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沙扬娜拉
    在何闰土何老大爷的目光中,龙胆和阿粤两人走到田所面馆的正对面。

     “好了,停到这里吧!”

     龙胆对阿粤说道。

     “这……这样不好吧?!”

     阿粤握着手腕,她看着街道对面的田所面馆,目光中有些犹豫。

     “嗨呀,这里不是很好吗?”龙胆对阿粤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我们做我们的馅饼,他卖他的杯面,不是挺好的吗?!”

     龙胆对阿粤眨眨眼睛,小声地说道:“这里才方便观察呀!”

     阿粤还是有点不放心,“可是,可是……”

     “安啦,安啦!”龙胆轻轻拍着她的肩膀道:“我们只是看看,没有什么关系的!”

     咣当一声……

     龙胆将手中的那辆安置着吊炉的小推车,停放下来,然后拿起一柄金色的小毛刷,轻轻地将银色砧板上的细尘扫去。

     随即,他取出一袋秤砣大小的白面袋,往银色砧板一倒,一个白面粉做成的尖尖小山便出现在银色砧板上。

     他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两手一动,将面粉小山化成一个环形圆山。

     “阿粤,把水递过来好吗?”龙胆转过脸来,对阿粤说道,“还有,再取出两个鸡蛋来!”

     “哦,好的!”阿粤听到龙胆的声音,连忙递过纯净的温水和椭圆的鸡蛋。

     龙胆见对面的青年桑正在看他,对他咧嘴一笑,“嗨,大叔,你好啊!我们可是来偷师学艺的!你可要大方一点呀!”

     “啥,偷师?”

     青年桑被他直白的问好吓了一跳,半秒钟才回过神来,笑着说道:“那就要看你本事喽!”

     “放心吧!我们可是抱着一定学会的心态来偷师的!”

     龙胆一边将面粉和成白色面团,一边用胳膊肘擦擦额头的细汗,“作为交换,我把这个五香瓦缸馅饼拿出来!”

     “什么?”自信满满的青年桑,这才发现龙胆推来的小车子上,有一个被棉布包裹的大瓦缸,“你是说,你要用这个瓦缸做馅饼吗?”

     “是的,大叔!”

     龙胆一边将面团揉成厚实的茧状长条,一边将琥珀蜂蜜一般的植物油淋在上面,随后盖上一层湿纱布,他拍拍手道:“可不要小看它呦!它是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神奇菜品!”

     “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神奇菜品?”

     青年桑细细看一眼,那个瓦缸一样的厨具,身躯微震,道:“喂,少年,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难不成你是想要用木炭做火源,烘烤这些馅饼?!”

     “可不是一般的木炭哦!是来自福建省产的白炭!它的特点是优点燃烧时间长,不冒烟,无污染,比重大,可以很好地烘烤馅饼!经过白炭烘烤出的馅饼,能保持馅饼里面的细腻肉质和鲜美肉汁!”

     龙胆拍着双手道:“对啦,青年桑,我叫龙胆,我身边的这个女孩儿叫阿粤!你叫什么呢?”

     “我?”青年桑摸着下巴,一副思考状,说道:“你可以叫我周正!”

     “周正?”龙胆好奇地看着他,有点不明白地问道:“那为什么你的店铺叫做田所面馆呢?难不成你在骗我们?”

     他发散思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大叔,你别骗我啦,我知道你的名字,你一定是叫田所正!”

     周正听到龙胆帮他改名字,满头黑线地道:“田所正?你个白痴小孩子,田所是日本姓氏!”

     “那你为什么要开个日本姓氏的店面呢?这里面一定有故事吧?!”

     龙胆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牙齿闪闪发亮,“如果大叔你愿意讲的话,我可以当倾听者哦!”

     “……你这么八卦干嘛,跟你有关系吗?”

     周正被龙胆的话语勾起前年在北海道旅行时的回忆:美妙的日本之旅,异国风情的北海道,温馨的料理旅馆,只有12间房间的庄惠园,蓝色马尾辫的纯真女孩儿小惠,还有待人温柔的庄夫人……

     “真是的,我跟你这样的小孩讲这些干嘛!”周正用手揉了揉额头,他心里又想起那一抹温柔的笑容,“唔,庄夫人,她还好吗?还有小惠……”

     他又想起那首在脑海中徘徊的诗歌:“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娇羞,象一朵不胜凉风的水莲花,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他忽然想起今天见到的那个身材娇小的日本女孩,开口问道:“那个穿着粉色和服的日本女孩儿,是你们的朋友吧?!”

     “咦?!”

     龙胆刚要将包好的五香馅饼放入瓦缸里面,听到周正提到豪田林千鹤,连忙止住动作,一脸疑惑地问道:“大叔,你认识千鹤?”

     “千鹤?原来那个穿粉色和服的女孩儿叫千鹤……”他开口说道:“那个女孩在我这里买了五杯杯面,没有带足人民币,便想要用日元结账,我随口问了她两句,她说她去过庄惠园,我便给她打了五折……”

     “五折……”龙胆放下心底的疑惑,“怪不得千鹤买了这么多杯面!”

     阿粤眼睛明亮地问道:“如果我们在你这里买杯面的话,也可以打五折吗?”

     周正十动然拒,说了三个字:“不可以!”

     阿粤问道:“为什么?”

     周正义正言辞地说道:“这是我从庄惠园的庄夫人那里学来的!随随便便地打折是对她的不尊重!”

     “庄夫人!”龙胆刚将五香馅饼放到瓦缸里面,猛然见听到周正提到一个女人的名字,恍然大悟道:“哦,我懂了!”

     他露出一副明悟的表情,“诶诶诶,大叔,你是不是喜欢庄夫人啊!还有,你刚才提到的小惠,是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吧?呃,那个女孩一定叫做田所惠!”

     “你在瞎说什么?”

     周正的心跳得很快,像是被揭开心中最隐秘的私事。

     “诶诶诶,这可是大叔你自己说出来的!我的耳朵很灵的,我听到你刚刚嘀咕到,唔……庄夫人,她还好吗?还有小惠……!”

     龙胆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道:“大叔,你可以的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一个离异的少妇阿姨吧!?”