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我是一个负责的人
    时间过得很快。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

     田所惠的身体渐渐好转,却依旧显得虚弱。

     这一天,安凡凡、叶珊珊、叶大少、阿粤等人,前去北海道附属医院探望庄夫人,只留下龙胆一人照顾田所惠。

     龙胆是第一次照顾生病的女孩子,一想到要两人独处,便感觉一阵阵地窘迫。

     他将手中的稀粥放到桌子上,刚刚转身,便看到田所惠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温柔地看着他,她略显血色的脸颊上出现些康复的光泽,“……龙胆,谢谢你……”

     田所惠柔声说道。

     “啊?!”龙胆抓抓头皮,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呢?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嘿嘿……”

     龙胆咧嘴笑了两下,连忙回过身来,端起那碗米香的白粥,“你躺这么久,一定饿了吧?!”

     “饿,倒是不太饿!”田所惠斜倚在床榻上,蓝色的秀发耷拉在脸颊旁边,看起来惹人怜爱,“只是……我想……”

     “?”

     龙胆不解地看着她。

     “龙胆,咱们出去逛逛好不好?”

     田所惠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些请求,她特有的少女音调,有些俏皮的味道。

     “我们……”龙胆看看身后,然后指着自己问道:“我们俩人?”

     “恩。”

     田所惠一双大眼睛,露出明亮的光芒,“在床榻上躺了半个多月,整个身体都快变成软骨鱼啦!你陪我出去逛逛嘛……”

     田所惠小心翼翼地将一根白嫩的手指放在眼前,对龙胆说道:“一次……一次就好……”

     “呃……”

     龙胆发现自己面对女孩子的请求时总是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语,他想了想,说道:“……那你可要穿好保暖棉衣,可不要再患上伤风感冒!”

     田所惠露出一个喜欢的笑容:“龙胆,你真好!”

     “……”龙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说道:“还好吧!”

     田所惠嘻的一声笑出声来,她温柔地问道:“龙胆,你好像很窘迫的样子诶……”

     龙胆鼻尖上泛起一抹红潮,连忙咳咳两声,说道:“你快点起床吧!我帮你穿衣服!”

     “哈……”

     这下轮到田所惠的脸颊变红了,她仿佛没听清楚般地问道:“你刚才说帮我穿衣服?”

     龙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和一下砰砰直跳的心情,道:“是的!他们几个人外出时,特意地叮嘱我,要好好地照顾你!既然你要外出逛逛,那么我得担负起相当的责任才行,所以……我得帮你穿好保暖衣物才行……”

     田所惠满脸通红,道:“……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就好!”

     “这可不行!”

     龙胆听到田所惠的话语,深不以为然,他的脸色早已复原成常态,心跳也回复正常,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我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完成才可以!根据我对女孩子的了解,女孩子在这样的初春季节,会为短暂的魅力展示,选择一条美丽冻人的道路……”

     “若在平时,我肯定会你的要求!”龙胆义不容辞地说道:“但是,现在,绝对不行!”

     “我要对你负责!”

     龙胆注视着田所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唔……”当田所惠迎上龙胆的目光时,她的心没来由地乱了一下,说起来她也是第一次接触跟她年龄相同的男孩子,更何况是一名与她厨艺相当的男孩子,她双手握在心口,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心中想道:“说着负责的话语,听起来好像……唔唔……不能乱想啦!”

     田所惠一双小手捂着脸颊,害羞地道:“龙胆,快别乱说……”

     龙胆看着一脸羞涩的田所惠,不明白她为何忽然会变成这样,只觉得女孩子的心思好难懂,不就是帮她穿个衣服吗?

     至于变化成这样?

     略微过去半分钟,田所惠才仰起脸来,表情复杂地问道:“龙胆,你是不是没跟女孩子接触过?”

     龙胆一脸诧异地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田所惠望着他的眼睛,咬着嘴唇道:“……感觉……只是一种感觉……”

     龙胆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我和安凡凡、叶珊珊、阿粤她们接触过呀!你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田所惠大囧特囧。

     “我说的接触,跟你说的接触……”她略显迟疑地说道:“大概不是一个意思……”

     “诶,是不是一个意思,有那么重要吗?”龙胆翻了翻白眼,问道:“话说,你到底还要不要外出了?”

     “要!”

     田所惠听到要外出,立马情绪激动,好像一只关在笼中的蓝鸟一样。

     “那就快让我给你穿上保暖棉衣!”

     龙胆很有原则地说道。

     “这个……”

     田所惠又陷入犹豫之中,她的一双小手搅结在一起。

     “呼……真不知道有什么好为难的……”龙胆吐出一口纠结的白气,“我说田所妹子,你不要这么纠结好不好?”

     田所惠被龙胆的声音惊了一跳,她说道:“那好吧……你可不要……”

     “放心!放心!”龙胆见田所惠放下心结,心下释然很多,他还是挺不习惯跟女孩子交流的,总感觉她们的思维很奇怪,“我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田所惠仰起脸来,问道:“那你会对这件事情负责吗?”

     龙胆拍拍胸膛说道:“那是自然!”

     “我是一个负责的人!”

     田所惠抿着嘴唇,想要对龙胆说出一项北海道的习俗:如果一个男孩子要帮女孩子穿衣服,那就表示两人的关系达到某种不可言说的亲密程度。

     哪知道,她刚想开口,便看到龙胆拎着一件深色调的深蓝色棉衣,走过来,“来,伸左手!”

     田所惠被他这么一咋呼,连忙习惯性地伸开双臂,只感到一个可靠的臂膀垫在她的身后,很细腻地帮她穿进棉袖。

     “伸出右手!”

     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她心情复杂地将右手伸出,“给……”

     “好的!”龙胆帮田所惠穿上上身棉衣,然后走过去将一件保暖线裤和一件弹性针织长裤取到手中,“下面要帮你穿上保暖线裤,快点把被窝掀开吧……”

     “……”

     “龙胆,你真的会为这件事负责吗?”

     扎着蓝色双马尾辫的小姑娘确认似地问道。

     “我一个负责的人!”

     少年的回答,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