没少一根:“X,怎么没有了?我跟你说,刚才,那个法海,在我胸口,掏了老大一个洞,可疼死我了,你们得赔偿!”

     大脸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你在那里受的伤,只要回来了,就会立刻回复原样,当然没有受伤这种补偿,但是,假如你在那边死了的话,倒有一些补偿?”

     一听什么补偿都没有,徐勇闷闷不乐的坐了下来:“死了才有!受伤没有?我都死了还要什么补偿,看来下次得悠着点,不能这么玩命了,对了,这次的工资什么时候结?”

     “现在就结!”反正只是过期的仙丹而已,大脸也难得大方起来,从口中吐出了两个黄澄澄的珠子,只是颜色因为过期,变得有些暗淡:“天庭虽然没有补偿,但是作为你的领导,我私人给你补点,原本呢,只给你一颗的,现在呢,我给你两颗怎么样?对了,避水珠呢?”

     “不知道!”徐勇没好气的回道:“可能是法海抢走了,或许爆炸了,我晕了过去,鬼知道什么情况。还有,我这次可在那边可待了两年多,不会这边报失踪了吧?”

     “不会不会”大脸摇摇头,显得有些愁眉苦脸:“那边的时间流速不影响这边的,你在那边哪怕待到死,在这边也只是睡了一觉醒来而已,当然可能醒过来了,立刻就死而已。避水珠,少了就少了吧,大不了和三少爷说不知道丢哪里了吧。”显然也不是他之前所言的那么贵重。

     徐勇一听,又不干了,感情自己在那边待了两年,寿命也少了两年啊:“那我待那边两年多,我是不是寿命就少了两年,那怎么补偿,这总算工伤吧,因公减少寿命!”

     大脸歪头想了一想,貌似有点道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要不这样,我下次问一下上面的,看上面什么意见,是直接补寿命还是怎么弄,你看怎么样?”

     “行!”徐勇想了想,还好只是两年,自己等着就好了,只是该要的好处,还是要一些的:“但是你得再给我一颗丹药,赔我衣服,还有手表!”衣服丢在了那边了,手表更是想都不要想了,现在肯定在那狗皇帝手上呢,这可都是真金白银买的,虽然可以再刮彩票,可也是花了钱的不是。

     “那,好吧!”大脸表示理解,对于他斤斤计较的本质,他早已见识过了,知道要是不赔了他的衣服和手边,自己肯定不得安生,又吐出来一颗到徐勇手里,三颗丹药,如同三颗黄金做成的圆球,虽然有些黯淡,但是一看,就是好东西。

     大脸觉得自己赚了,过期丹药,对他们而言,就如同过期食品一般,吃了不但无益,反而有害。自己这次要了有一葫芦,得有千把颗,不但一分钱没花,老君还千恩万谢,谢谢自己帮他处理了。徐勇呢,也觉得自己赚了,衣服加手表,才三千多,自己这一颗丹药,怎么也得亿儿八千万的,还买不到,不换不是王八蛋,自己这次可是赚大了。两个人都很开心,都觉得自己赚到便宜了,这就是所谓的“双赢”。

     “走咯!”大脸见到事情已经搞定了,员工情绪稳定,工资也照常发放了,也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员工,可得好好伺候着,不能罢工:“下次还是丹药结算,如何?”

     “行,行行!”徐勇正看着三颗丹药眉开眼笑呢,哪有空管他:“有空常来啊,不送!”

     “哈哈哈……”大脸化成一股青烟飘去,徐勇也从梦乡中自行挣脱出来,三颗丹药,安安静静的躺在手心里,如同三颗金豆子一般,徐勇打开灯,捏起一颗,放在灯下,一颗一颗的细细欣赏,一边欣赏,一边傻乐,小白也被灯光弄醒了过来,仿佛是看到什么无上美味一般,伸长了舌头,口水都快滴到了地上。

     “去去去!”这可不是你吃的。徐勇轻轻踢了小白一脚,这可都是亮闪闪的钞票啊,自己只要把他卖了!卖了?卖了……怎么卖?徐勇这才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这可不是古代,你可以拿着一颗丹药,说是仙丹,进献给皇帝。而现在,第一:皇帝没有了;第二:仙丹没人信了;第三:这玩意都快过期了,鬼知道有没有反效果,鬼知道效果有多好,看大脸那个大方样子,肯定有什么坑在里面。这么想,过期丹也不是那么有吸引力了。扯下一张旧报纸,将它们草草了包了起来,丢在了桌子上,徐勇又进入了梦乡。

     “嗨嗨嗨!”一个童声,将徐勇喊醒了,就在徐勇将醒未醒的瞬间,一条白色闪电,仿佛带着仇恨的火光,直接撞到了徐勇的脸上,顿时,徐勇的眼泪,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谁家熊孩子!徐勇如同被煮熟了的对虾一般,捂着鼻子,蜷缩成了一团。过了很久,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体力的徐勇,刚准备转过身,找到这个砸自己的熊孩子,又是一道闪电,还是同样的位置。

     “你TM的谁啊!”徐勇捂着脸,将头埋在枕头下面,这是打怕了:“跑我这里来撒野,你爸妈呢?家里没大人了啊,我TM哪里得罪你了?”

     “还嘴硬,你天天给我吃狗粮难道没有得罪我!”徐勇从指缝里面偷偷的瞟了一眼,小白正在床下面,对着自己呲牙咧嘴,一股稚气未脱的童声,随着它嘴的张合,从喉咙里飘出:“这是给你的教训!”

     已经见过了蛇妖的徐勇,也见怪不怪了,一手捂着手,另外一只手捂着裆部,低声辩解道:“那可是五十一斤的进口狗粮,我要是有钱我也想天天下馆子吃龙虾!可是我有么?”

     小白围着徐勇转起圈来,趾高气昂的训道:“那是你废物,有我在还赚不到钱,你说你是不是废物,刮彩票刮了一张就躺着了,你说你是不是废物!”

     徐勇生平第一次,被一只小狗训,特别是这只小狗,还不到他的膝盖高,顿时觉得有点好气又好笑:“行,狗大人,那回头我就按照你说的办,你看行吧,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OK?但是,你怎么突然会说话来着,我记得你以前不会的啊?”

     “哪怕是一直蚂蚁,吃了你那仙丹也会说话”说完,小白继续用藐视的眼光,看着徐勇。

     “那是……仙丹!你吃了我的仙丹!”徐勇猛然跳了起来,这才注意到,桌上的纸包已经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三个黄澄澄的丹药,也已经不见了踪影,深吸了一口气,徐勇搓了搓脸颊,换上了最和煦的笑容:“狗大人,来来来,我们来商量一个事!”

     小白小小的脑袋里,没想太多,直接走了过去,刚一到他脚下,徐勇就一手,抓住了小白的后颈皮:“吃了老子的仙丹!吃了老子的仙丹!还撞老子的脸,毁老子的容,我今天非煮了你不可!”

     “不要啊,不要啊!”原本的嚣张当然无存,小白在徐勇紧紧的攥在手上,想要挣脱,可是悬在空中,根本没处着力,只能哀声求饶:“大哥,大哥,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仙丹我已经全部消化了,吃了我的肉也没用的,大哥,大哥,我再也不充老大了,求求你,放过我,我当牛作马报答你!”

     当牛作马?徐勇看了看它那瘦下的身材:“牛能耕地,马能骑人,你能干什么?卖萌?”

     小白一听,有了那么一点希望,连忙连声说道:“我除了卖萌,还会很多,我能帮你中彩票,赢赌局,还能帮你泡妞,等我大一些,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呢,求求大哥你,发发善心,饶过我吧”

     徐勇想了想,这毕竟是人家的狗,煮了,对主人也不太好交待:“行,我可以放过你,不过呢,你得留下点东西来!”徐勇也害怕它翻脸不认人,回头再给自己来几下子,自己可受不了。

     “什么东西?”小白有点奇怪。

     “这个东西!”说完,徐勇一手掏出了手机,不管小白脸上的哀羞,和苦苦哀求强行扒开了它的双腿,嚓嚓嚓连拍了十张:“回头我把它打印出来,你要是再不听话,我交给大脸,再贴得满天庭都是,让大家看看你的裸照!”说完,一把将耷拉着头的小白丢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